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祸宫 > 第60章 好意

第60章 好意

    这曹贵妃究竟玩什么把戏?苏堇漫心中困惑,却没有胆量直视曹贵妃。

    只是她却看不到,曹贵妃此时也在微抬着眼皮默不作声的打量着她。

    “本宫知道你。”

    曹贵妃这话未免让苏堇漫觉得有些突兀,也让她猜不透曹贵妃的意图,嚅嗫的半晌才道:“奴婢乃是卑贱之身,可不敢担千金贵体的娘娘您的挂牵,这怕是会折了奴婢的寿岁。”

    “耍嘴皮子,在旁人那或许有用,但在本宫这处却是只会适得其反。”

    一听曹贵妃用这不阴不阳的语气说话,苏堇漫便觉着她是在生气,忙磕头道:“奴婢不敢,还请娘娘恕罪。”

    “恕罪,这倒不至于。本宫今日过来,不过是有些话要问你罢了。还低着头做什么,抬起头让本宫瞧瞧你。”

    苏堇漫依言抬头,却还是不敢去看曹贵妃的脸,唯恐与她的目光撞上。

    “这模样,生得倒也不过如此。”曹贵妃似是在自顾自的说话,话音极低,却还是让苏堇漫听到了。

    敢情这曹贵妃把自己找过来就是为了评论自己的长相?她有这么闲吗?

    “本宫问你,你同皇上,可曾有过交集?”曹贵妃人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苏堇漫身前,伸出手抚上了苏堇漫的脸,那尖锐的护甲顶端仿佛随时都能划破她的皮肉,雕花嵌玉的护甲却有种别样的冰凉之感,激得苏堇漫身子不禁为之一颤。

    好在她的手并未停留太久,否则苏堇漫真担心自己会做出什么不受控制的举动来。

    “娘娘您说笑了,奴婢这样的卑贱如泥的身份,也就是在钟粹宫干活之时偶然远远见过皇上一面,此时娘娘您一查便知,奴婢定无半句虚言。”苏堇漫将头磕得‘咚咚’作响,生怕无法将自己的诚恳完全的表露出来。

    “好,本宫就当你是说的实话。那本宫问你,为何皇上他会特意过问小小几个宫奴的事情?又为什么,内侍省的杜常侍会对你另眼相看?”曹贵妃的语气算不得重,但苏堇漫还是可以从中听出几分狠意来。

    此时的她,已经不想探究曹贵妃是从哪知道的这些事情,又为何单单盯上了自己,她只想赶紧想个借口出来将这事解释清楚!

    “奴婢,却是只远远的见过一次皇上,至于杜大人,当时是有为内侍省的丁大人来宫奴院里寻奴婢的麻烦,杜大人他不过是一时发了善心才对奴婢关怀了几句,奴婢所说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虚言,就让奴婢不得好死!”苏堇漫此时的模样,可真算得上是情真意切。她的确是说的实话,若是曹贵妃一定要她的命,那她也只好自认倒霉了。

    此时的苏堇漫自然是料想不到,曹贵妃之所以会盯上她,全因为今日在长春宫里见到了她的模样。原本因为方翠茹之前派人送了再派人去宫奴院查探了一番,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也就一股脑的尽数传到了曹贵妃耳中。

    太后中毒的事,让一向不理后宫事务的皇帝下令要亲自调查,她为了避嫌也没怎么打探皇帝的动向。却没想到,仅仅只是去查了查宫奴院,便让她查出来这小小一个宫奴院竟同皇上有了牵扯!所有同皇帝有关的事情,她从来都不会等闲视之,

    “好,本宫就当你说的都是实话,那,关于太后她老人家中毒的事情,你可知道些什么?”

    苏堇漫没料到曹贵妃会轻易相信自己的解释,这后宫里的女人,若是疑心不重,想来也不会活得太长久。可还没等她松一口气,曹贵妃接下来的话便让她成功变了脸色。

    “宫奴院之前的管事姑姑,曾向本宫递了你的画像过来,说你是个机灵丫头,或可为本宫所用,帮本宫做些事情。你猜,本宫现在有没有兴趣用你?”

    寝宫中的气氛一时凝滞下来,苏堇漫依旧维持着磕头的姿势不敢动弹,

    “奴婢不敢欺瞒娘娘,奴婢在方姑姑手底下做事之时,确实曾得过姑姑的抬爱。只不过奴婢脑子笨,辜负了姑姑的一番好意,将大好的机会拱手让给了她人。此时想来,却不知是喜还是忧。”

    “哦?”曹贵妃露出饶有兴味的神情,示意苏堇漫继续说下去。

    “咱们宫奴院中,原本有个叫梅蕊的宫奴。她人很机灵,也懂得进取,不似奴婢这般整日混沌度日,只求着到了年龄便出宫嫁个好人家。奴婢也是偶然才得知,她……她竟然想摆脱宫奴身份做主子,奴婢只是同她说方姑姑是真心待宫奴们好,若是咱们有什么困难她或许能帮上一帮。后来奴婢便发现她同方姑姑走得越来越近,至于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奴婢便是不知了。”

    曹贵妃忽然尖着嗓子笑了起来,“本宫倒是不知,原来这小小宫奴,也胆敢有这样的心思!真是笑死人了……”

    转而望向苏堇漫那满脸惧怕的模样,曹贵妃忽然便觉得这张脸似乎顺眼了许多,至少这是个有自知之明的。原本她想着,解决了一个方翠茹,难保还会有没清理干净的,留着总归是个祸害。若这个名唤苏堇漫的宫奴便是参与了毒害太后之事的那一个,随意寻个由头除了便是,可她倒没想到,今日居然会有新的收获。

    梅蕊是吗?这个名字,她记住了。

    “好了,你今儿个便先回去吧,若是有人问起,可知道如何应答?”

    “奴婢愚昧,还请娘娘赐教。”苏堇漫是打定了主意在曹贵妃面前装笨到底。

    曹贵妃冷哼一声,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本宫并不在乎。只是若你敢说出半点对本宫不利的字眼,本宫保证,你会后悔从你嘴里说出的每一个字。”

    “奴婢不敢,奴婢这卑贱之躯,今日能得娘娘开恩召见,已是天大的福分。娘娘您只是问了奴婢一些有关宫奴梅蕊的事情而已,奴婢也都将自己知道的尽数说出,若是旁人知道了,怕是还会羡慕奴婢能得娘娘您亲自召见呢。”

    苏堇漫这一番话,总算是说得曹贵妃的面色稍稍好看了些许,甚至还开口赏了些金瓜子给她,苏堇漫自然是千恩万谢的领受了曹贵妃的这一番‘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