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祸宫 > 第65章 合意

第65章 合意

    采女们的对待崔白二人的态度,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转变,多半是同前几日白采女得了皇帝宠幸,而崔采女不仅遭了皇帝训斥,且家中父亲还被降了官位之事离不开干系的。

    后宫中人,捧高踩低是再正常不过的表现,因而苏堇漫也未对此事感到有多惊讶。倒是慧儿,面上始终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仿佛不相信仅仅只是这么短的时间,便可让两个女子的地位颠倒至此。

    苏堇漫本没有看热闹的打算,只是往那些人所在的方向稍稍瞥了一眼,熟料竟也会被有心人瞧见自己的脸来。

    “妹妹,就是她,那日在贵妃娘娘面前说瞎话,说你是自己跌进池中的。你是怎么跌进去的咱们姐妹心中都有数,可她却歪曲事实,分明是没把妹妹你放在眼里。妹妹你且看着,姐姐这就去替你出口气。”说话之人在采女中年纪算不上大的,浑身却透着一股老成之气。

    看到有人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苏堇漫心中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

    “你,就是你,你叫什么名字?”

    苏堇漫愣了一下才发觉朝自己走过来的那采女是在对自己说话,反应过来之后她立刻跪下向她行礼道:“奴婢见过采女主子,主子万福。”

    那人直接用脚回应了苏堇漫的跪礼,“贱奴才,瞧你这行礼的动作,松松懒懒的,显然是故意对我不敬!”

    就连方姑姑那般严厉的人,也从未从苏堇漫身上挑出过有关行礼的错处,苏堇漫见过的几位娘娘也未曾因行礼之事对自己发过脾气。苏堇漫此时才算深刻体会到,当一个人诚心要整另一人之时,不管那人做什么都是错的。尽管那位采女责骂自己的缘由很是牵强,可她还是不能反驳一个字,甚至,也不可能会有人帮着她说上哪怕一句话。

    “主子误会了,奴婢只是因为身子不适,才致使行礼时动作未能达到您的要求,并未对您有不敬之意。娘娘您人美心慈,还请您扰了奴婢。”

    见人说人话,人了鬼,苏堇漫的鬼话从来都是张口就来。偏生她的演技还不错,这一番说出来,情感倒是实打实的真挚。

    “哼,我今日可不是来同你扯皮的,上次你胡言乱语诬陷我那心善的静姝妹妹,我可不会轻饶了你。”那人斜勾起一边的唇角,几乎是狞笑着指着地上的某处说道:“既然你这般喜欢乱说话,便吃一吃这地上的泥,也好堵上你这张不干净的嘴。”

    苏堇漫也说不上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又是一桩无妄之灾落到自己头上了。显然自己面前的这一位不过是想同白采女套近乎,却硬要拉上自己来达成她的目的。很有可能,宫奴在她眼中其实连奴婢都算不上,比那地上的尘土还要低贱几分。

    吃泥?她倒从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拒绝,恐怕还有更厉害的招数在后头等着自己。可真让她吃泥,她却是怎么也下不去口,正常人有谁会愿意去吃地上的泥?

    “苏堇漫何在,娘娘让你现在就过去,快随我来。”一道突兀的女声,打破此刻的宁静,也成功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来人正是皇后身边的一等宫女紫芝,宫奴们忙着向她见礼,采女们面上的神色不免也都生出了些许变化。其中变化最多的,当属方才让苏堇漫吃泥的那位气质老成的采女。

    本以为折辱的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低贱宫奴,不过皇后娘娘亲自让自己身边的一等宫女来相请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宫奴与皇后之间,早有某种不为人知的牵绊?

    “奴婢省得了,谢过紫芝姑姑。”苏堇漫淡然的回应,不由加深了在场所有人的猜测。

    慧儿一开始还在未苏堇漫担忧,这会面上的神色却变得复杂起来。

    “采女主子,奴婢有些事情,不知您可否放行?”这话,苏堇漫是对着那采女说的。

    采女面上的两块肉微微动了动,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好字。

    这个算不上太大的危机,便就这么暂时告了一个段落。皇后派人来让自己去见她,这正是苏堇漫心中期望的事情,就算皇后不派人来,她也会寻找机会去求见皇后。

    皇后和曹贵妃之间的关系,她也算是有了些了解。纵然皇后是个性子软的,可被曹贵妃拿自己的孩子性命逼自己自戕,这事只要是个人都不可能咽下这口气。为了孩子,她恐怕也会逼着自己变得更坚强些。

    苏堇漫是第一次有机会见到皇后的寝宫,寝宫中最吸引她注意力的不是恢弘华丽的装饰摆设,而是那些整整齐齐拜访在檀木雕花桌上的男子穿的衣裳鞋袜。粗粗看了那些衣裳鞋袜的大小,她便断定这是替皇后的儿子准备的,且那儿子多半正处于未成年的年纪。

    向皇后行礼过后,皇后便示意她坐下。

    苏堇漫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这宫里尊卑分得有多清楚,她早就深有体会。纵然心里万分不认同,可还是不得不屈服于现实。现下皇后竟然下了吩咐给自己赐座,这显然是不合规矩的。

    “当日若不是你将消息传出去,也不会让本宫的母家及时得知我儿的情况,派人保护我儿。你不用拘礼,本宫今日将你叫来便是要亲自谢你的。”

    看着皇后面上温和的笑意,苏堇漫到了嘴边的话,却有些难以出口了。她哪里是在帮皇后,不过是想要减轻自己心中的愧疚感而已,现在却还要承受皇后的谢意。虽然她一直自知自己的面皮算不得薄,可是眼下却是实实在在的感到难为情。

    “本宫在这宫中,素来是严于律己宽于待人,却不想还是成了他人的眼中钉。那个人从前也不是没暗中对本宫使过手段,可至多也不过让皇上说本宫几句。这次她竟敢丧心病狂到对太后下手,本宫真不知道该说她胆大,还是失了心。”皇后似是在自说自话,声量却是不低,刚好够让苏堇漫听着。

    皇后和曹贵妃之间有什么过往,她是半点也不清楚,也没有什么兴趣知晓。可听皇后话中的意思,大抵是从前她对曹贵妃一直忍让,现在已经不想忍了?

    这不是正和了她的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