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祸宫 > 第36章 反常即为妖

第36章 反常即为妖

    “之前的事情,还未正式谢过公子。”苏堇漫的心并没有乱上太久,因为她很快便联想到了某件事情。

    能在这后宫中大摇大摆行走的男子,除了皇帝,大概便只有一种身份宦官。

    可惜了,面前的他看上去至多不过二十出头,生得这般的俊逸非凡气质清雅,还是个琴艺高超名气极盛的琴师,但却是个身有残缺之人,实在是太可惜了!说是天妒英才也不为过啊!

    白苍没有忽略苏堇漫眼底一闪而过的惋惜,不过他却是猜不透苏堇漫心底的想法。

    按理说,这宫中的女子不论是主子还是奴婢,年长的还是年少的,见了他要么便是大着胆子欣赏他的容颜,要么便是故作娇羞的低头时不时偷瞄他一眼。可是眼前这一个倒是格外的不同,她的眼神,总让白苍有种自己似乎就要被她看透的感觉。

    “本是些不足挂怀的小事,怎敢劳姑娘惦念。”

    看着白苍淡然浅笑的模样,苏堇漫心底那些绮思早跑没了影儿,“公子大义出手相救,我怎可能不铭记于心。只可惜我如今人微力薄,暂时还无法报答公子,倘若日后有机会,我一定……”

    白苍却没给苏堇漫做出这个承诺的机会,“在下是时候去给贵妃娘娘弹琴了,还请姑娘见谅。”

    苏堇漫就这般愣愣的看着那个身子修长的男子走远,很快她也打道回了撷芳亭。

    她离开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再不回去恐怕就要出事了。

    却没想到,梅蕊早已经回来了,只不过她却是站在一颗刚植好的梅树旁发愣,就连苏堇漫走到身前都不曾发现。

    见到梅蕊没有被这宫里的那位娘娘盯上,苏堇漫心底当然是有些失望的。只不过这份失望她只能深埋心底,“梅姐姐,原来你已经回来了,可让妹妹好找!”

    苏堇漫适时的摆出一副既困惑又担忧的神情,戏嘛,自然是要做足全套。

    “这还不都是怪你。”梅蕊的面色看上去并不好看。

    这倒是让苏堇漫有些紧张起来,忙追问梅蕊究竟发生了何事。

    “你说说你给我选的那叫什么地方?皇上没有见着,倒是差点让路过御花园的几个娘娘瞧见了,还好我走得快才没让她们找上我的麻烦,你说你是不是成心想害我?”

    “梅姐姐你可不能这么冤枉妹妹啊,妹妹对姐姐究竟有多忠心难道姐姐还看不出来吗?妹妹也是太过急于求成,太想看姐姐你早点摆脱奴婢身份成为主子这才一时疏漏,梅姐姐可以责骂妹妹,哪怕是打也没关系,只求梅姐姐不要生妹妹的气。”苏堇漫委屈巴巴的解释着,险些就要哭出来了。

    “行了行了,谅你也没那胆量,这次我就先不跟你计较。只不过作为补偿,我要你日日为我梳妆,若有一丝懈怠,我就告诉姑母,让她帮着我一起收拾你,到时候可有你好受的。”

    “是是是,妹妹下次一定更加谨慎,请梅姐姐放心。”

    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这件事情便算是暂时揭过去了。为了更多的表达自己的诚心,苏堇漫没顾忌自己身子还带着病,帮着把梅蕊的那份活儿也干了,待到日落散工之时她早已累得里衣都湿透了。

    既然已经确定竹生没有什么大毛病,晚上的吃食苏堇漫便放心的请慧儿送去了。

    回到宫奴院的时候,苏堇漫难得的想歇一歇,连刺绣都没有做,哪知道却还是有人不想让她如愿。

    “苏堇漫,姑姑让你过去一趟。”

    苏堇漫在大通铺上屁股都还没坐热,就听到屋门口处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女声,顺声望去才看清来人是如芳。

    这不是方姑姑身边的人吗,她来找自己,能有什么好事?苏堇漫心底泛起了嘀咕,面上却是恭恭敬敬的答应下来,跟着如芳往屋外头走去。

    最近她倒是没放太多的精力在方姑姑身上,先有了梅蕊的为难,后又出了竹生生病的事情,她整个人的脑子都有些乱糟糟的。全靠她咬牙死撑着,这累脑的事情可比累身体难解决太多。

    “堇漫来了?”

    进了方姑姑的屋子,苏堇漫才刚来得及跪下,还未来得及向她行礼,就听见头顶上传来方姑姑的声音。苏堇漫忙诚惶诚恐的行礼磕头,礼数上不敢出半分差错。

    “来,快起来,到底是个心眼实的孩子,拘着这些虚礼做什么?”

    苏堇漫真怀疑是自己看花了眼,这位方姑姑,居然亲自伸手来扶她起身?还有这怪异的关怀语气,是个什么情况?

    “姑姑您太抬举奴婢了,这是奴婢的本分。”那个一向阴沉着一张脸爱折腾人的方姑姑,突然变得这般友善,这反倒让苏堇漫害怕起来。

    反常即为妖,尤其是在后宫这种伤残率死亡率双高的地方,有时候一丁点的反常都可能预示着其背后有一件大事发生。

    “你倒是个懂得分寸的丫头,看来也是在这宫里学到了不少。分明不久之前还犯了规矩让本姑姑罚你,这么会子的时日过去,人倒是越发机灵了。”方姑姑眯着一双细长的眼睛,似笑非笑的打量着苏堇漫,只把后者看得身上直冒冷汗。

    “堇漫愚钝,只知道听姑姑的吩咐办事,能为姑姑分忧是堇漫的福气,可不敢领受姑姑这般夸赞。”事到如今,苏堇漫猜不透方姑姑今日将她叫来究竟是什么用意,也只好说些场面话同方姑姑打着马虎眼儿了,若是能从方姑姑的反应中得出些什么有用的消息便是再好不过。

    “你人年轻,记性自然也不差,应当还记得阿秀吧?”

    阿秀?苏堇漫对这个名字自然不陌生,她的命险些就搭在了这个名字的主人手里,让她怎能轻易忘却?

    “奴婢当然记得她,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就是她险些害了姑姑,也险些害了宫奴院里所有宫奴的前程!奴婢不止记得她,奴婢简直是恨她入骨!”苏堇漫恨恨的道。

    “这个阿秀,来头可不简单呢。她家中原本同大皇子有些联系,不知是怎么混进宫里来的,进来了之后倒也一直是安分守己,若不是你将她揪出来,恐怕她就会先毒杀了我,再借助她身后那位主子的势力,一步一步爬上高位,成为那人的助力。只可惜,她的计划才刚刚开始,人就没了。”

    苏堇漫听得目瞪口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话。方姑姑这段话,信息量未免也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