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祸宫 > 第83章 太单纯

第83章 太单纯

    屋外是夜幕低垂,屋内亦是灯光昏黄。因而李牧无法透过窗缝看到屋中人的面容,仅凭这几句话语,他无法分辨那小女子此刻究竟何种心绪。还有,她此刻说的话究竟是真还是假?

    “瞧我,真是魔怔了,竟同你这个小娃娃说这些个。看到你好好的,也不枉我费尽力气从宫奴院偷溜出来了。时辰也不早了,妈妈先走了。”

    感觉到有愈来愈近的脚步声,李牧下意识的躲到了寝宫之外的石柱之后。

    昏黄的灯光骤然熄灭,屋中人动作轻柔的推门而出。李牧侧过脸去看她,却也只能依稀见着她的轮廓,见不着她此刻究竟是什么模样。

    她,似乎清瘦了不少。这是李牧脑中最先冒出的想法,不过还未等他将人看清,那人便匆忙离开了。

    李牧最终还是打消了追出去的念头,待人影完全从视线内消失之时,他方才从石柱后闪身而出,同样是动作轻缓的推开了寝宫的门。

    屋内安静极了,甚至还可听清竹生平稳的呼吸声。李牧缓步走到凤竹生床前,抬眸望去,却见孩子正睡得正熟,身上的小小被褥每一个角都被掖得齐齐整整。空气中,似乎还留存着那个小女身上的余温,还有一股专属于女子身上的淡香。

    她,果真是来看孩子的,那么那些话,怕也是她的自言自语罢了。

    李牧不禁又开始思忖起那小女子话中的意思来。

    ……

    离开朝阳宫的苏堇漫正一刻也不停的朝宫奴院赶去,为了从宫奴院里偷溜出来,可真是费了她好一番功夫。

    不过,想着今晚的收获,她又觉着一切都是值得的。纵然那人有厉害的功夫,却还是让自己知晓了他的到来。过往她在朝阳宫时,皆是将所有心神都放到了竹生身上,纵然屋外有些微的动静,也不会让她多想。可自从知道那人时常去朝阳宫看竹生之后,她便多留了一个心眼。

    今夜在寝宫内说的那些话,明着看是说给竹生听的,其实不过是说给在屋外的他听的罢了。

    不过苏堇漫却也没有乐观到以为仅凭自己那一袭听起来真心十足的话语就能达到目的,日子还长,她还会有更多的计划。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帮白苍报仇,她便会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

    回到宫奴院时,因为有慧儿帮着引开看守的人,苏堇漫倒也不曾被发现。

    翌日清早苏堇漫起床梳洗过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向如芳说明自己的伤已经痊愈,想要随着宫奴们一道干活。

    可如芳却表现得有些为难,她不想拗了苏堇漫的意思,又担心若苏堇漫身子还未好全、若干了活之后又伤了身子皇上会怪罪下来。

    “姑姑你就行行好吧,奴婢是做惯了活的,每日在这屋里闷着,真是连骨头都要酥了。你就发发善心,让奴婢跟着姐妹们去干活吧。”苏堇漫面上带着柔笑,只是笑意却未达眼底。

    如芳原也没有不拿苏堇漫当回事的打算,自从苏堇漫得了皇上青眼的言论在宫里传开,她心底虽免不了有些妒忌,却还是极想巴结这人的。

    “我的好堇漫,不是我有意要与你为难,我也是担心你的身子啊!你若是再有个什么好歹,皇上他怎会饶我?”同满脸柔笑的苏堇漫不同,此时的如芳却是满脸愁容。

    苏堇漫面上的笑渐渐冷了下来,“这话姑姑说得可就不对了,姑姑为何会认为奴婢干活会出现好歹?这其中可有什么根据?”

    若换了往常,不管是在前任管事宫女方姑姑,还是在如芳面前,苏堇漫从来都不曾说重话顶撞过她们,一直都是做小伏低的姿态。今日她突然硬气起来,倒让如芳有些难以适应。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这不也是……”如芳一时有些语塞。

    “姑姑莫不是要让奴婢亲自求到皇上那去?”

    一听‘皇上’二字,如芳的面色便是彻彻底底的变了,“好,都依你。”

    不就是干活吗,到时候给她安排个轻松点的活计也就罢了,若是让她到皇上跟前嚼舌根可就不值当了。如芳这般心里这般想着,却怎么也无法让自己完全释怀。

    这才过了多久?想当初自己对这个丫头可是想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的,只有她向自己下跪求饶的份!怎么到了今日,倒轮到自己在她面前服软了?

    “奴婢就知道,姑姑同奴婢之间是有情分在的,怎会狠心看着奴婢整日闷在这宫奴院里。”苏堇漫面上又恢复了柔笑,只是这笑容却让如芳觉得有些得慌,也然她开始怀疑,眼前这个人还是她记忆中的那个宫奴苏堇漫吗?

    目的达成,苏堇漫便一刻未停的从如芳的住处离开了。

    她不愿再在宫奴院里闷着了,只是出去一趟,便有好几拨人在暗中跟着她。再者说了,她也不可能一直都在宫奴院里躲着,她要做的事情,可不是躲在宫奴院里便能完成的!

    屋外慧儿早已经在等着了,没了之前担心慧儿会被自己牵累的顾虑,苏堇漫自然也不再刻意远着慧儿,两人又恢复了当初亲密无间的模样。

    听说苏堇漫也要跟着一道出去干活,不少宫奴都表示出了对苏堇漫身子的担忧,嘘寒问暖好不关切。苏堇漫俱都温言回应了,只是身旁的慧儿面色始终有些不好看。

    好容易待到人都散开了,苏堇漫才总算有机会同慧儿说些体己话。

    “怎么了慧儿?”她能看出来慧儿是有些不喜那些宫奴们对自己的巴结,可却有些想不清这其中的缘由。纵然她也是不喜那些趋炎附势之辈,却还是选择维持表面上的客气,这是与人相处的最基本的规则。

    若没有生出太大的嫌隙,‘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个道理总是有些用处的。

    “慧儿讨厌她们,她们,她们都不是好人!”慧儿涨红了脸,最后也只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苏堇漫却是立刻明白了慧儿的心思,原来这姑娘是还记着那些人当初对她的冷漠呢。只不过,将心中的想法尽数摆在脸上,这样的做法到底还是太单纯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