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祸宫 > 想74章 奄奄一息

想74章 奄奄一息

    李泽昭今年不过十二岁年纪,身量颇有些瘦弱,在几个皇子中也显得最为矮小。加之他平素里总是低垂着眸子,薄唇抿成一条线,轻易不开口说话,显得有些沉闷。

    今日他穿着一身竹青色的长衫,身上虽缀了不少宝物,却总是少了几分皇子该有的矜贵之气。

    宴席上的众人心里都有各自的计较,这二皇子早在当今皇上还未登上帝位之时便已跟在他身边了,虽不是亲儿子,但自皇上登基之后便是一直享受着皇子的待遇。可是众人却始终拿不准皇帝对这二皇子的态度,原因无他,只因为当今当今皇上是出了名的性情冷淡,不管对谁都是面无表情,谁也无法从他面上的神情辨明他的喜怒。

    可是今日,听皇帝对二皇子说话的态度,哪有半点一国君王的感觉?那分明就是一个父亲在对自己的儿子说话!这原本是最寻常不过的事情,可是事情发生在皇帝的身上,却很难让人将这事往简单了想。

    “回父皇的话,昭儿并非对酒菜不满意,只是……”李泽昭身子瘦弱,说起话来也是细弱蚊呐,好在此时宴席上的丝竹管弦都已停下,也无人敢说话,场面倒是极安静,这才让他的声音不至于无法被人听到。

    李泽昭本是在回答皇帝的问话,说着说着,却又面露胆怯的朝大皇子李泽晔所在的方向快速望了一眼,声音又低了几分:“杯盏是昭儿不慎摔碎的,请父皇责罚。”

    大皇子不过比李泽昭大了半岁,身量却是足足高出他一头,也壮实得多。李泽昭望向他时,他面上幸灾乐祸的神情尚且来不及收起,便被在场的人看入了眼底。

    “你看我做什么?”李泽晔面上不满也是丝毫没有掩饰,他素来是对自己这个便宜弟弟没有好感的。

    见到这样的场面,李牧的反应却是比所有人想的都要淡然,“不过是个杯盏而已,碎了便碎了。倒是你们两个小子,明日我便要好好考考你们的学问和功夫,都愣着做什么?”

    既然最高的掌权人已经发了话,在场的人便也就当做没事发生似的继续吃喝,只是目光却总是有意无意的往几位皇子所在的位置瞥去。

    皇帝如今正当盛年,朝臣们倒没有哪个不识趣提过立储君的事情。只是立储之事终究是千古不变的传统,早做打算,总是没有坏处的。

    当今皇上共有三位皇子,其中以大皇子出身最高,乃是皇上的原配皇后夏皇后所生,可惜夏皇后已经仙逝多年。二皇子乃是当今皇后所出,却不是皇上的亲子,母家的势力也算不得强硬。至于三皇子,其生母不过是个正五品的才人,还是个宫女出身,更加不值一提。如今虽以被德妃收养,在注重出身的大夏朝,身份却是始终矮了一头。

    宴席上的这个小插曲似乎并未影响到后妃们的兴致,其中尤以曹贵妃面上的笑意最为明艳。

    ……

    “啪!”清脆的巴掌声,从声音的大小便可听出,这一巴掌究竟打得有多重。

    “这一巴掌,是替我的蕊儿打的!若不是你这个贱丫头,她怎么可能会担上莫须有的罪名被处死?若不是你她本该飞上枝头,到时候我这个做姑母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就因为你这一切都毁了!”说话的女子声音中带了几分癫狂,事实上她的面容也同样有些癫狂。

    苏堇漫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嘴角已经在流血,脑子也有种嗡嗡作响的感觉。她也记不清这是自己今日被打的第几个巴掌了,起初巴掌落到脸上时是极痛的,可是两边的脸颊都被打肿之后,似乎也没有最初时那么痛了。

    “嗬,看啊,像你这么低贱的丫头,我就算是将你打死,都没人敢说一个不字。”梅典执的语气当真是算得狂妄,边说着又往苏堇漫脸上招呼了几下。不过可惜的是,苏堇漫却始终不曾认真听她说话。

    若换了往常,这时候她一定开始不停想法让自己脱离危机,少受些折磨,想法子同梅典执纠缠。可是此时此刻,她竟然连挣扎的兴趣都没有。

    是生还是死,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了。纵然她不愿认命,可命却似乎认定了她。

    她想要的从来都很简单,不过是活着而已。

    可是偏偏有那么一个人出现了,让她重新发现活着的美好,让她感受到作为一个人一样的活着究竟有多幸福,她甚至开始在脑子里偷偷幻想,日后会同他过上怎样幸福的生活?

    但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有些东西她还来不及握紧,就彻底的消失了踪影。

    “咚!”这次是身子被踹翻在地发出的闷响,苏堇漫感到头部传来一阵剧痛,双眼也开始变得模糊。

    是了,是梅典执一脚将她踹倒在地,这一脚踢得不轻,头该是已经磕破了。

    会不会就这么死去?然后,回到原来的世界,发现这一切都是一场梦?苏堇漫迷迷糊糊的想着,最终还是彻底失去了意识。

    ……

    宴席过了大半,席上的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些面红。唯独坐在首位的李牧,眼神始终清明,不论多少杯酒水下肚,面上始终没有半点变化。

    他自十岁起便到了战场上讨生活,从一个小小的兵士,做到一军将领的位置,又做了先皇手底下最得力的将军,见过的风雨实在多得难以数清。行军时,酒水是必不可缺的东西,他打了十多年的仗,也算得上是在酒水里泡了十多年,寻常的酒与他来说,同水其实并无太大的分别。

    一个宦人弓着身子慢慢走到了杜梓藤的身前,在杜梓藤耳侧低语几句之后便迅速退下了。

    杜梓藤面色微变,但几乎是在转瞬之间便已恢复如常,又躬身走到了李牧身前。

    “皇上,您让奴才看着的那个人,出事了。”杜梓藤压低了声音道,话音中不禁带了几分小心翼翼。

    李牧并未直接发问,而是微微颔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奴才本是安排了人在宫奴院外头看着她的,平日里也有人跟着她,可是今日那人不知怎的竟跟丢了她,再见着人时,已是奄奄一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