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祸宫 > 第34章 高婕妤

第34章 高婕妤

    “这是醒了?”

    苏堇漫还未睁眼就感觉到脸上的人中处传来一阵剧痛,紧随其后,便有一股淡淡的梅花香飘入了鼻尖。

    她记得自己是忽然晕倒了,当时她还在撷芳亭里植梅树,只不过脑子实在晕乎得厉害,她只觉两眼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还好姐姐没事,多谢婕妤娘娘,娘娘的恩德,慧儿一定做牛做马报答娘娘。”

    连着两道女声传入耳中,苏堇漫的神志也终于回笼,这后一道自然是慧儿的声音无疑了,可前头那一道呢?会是谁呢?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采薇,去太医署请的医佐大人可曾到了?”这是苏堇漫恢复意识最初时听到的女声,柔婉如水却无丝毫媚气,借着她说话的空当,苏堇漫也终于睁开眼看到了她的容颜。

    这是一个至多不过二八年华的女子,穿着一身秋香色的宫装,其上绣有朵朵雪梅,素净而又不失少女该有的娇俏之气。而她的面容也是格外清秀,面颊上唯有一双鹿似的眼睛最为引人注目,一动一静间仿佛在向人吐露着心事。

    “姐姐,你可算醒了,这位是高婕妤娘娘,是她不忍你在外受冻将你带到这里,娘娘她还替姐姐请了医佐大人前来要替你诊治。”慧儿此时正端端正正的跪在她口中的那位高婕妤面前,面上满是喜悦和感激之色。

    苏堇漫想要起身向高婕妤行礼,却被她给拦下了。

    “你身子不好,就不必拘着这些虚礼了。还有你慧儿姑娘,快些起来罢。”高婕妤伸手对着苏堇漫虚扶了一把,“你们都是替本宫植梅树而受的凉,本宫做这些也是本分。”

    未等太久,那位高婕妤口中的医佐大人便已在宫门外求见。进入屋内后,苏堇漫看清那是个上了年纪的老者,而他在看到斜靠在软椅上的苏堇漫时,却是立刻变了面色。

    “下官见过高婕妤,斗胆请问看病之人可是榻上那位姑娘?”那位老医佐一边跪下向高婕妤行礼,一边闷声问道。

    在得到高婕妤的肯定之后,他那张沟壑纵横的脸已布满怒意,“娘娘,下官自认从未对娘娘有丝毫不敬,不知娘娘缘何要如此羞辱下官?”

    不止是苏堇漫,就连高婕妤本人都没弄清楚他究竟因何发怒,“大人此言何意?不知本宫是做了何事才让大人有这般误解?”

    老医佐看了苏堇漫一眼,又重新跪伏在高婕妤面前,“那位姑娘的装扮,分明是个宫奴,宫奴乃是这宫中至低贱的存在,她们患病自可到患坊去。下官身为堂堂太医署的医佐,若是给一个宫奴瞧病,传出去可不是贻笑大方吗?”

    听了这一番话,饶是苏堇漫再能忍也不禁变了面色。这位医佐先生对宫奴的轻视之意简直不要太明显了啊,怎么整得她们宫奴就不是人了似的。

    “原来大人心中有这样的想法,倒是本宫失察了。不过大人作为医者,本当有为天下人治病之自觉,怎能因为身份之别就不给人诊治呢?如此,也实在是愧为医者!”高婕妤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如同一朵娇嫩的梅花,但她说这番话时却是气势十足。

    确实是梅花,只不过是一朵凌霜而开的寒梅。虽柔美,却绝不柔弱!

    苏堇漫心头对高婕妤的好感顿时大大增加,这些话她也想说,只不过碍于身份地位让她不敢开口。其实她想说的比这话语气可要严重得多,那位医佐这行为可以说是很明显的狗眼看人低了,她还不稀罕让他给自己诊治呢!

    “奴婢多谢婕妤娘娘一番仁心,纡尊降贵替奴婢请来这位医佐大人。本不该辜负娘娘您的一片心意,只是奴婢忽然觉得身子好了许多,不用劳烦医佐大人了,空负了娘娘的一番好意还望娘娘莫要怪罪。”苏堇漫强打起精神来跪在高婕妤面前说了这么一通,额角上已是冒出了一层细汗。

    尽管她看那老医佐百般不顺眼,可眼下却不是该发作的时候。高婕妤是好心要帮自己,她却不忍心见高婕妤因为自己而得罪了老医佐,更不想让高婕妤丢了面子。让她出面服软低头,才是最合适的。

    依照苏堇漫如今低到尘埃里的身份,原本她是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到这后宫里的后妃娘娘的。可是先有了柳昭容,后又有高婕妤,都那么赶巧的让她给遇上了,苏堇漫心头登时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她同这该死的后宫产生的联系好像越来越多了,那是不是也预示着,她想离开这里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

    送走了老医佐,苏堇漫也向高婕妤道了告辞。尽管头还晕着,但也好歹在温暖的屋子里休息了许久,力气恢复了大半,也是时候该走了。

    “苏姑娘请留步。”没曾想高婕妤竟会出言挽留,“本宫这里还有一些人参,原本放在库房也无用,姑娘若不嫌弃,还请带回补补身子。到底你是因本宫而受累晕倒,本宫这心里实在过意不去。”高婕妤黛眉微蹙,柔声道。

    “这……”苏堇漫说不清自己心底的滋味是感激还是抗拒,这位高婕妤看上去着实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可是她却又不愿再于这宫里的后妃产生太多的联系。

    “姑娘不必觉得不好意思收下,其实这其中也是有本宫的一点儿私心的。不知怎的,本宫总觉得和姑娘你似乎很投缘,若有机会,你我二人或可成为知己好友。”

    若说苏堇漫最初的心情只是感激与抗拒相杂糅的复杂心情,此刻在听完高婕妤的说辞后也已经变作了惊讶!她没有听错吧,这位高婕妤竟然说同自己投缘?还说什么有机会成为知己好友?她这是何德何能啊……

    “娘娘您太抬举奴婢了,奴婢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宫奴而已,实在当不得娘娘这般厚爱。”苏堇漫陪着小心翼翼的笑,在她还没有思虑清楚之前,如这般突如其来的好意她还是要慎重对待才是。

    “既然姑娘这般说,本宫也不应强求,采薇,替本宫送一送两位姑娘。”高婕妤满脸的淡然神色,一双晶亮的眸子如同一汪秋水,清澈纯净,但也让人一眼望不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