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六百一十章 蓝图

第六百一十章 蓝图

    第二天别墅来了一对四十多岁的兄弟两人,相貌几乎是一模一样。穿着唐装,很瘦,留着小胡子,双手指节粗大。

    这是任八千雇来的两个武术界的人,是给飞骑做培训的。

    不是武技,而是传统武术的一些礼节和门道。

    毕竟飞骑太粗糙,太野蛮。

    现代社会毕竟是一个文明社会,不管什么都要披上一层文明的外衣,才能让人更容易接受,而且也显得上档次。

    他的营业执照还是武术文化公司呢,好歹带着文化两个字。

    而另一点便是开了武馆后说不得要有踢馆的,任八千怕他们出手就重伤或者打死人,因此也要找个人教导他们一下,便通过某些人雇佣了这么两个武术界的人。

    功夫算不上高,就算高也没用,再高也达不到人轮的层次,现在那些人轮武者都在国家某基地呢。

    就算到了人轮,在飞骑手底下也是一巴掌糊墙上的水准。

    因此便通过某些人找了这么两个人来给飞骑做培训,不过两人刚刚到了别墅外面就傻眼了。

    只见七八个大汉在院子里面拿着巨大的杠铃当做哑铃来用。

    就是那种起码两三百斤,旁边有着厚厚的杠铃片,一手一个上下翻飞。

    两人都差点以为那是木头的,结果有人将杠铃将旁边一扔,顿时砸出一个深深额的土坑。

    看到这一幕两人就迷了,就这种水平还需要自己来做什么?

    这院子里都是妖怪吧?

    俩人当场打道回府的心思都有了。

    不过想来想去,两人给任八千打了个电话。

    毕竟传统武术行业赚钱不那么容易,尤其两人这样没根没底又没什么门派靠着,本身更没有什么赚钱的头脑。

    而对方给的钱又不少。拿了这钱,好几年都不用担心了。

    任八千接到电话后在窗户招呼一声,便有飞骑朝着大门走过来。

    两人看到越走越近的飞骑,顿时感觉到巨大的精神压力。

    狭路相逢胖者胜,这才武术界也是有用的。各种格斗比赛都分成量级,便是重量级无论力量还是抗击打能力都有着极大的优势。

    而面前的很显然就是重量级选手。

    对方身上的气息也让两人心中深深不安。

    如同在面对一只择人而噬的猛虎。

    两人来之前还有些自信,看到这人后立刻就将自己的自信扔到九霄云外了。

    很多时候不用比试就能察觉到差距,尤其是两人这样的老江湖,看人和对危险的感知都很有一手。

    那飞骑上前打量一下两人:“跟我来吧,老板娘在等你们。”

    两人听了这话说句“多谢”,随着飞骑从院中走过,经过那些人的时候身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就像是在一群老虎之中经过一般。

    进门之前还以为一会儿会见到什么年轻美妇之类的,结果进了门就看到一个年轻男子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见到两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两人还在想这人是谁,就听到带着自己来的大汉在那开口:“老板娘,人到了。”

    “滚犊子!”任八千眉毛直接竖起来了,抓起水果刀就扔了过去。

    老板娘……竟然是个男人……那对兄弟立刻就想歪了……再加上外面那些气息迫人的大汉,两人立刻就想到东方不败和杨莲亭,这别墅也转眼之间变成了江湖上传说中的黑木崖。

    任八千倒是没察觉到两人的心思,与两人交谈了一会儿,便将飞骑喊进来:“这两位以后作为你们的礼节老师。老规矩,不得打老师,不得骂老师,不得威胁老师,不得和老师喝酒划拳!”

    任八千说一句两人头上就冒一层汗,任八千说完两人后背都打透了。这些人

    “知道了,老板娘。”

    任八千瞪着眼睛,眼角直抽抽着,这老板娘的称呼自己是跑不掉了。这帮蠢货,是越来越皮了!

    两天后,任八千带着个超大的扩音器回了大耀。

    第二天,大清早任八千就出现在皇宫前和众人在外面等着,一手拿着个半人大小的喇叭,一手拎着个箱子。又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任大人,还没放弃?”石青看到任八千出现在这,上前两步问道。

    “总有些事情要说说才行,以前那一套,已经过时了。”任八千道。

    “任大人有想法,老夫也期待着,可是不要操之过急才好。”石青笑道。

    任八千拱了拱手,算是感谢。

    片刻后,众人进了大殿,女帝坐在上方后在众人脸上扫了一眼,便开口:“有事禀奏!”

    “陛下,臣有事要说。”任八千不等别人开口便上前道,实际上其他人也在等他开口,毕竟看他那架势,就是来朝上说事情的。

    “讲。”

    “诸位大人,还记得这次与云国之战,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吧?这次不是走马穿堂,不是为了抢一笔就走,而是要占下整个云国,将云国纳入大耀的范围之内。

    我大耀之前就连兵器都要陛下动用皇宫金库来贴补,这是为什么?便是因为大耀土地虽广,但矿产不丰。因此必须要将云国纳入版图,以云国的矿藏和技术来发展大耀,以云国的资源来补充大耀。”

    任八千此话,众人倒是理解,也无异议。

    “不过统治一个地区,不单单是将那片地在地图上划个圈子,便算是统治了。如之前天景之地,有与没有有何区别?还要耗费兵力来提放他们。

    而云国的重要性比起天景之地更重,更需要平稳治理,方能用云国的技术和资源来发展大耀。

    也不能如同之前一样,将本地百姓当做牛马驱使,暴政可行一时,不可行一世。当初灏国如何灭亡,诸位大人还记得否?”

    “任大人,灏国岂能与本朝相比!何况云国人,哼哼!”秦川开口道,提起云国人一脸不屑。

    “灏国自然不能与本朝相比,景族也不能和古族相比。但若是以暴政驱民,在他人眼中看陛下,便如同当年先皇与先烈看灏皇一般,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先朝各代的兴衰无不证明了此点。”任八千掷地有声。

    “只要有我古族千万儿郎,便是他们不安分又能如何?”虽然明白了任八千的话,不过秦川仍然开口道。

    “杠精!”任八千心中顿时冒出这么两个字来。

    “武力并不能代表一切。未来还是以发展为要务,未来的发展会远远超出你们想象,未来的一切与以前都完全不同!为了达到陛下心中的那个蓝图,所有的一切都要为和平发展铺路!”任八千朝着上方的女帝拱拱手。

    “这世界不就是这么个模样,有什么超出想象的?”秦川冷笑道。

    “陛下心中的蓝图,每个人都能有优渥的生活,不再受伤病、吃穿所困扰;每个稚童都能上学,学习自己所感兴趣的知识;每个人都能有饭吃,有书读;每个人都能自我思考;每个人都能有所追求;每个人都不再是为了生存而生存,而是为了自我价值而生存!

    陛下心中的蓝图,便是世间的子民能人人如龙!”任八千开始扯大旗,这是当初女帝刚到地球后所羡慕的一切,也是女帝一直念念不忘的事情。

    当然,对于目前的大耀来说,这就和实现**一般。

    但若说是女帝心中的蓝图,倒是并没有什么问题。

    女帝听任八千的话后又想起当初初到地球时的所见所闻和心中所感,想起当初对那个世界的羡慕之情。

    女帝面上虽然不动,却是心潮澎湃!

    任八千果然最知道她的心思。

    至于其他人则是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任八千,他们不敢这么看女帝,任八千所说的一切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