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祸宫 > 第59章 另一种猜想

第59章 另一种猜想

    “奴婢倒是听说,皇后娘娘的娘家人,今日忽然有了动作,派了人暗中去打探起二皇子李泽昭的近况。若不是娘娘日夜着人监视二皇子,恐怕还不会得到这个消息。”熙儿面上露出探究的神色,凑到曹贵妃耳侧低声道。

    “你说什么?”曹贵妃忽然加大了声音,显然无法立刻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说辞,“她不是已经被禁足了吗?怎么可能……”

    “娘娘您压根就没有对二皇子做什么,魏尚书却忽然有了这番动作,必定是那位递了消息出宫去了。娘娘您对未央宫的人都盯得牢牢的,她们应当不会有这个机会才是!”

    曹贵妃深思片刻,咬牙道:“本宫倒是小瞧她了,给我查,本宫就不信找不出那个人来。”

    熙儿领了吩咐便立刻退下了,徒留曹贵妃面色难看的靠在软椅之上,戴了护甲的手指却还是将软椅上覆着的貂毛纠了一把下来。

    从长春宫离开的苏堇漫却并未立刻回宫奴院去,而是绕道去了朝阳宫。不过今日她却并非独自一人,算起来,自从将竹生送到朝阳宫,她几乎便没再同慧儿一起到朝阳宫去看过竹生了。

    两人一路上说着体己的话,不知不觉便到了。

    “竹生他长得真快,抱在手里真的重了许多。”慧儿一见着孩子面上的笑便怎么也止不住,一边抱着孩子,一边忍不住伸手去捏他嫩嫩的小脸。

    “等等。”见着这场面的苏堇漫面色却忽然紧张起来,“我记得以前家里人好像说过,孩子的脸是不能用力捏的,里头有个叫口水泡的东西,若是不慎捏破了,孩子便会不停的留口水。”

    “是吗?”慧儿虽有些半信半疑,却还是松开了手没再捏孩子。

    逗了会孩子,她才似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望着寝宫中的炭火盆子道:“姐姐,这里真暖和,上次我一时好奇瞧了一眼,都是上好的银丝炭。石大哥能弄到的银丝炭也不多,是姐姐从哪里弄了炭火来么?”

    “我哪有那本事,原本还以为是你添的呢。怎么,不是你?”话问出口,苏堇漫的神色却忽然变得紧张起来。她忽然便想起了自己曾在朝阳宫外看到过一个黑影,当时只当自己是眼花了,可是联想起在这朝阳宫中发生的种种,她不由又有了另一种猜想。

    “难不成,有人发现的竹生的存在?”

    “这,那咱们可怎么办?石大哥还没有安排好送竹生出宫的事情,咱们要不要把竹生换个地方?”慧儿着急的道。

    “此事不急。”苏堇漫却是很快的冷静下来,“就算是真的有人发现了竹生的存在,可你没发现吗,竹生并没有受到伤害,反而,生活得更好了。”

    慧儿此时也已经冷静下来了,不过她却不似苏堇漫这般想法,她心中想得更多的还是尽快将凤竹生送出宫去。

    二人不敢在朝阳宫停留太久,将孩子绑好之后便离开了。

    回到宫奴院之时天色尚早,只不过苏堇漫总觉着,今日的宫奴院,气氛异常的诡异。

    苏堇漫暗想着,会不会同白日里众人被带到长春宫一事有关?不过事情好歹也算是过去了,那贵妃应当不会闲得没事干再找她们的麻烦才是。

    “苏堇漫可在?”

    苏堇漫原本已经回了屋子开始刺绣了,她的莲花手帕只差绣几片荷叶便可完工,在这时候被人打扰,着实有些影响她的心情。

    说话的却是最近才升做宫奴院管事的如芳,见着苏堇漫的人之后,只漫不经心的往她身上瞥了一眼便没再看她了。

    “有个临时派发下来的任务,活不多,就让你去吧。”如芳口中的话说得随意,却是不容人拒绝的语气。

    原本苏堇漫也没有多想,如果不是看到如芳身边还站了个宦人、且那人的目光还一直黏着在自己身上的话。

    那宦人身上的服饰,是最多也是最常见的那种,想来这人的身份也并不高。此时他的面上倒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因而苏堇漫亦无法透过观察他的表情猜到他的情绪。

    “跟杂家走一趟吧。”宦人冷冰冰的开口,一旁的如芳忙向苏堇漫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立刻跟上。

    纵然心存疑虑,可这是如芳的吩咐她还没有资格拒绝,便也只好乖乖跟着那宦人往宫奴院外头走。才出了宫奴院,苏堇漫便忍不住问出了口:“请问公公,究竟是需要奴婢去做什么事情,也好让奴婢提前有个准备。”

    那宦人却是看也不看一眼苏堇漫,冷声道:“做什么事情,你到地方了便知。”

    可苏堇漫心底的疑虑却是越发的深重,甚至还带了许多不好的预感。一路上跟在宦人身后,苏堇漫不断观察着道路两旁的景致,她惊讶的发觉,自己竟然被宦人带往了长春宫的方向!

    这个地方她可是万分不愿靠近的,再加上此时天色已晚,苏堇漫只觉心都凉了大半截。那曹贵妃可不是什么好人,再加上她在自己面前有绝对的碾压性的地位与权势,自己在她面前还不就跟狼口上的小白兔一般、任她宰割吗?

    “好公公,你就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情,也算是做好事了,成不?”眼看着就快到长春宫了,苏堇漫也顾不得许多直接便从身上掏了好容易积累下来的银钱递到那宦人手中,可怜兮兮的说道。

    宦人勾着唇冷哼一声,却是对苏堇漫递过去的银钱视若无睹。

    这可跟苏堇漫心中所想的大不一样,这个宦人怎么连送上手的钱都不要?是他不爱财,还是嫌少?

    眼看到了长春宫外,苏堇漫索性也放弃了挣扎,不再执着于从那宦人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大不了就硬着脖子面对便是,横竖又不是第一次了。

    苏堇漫一直到了曹贵妃的寝宫里头,方才见到了曹贵妃。此时的她仍旧是白日里那副行头,昏暗的光线下更显冷艳妖娆。

    “奴婢见过贵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苏堇漫跪在地上,冲着曹贵妃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只不过她行礼之后,却是迟迟没有得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