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祸宫 > 第44章 一个大胆的计划

第44章 一个大胆的计划

    “阿爸,念,念经。”凤竹生的一双小肉手在空中直扑腾,一双大眼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男人,仿佛能将人心看化了去。

    男人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孩子让他念经?他还这么小哪里知道念什么经?男人唯一能想到的,便是那个有点儿意思的小宫奴。

    “是她教你的?”男人也没指望能从一个小娃娃口中得到答案,不过转念他便笑了起来,“既然是朕的儿子,从小便多学些东西,自然也是好的。只不过……”

    男人脑中描绘出一张女子的面容,他一直对宫中的宫女宦人没有太多的了解,也没有什么兴趣去了解。可是那个女子,却是几次三番的让他生出兴趣。他原来倒是不知,原来一个小小宫奴,竟也会吟诗作词,还会教他的儿子念经。腹中有诗书,这样的女子,倒也适合养育他的儿子。

    最重要的是,他能看出来,那个小女子是真心实意的爱护孩子,这让他不禁想起了自己逝去多年、仅能在梦中相见的生母。

    相比后宫中那些只知道涂脂抹粉的庸俗女人,他看着那个小女子倒是顺眼得多。

    盘算着那个小女子也是时候要来朝阳宫中看孩子,他再没有逗留的心思。熟练的将孩子绑到床上盖好被子,他足踏轻功离开了朝阳宫。这样做,也是为了防止让人发现地上的脚印。

    在他理清楚后宫那些弯弯绕绕,处理好那些阴私事情,让他的孩子有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之前,还是让他先在这朝阳宫住着。他早已经对自己的密卫吩咐下去,要暗中对朝阳宫多加关照,对那个照料孩子的小女子也多几分关照,万勿让他们生出半分岔子。

    这处发生的事情,苏堇漫自然是半点也不知情,她还在想着该怎么靠近太后,生生急红了眼睛。

    今日,又是一无所获。

    到了夜间,却有熟人找上门来了。

    回到宫奴院的梅蕊,自然是成了众星捧月的对象,如今她的身份虽然说不上有多高,但就凭着她如今所干的活计以及日后可能有的造化,宫奴中自然没人敢轻看了她。梅蕊一回宫奴院便直接找上了苏堇漫,直言有事要同她商量。

    “梅姐姐,上次你走得急,妹妹还来不及恭贺姐姐终于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这是妹妹自己做的荷包,寓意马到成功,还请梅姐姐不要嫌弃。”苏堇漫边说着边将一个绣着一匹马的荷包递到了梅蕊手中。

    只不过,她的刺绣功夫到底还是没到家,绣出来的马倒不像马而像是一条狗。

    梅蕊面上的嫌弃之色丝毫不加掩饰,但最终还是忍住没有将手中的荷包丢掉,“好好好,你的意思我知道了。我来找你,是有要紧事情。”

    “不知梅姐姐是遇着什么事了?按理说,姐姐调去了尚服局,应当有机会见到皇上才是,皇上被姐姐你迷住只是迟早的事情。”苏堇漫压低了声音在梅蕊耳侧说道,面上带了几分恰到好处的讨好。

    她知道,梅蕊对此必定是受用的。

    梅蕊将自己遇上的事情倒苦水般尽数在苏堇漫面前说了出来,苏堇漫这才得知她虽到了尚服局得了给宫中各主子量身裁衣的差事,却并没有机会见到皇上。

    据梅蕊所说,给皇上裁衣的人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寻常宫女是没有这个机会的。而且她看着那些宫女一个赛一个的貌美,心中不免有些忧心。

    “你说皇上他会不会被那些狐媚子勾了去,到时候哪里还能顾得上我梅蕊?这可怎么办呀!”

    看着梅蕊着急的模样,苏堇漫竟想到了这两日因无法靠近太后一事而焦急的自己。梅蕊是负责给宫中主子裁衣的,自己这个宫奴没法子靠近太后,可她却有。

    苏堇漫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渐渐生出一个大胆的计划。

    “梅姐姐你别急,都是妹妹见识短浅,不知道原来给皇上量身的宫女是专门安排的,这才让姐姐忧心,妹妹真是该死!只不过这对姐姐来说,其实也算不得是一件坏事,妹妹最近一直被分到寿康宫中办事,发现了一件趣事,而且这事还同皇上有关。”

    一听事情同皇帝有关,梅蕊的眼睛霎时便亮了,直言要苏堇漫将事情说明白些。

    苏堇漫将自己今日在寿康宫中所见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当然,她还特地加重了‘皇上’二字。将皇帝对太后的关心,也表现得恰到好处。梅蕊虽然脑子算不上太灵光,但想来也是能明白她的意思的。

    “竟有这事?太后在宫中一直是深居简出,也不插手宫中事务,加上又没有个好出身,宫中人其实大都没把她看在眼里。可是听你这么一说,难道皇上是在乎她的?可她明明不是皇上的生母啊,我听说皇上的生母早早就仙逝了,他真会对自己的养母这般看重?”

    “梅姐姐我骗你做什么,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的确是个难得的机会,一个难得的,送死的机会。

    话音才落,苏堇漫又将唇凑到梅蕊耳侧低语了几句,直将她从满脸忧色,说得眉开眼笑。

    好容易送走了梅蕊,苏堇漫又立刻去见了方姑姑,顺带将自己的计划同她说了。

    “你倒真是个机灵鬼,让梅蕊去接近太后,既完成了我交代给你的任务,又除掉了自己的眼中钉,可真是一举两得啊。我没有看错你,你不仅聪慧,心肠也是格外的硬。”方姑姑面上露出嘉许的笑,虽然这一层笑还未达眼底。

    “看来你已经很清楚了,在这宫里,只有心肠硬的人,才能活得长久。”涂满了红色蔻丹的手,在昏黄的灯光下显现出妖冶的光泽。

    苏堇漫乖顺的伏在地上,望向方姑姑的目光中有信服,也有羡慕,更多的却是敬畏。既然她暂时没有把握动得了方姑姑,那她至少要成为方姑姑能够信赖的刽子手。

    “奴婢不仅要活得长久,还要活出个人样来。日后,还请姑姑多加提携。”

    源源不断的冷意透过地面传进她的身子里,她却似乎丝毫不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