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祸宫 > 第32章 不辞冰雪为卿热

第32章 不辞冰雪为卿热

    照目前的情况,竹生最需要的是有个大夫替他诊治,可这一点却不是如今的苏堇漫能够做到的。现在她唯一能做的,也不过是给孩子进行物理降温,暂且让他退烧,明日再寻了慧儿去向石总管求药。

    “竹生乖,别睡。”也不知是因为发烧还是真的困了,凤竹生的上下眼皮总是不住的打着架。

    苏堇漫从身上掏出帕子,想要寻些凉水浸湿了覆在凤竹生额上,却发觉室内并无凉水。

    她还来不及怨怪自己屋漏偏逢连夜雨,人已经快步冲出了屋子,想要看看室外会不会有凉水。这个时候,她最想要的是小儿感冒药,其次是酒精,可惜她在外头找了一圈,连最不济的凉水也没找着。

    万般无奈之下,苏堇漫一边落着眼泪,一边忙开始脱起身上的衣裳来。

    “管不了了,不是下雪吗?都往我身上落吧!”脱得只剩一件单衣的时候,苏堇漫人直接躺倒在寝宫之外、院子里冷硬的地面之上。

    雪粒子随着夜里呼啸的寒风落在苏堇漫面上,却又因她身上的体温而化成了水。

    赶巧的,今日天上有月。算不得圆,却是幽幽闪烁着极美的银色光华。苏堇漫躺在地上,刺骨的冷意从她与地面相贴的脊背处传来,冻得她身子直打哆嗦,心底倒有种别样的宁静。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若换了往常,苏堇漫绝不会想到,纳兰性德这首词,倒成了她寻求物理降温的灵感了。古有荀粲冬日里脱光了一身衣裳站在大雪中,等身体冻得冰冷时回屋给高烧病重的妻子降温。今儿个她苏堇漫无计可取,也模仿一次这古人的做法,只求能让小竹生熬过这一次,快些退烧!

    估摸着身子已经冷得差不多了,苏堇漫方才哆哆嗦嗦的回屋将自己冰冷的身子贴上凤竹生的,同时不断同他说话吸引他的注意力。

    “竹生啊,你知不知道,从前我真的很讨厌小孩子的,觉得他们又吵闹,又脆弱,还离不开人家的照拂,总之就是很麻烦。可是你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我见了你就打心眼里心疼你喜欢你,你这么好看,又这么乖,没有人会不喜欢你。所以你得快些好起来,以后我会教你说话认字,陪你玩游戏,给你做衣裳,做好吃的……”

    说着说着,她的泪却越发的止不住。最后是一边带着哽咽的哭腔同凤竹生讲起笑话来,虽然是一个没有心思发笑,而另一个则是全然听不懂。

    “如果可以,我想带你回我的世界,那里比这劳什子皇宫好一万倍,可是我自己都没本事回去,更别说带上你了。”

    当夜,苏堇漫在室外落着雪粒子的地面上躺了好几趟,一边费尽心思的给凤竹生降温,一边又小心翼翼的担心会闷着他,不可谓不全神贯注。也正因为她的全神贯注,才会让她对朝阳宫中藏着的另一个身影全然未曾察觉。

    苏堇漫离开朝阳宫之时,宫中的雪已经落了薄薄的一层,而凤竹生的烧也已经退了大半。她心中不断祈祷着凤竹生能快些康复,同时也祈祷着自己夜不归宿的事情不要被方姑姑发现,否则她可又有一通麻烦了!

    ……

    回到宫奴院的时候,万幸的没有遇到方姑姑因失眠而找茬。苏堇漫把身上的雪粒子整理干净方才蹑手蹑脚进了屋,却不期然撞上了一双阴狠的眸子。

    “你,你怎么还没睡?”苏堇漫吓得险些叫出了声,好在她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她没想到今日没撞上方姑姑那尊大佛,却撞上了梅蕊这尊小佛。

    “我还要问你呢,你这么晚不睡上哪去了?你是不是想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梅蕊的面色决计算不得好看,声音也有越说越大的阵势。

    “我的个姑奶奶啊,我只不过是去上个茅房,怎么可能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胆子小你还不清楚吗?快些去睡吧,明儿个咱们还要继续想法子进行那项计划呢。我跟你说,我从前听到过一个说法,据说要睡得早才能养成一身白皙光滑的肌肤,梅姐姐休要耽搁了,快些去睡吧。”

    压低了声音说完,也不管梅蕊信不信,苏堇漫直接钻上床睡下了。今日她也确实是累着了,因而没过多久便睡沉实了,且是一夜无梦。

    梅蕊盯了苏堇漫好一会方才上床,眸中仍是有大半的怀疑之色。

    翌日晨起之时,苏堇漫是被慧儿叫醒的。

    “姐姐,快醒醒,快要吃朝食了。”

    苏堇漫睁开眼,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慧儿担忧的目光。

    “姐姐你的面上好红啊,你是不是着凉了?”慧儿边说着便伸了手往苏堇漫额上探,“好烫,真是着凉了,这可怎么办啊。”

    苏堇漫忍着头晕目眩的感觉起了身,有了昨夜的事情,感冒倒是在她的意料之中。也好,这样她就有理由去弄些治感冒的药来了,也能稍稍减少他人的怀疑。

    “慧儿,我没事,只是竹生,他也着凉了,还需要你去向石总管求些药。你就同他说,是我着凉了,我身子自幼便弱,吃药只能吃一岁以下的幼儿服用的药效和剂量。”

    慧儿立刻便明白了苏堇漫话中的意思,可面上的担忧之色却是越发深重,“不行,若是照着这样的方子开药,那姐姐你的病岂不是很难康复了?要不咱们将竹生的事情告诉石大哥吧,横竖将来也是要拖他想法子将竹生送出宫的。”

    “这事不急,眼下快过年了,宫里头事忙,而且也更乱了,不是好时机。我知道那位石总管是个可以信任的好人,可是这件事情毕竟还是太危险了,弄不好我们全都会被牵连进去,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话虽是这么说,可苏堇漫心里却有自己的计较。

    凤竹生是柳昭容的孩子,这事她可一刻没忘。原本她都打算好了要将孩子交还给柳昭容,谁料柳昭容竟会被人陷害禁足,事情只得搁浅……

    最重要的是,她心底深处,到底是舍不得就这么将凤竹生送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