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祸宫 > 第107章 长夜漫漫

第107章 长夜漫漫

    还未等苏堇漫做出什么回应,却见宋彦又从怀中掏出一物来。

    “这是一个给女子补身的方子,曾是白苍托我求来的,只是来不及交到他手中……”宋彦说这话时,看向苏堇漫的眸色中多了几许复杂,苏堇漫一时还无法猜透。

    宋彦此人,总是一脸漠然的神色,着实教人难以琢磨。苏堇漫一时也无法完全信任此人,不过念在白苍的份上,她还是决定同此人打好关系。

    “你是个聪明人,想必也能理会我话中的意思。只是还有一事我还要多嘴几句,如若你真是诚心想要替他报仇,有些东西是不得不舍弃的。宋某言尽于此,当然,若是你有事需要宋某相助,自可派信得过的人来梨园寻我。”

    宋彦最后说的这些话,倒是未曾被苏堇漫放在心上。她能理解宋彦话中的意思,不过理解是一回事,信任与否又是另一回事了。

    同宋彦别过,苏堇漫却并未急着回到昭阳宫,而是转道去了御膳房。细算下来,她也有些时日不曾去过御膳房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太多太杂,她也顾不得向慧儿打听石总管的情况。只不过,对如今的她来说,有些事情是少不了要依靠石总管相助的。

    御膳房的位置苏堇漫早已熟稔于心了,只不过到达目的地之后她却并未急着进去,也未曾轻易开口让人替自己向石总管通传。一则,她不愿引起这宫里其他人的注意,二则,她今日来此的目的也并非只是为了探望石总管而已。

    一直在御膳房外不起眼的角落站了半晌,直到看到一个着了一身粗布衣裳、面上蓄满胡须的中年男子之时,苏堇漫方才有所动作。她半掩着面朝那人走去,发觉四下没什么人注意到自己之时,方才压低了声音道:“先生留步!”

    男子闻声回头,见到苏堇漫之时眸中却闪过一丝诧异,看到周遭没有旁人之时,方才不确定的道:“这位娘娘,是您在唤小人?”

    苏堇漫今日却是换了一身打扮,算不上有多隆重,但比之宫奴、宫女,却已是有明显的区别的,适才决定来御膳房时,她还特地拔了头上的几个贵重的发钗,但到底还是一身御女的装扮,也怪不得那人会认不出她来。

    “大哥你再好好认一认,我是堇漫呀。”苏堇漫笑得眉眼弯弯,模样看上去很是娇憨喜人。

    那男子却仍有些不能置信,直到大着胆子凑近了些将苏堇漫打量了一通之后,方才换下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展颜笑道:“真是你啊,苏丫头?这换了一身打扮,我这老头子倒是认不出了。”

    “大哥说笑了,这些不过是主子娘娘赏给我的衣裳而已,原也算不上有多贵重,倒是让大哥见笑了。”苏堇漫笑着同男子寒暄了几句,此人正是石总管曾为她引见的可以递信出宫的人,之前她将事关皇后的消息递到宫外的吏部尚书手中,便是依托的此人。

    对于同人打交道这事,苏堇漫原本是抱着随意的态度。不过在这后宫之中,她对于这事倒是格外的慎重!正是因为有了一层顾虑,她早在之前便在此人面前留下了个好印象,尤其是办事的银子,可说得上是毫不吝啬了。

    “上次你说让我带了信到吏部的大人府上,大哥我这心里头都记着呢,这次过来,可是又有信要带出去?”男人倒也不含糊,料想苏堇漫寻他也不过是这样一个目的,索性便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

    苏堇漫也乐见他如此直接,当即便将早已备好的信件和银两拿了出来。

    “我就知道大哥同我投契,这次又来劳烦大哥,也是实在没法子了,之前的事情还有些不曾了解的,我这心里头总是牵念得紧。这次便就劳烦大哥快些将信送到府上,堇漫再次谢过大哥了。”苏堇漫言辞恳切的说着,面上的焦急之色亦是不加掩饰。

    男人从善如流的接过苏堇漫递过去的信件和银两,面上有一丝笑意不由自主的掠过。光凭眼光一扫他便能看出那锭银子分量不少,他在这宫里干着递信出宫的活计少说也有上百次了,对眼前这个姑娘印象格外的深,一来是因为这姑娘模样生得好看,二来便因为这姑娘出手格外阔绰。对于出手阔绰的,他这心里头总是多一份惦记。

    递信出宫,对他来说虽算不上是什么难事,但到底也是有几分危险的,若是银子的数量少了他多半还不会去干呢。

    又闲话了几句,男子却是也到了该去干活的时候,毕竟他的主业还是在御膳房中干活,递信不过是副业而已。苏堇漫正犹豫着要不要离开,冷不防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

    “堇漫?”正是石总管的声音。

    循声回头,苏堇漫一眼便瞧见了石总管那张熟悉的脸,他的面容看上去似有些疲惫,想来是最近事情才忙所致。两人既有默契的走到了一处僻静些的所在,随后才开始交谈。

    “最近事情太忙,倒是忘了恭喜你了,御女娘娘。”石总管面带浅笑说出这话,苏堇漫能从他的眸中看出他是真心在为自己祝贺。

    虽然祝贺却并不是她想要的,但苏堇漫依然对石总管表示了谢意。

    石总管是何其精明之人,从苏堇漫的回应中便能看出她对于自己的新身份或许还有些旁的想法,但他却也并未多说什么。

    “不瞒是大哥,堇漫这次过来,又是有事要劳烦大哥的。”说出这话来,苏堇漫自己都觉得有些赧颜,不论是做宫奴还是御女,她似乎总是处于一个不断向他人寻求帮助的弱势地位,开口向他人寻求帮助,对她来说还是有那么些许的心理压力的。

    “瞧你,还同大哥说这些客气话作甚?早先便同你说过,大哥对你和慧儿那丫头,都是当亲妹子看待的,你若是遇着什么难事只管同大哥直言,大哥定会尽力助你。”

    石总管这话说得情谊真挚,却教苏堇漫越发的难以启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