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祸宫 > 第21章 怀疑

第21章 怀疑

    细想下来,若是自己没有触犯阿秀的利益,她算计自己的理由恐怕绝不会简单。

    苏堇漫动不了身子,也动不了嘴,便只好尽力睁大眼睛,睁得眼睛发痛也不愿眨上一眨。

    还有什么事情,是她没有想到的?

    苏堇漫的眼角余光不知怎么就瞥见了已经命人抬了软椅过来、姿态悠闲的靠在椅上边饮茶边看自己受刑的方姑姑身上。

    一股子强烈的恨意不受控制的涌上心头。

    就是这个女人,让她过着不人不鬼的日子,吃尽了苦头!明明自己已经事事力求做到最好不出半分差错,她却还是这般不留情面,这般狠毒的对待自己。有她在,自己甭想过一刻的好日子!

    她怎么就不去死呢?

    这个念头从脑子里冒出来的时候,苏堇漫自己倒有些吓着了。她这是怎么了?竟然到了想要别人去死的地步?这样的她,是不是同她以往在影视剧中见过的那些反面人物没什么两样?难道,她是在无形之中,被后宫这个大环境改变了吗?

    苏堇漫并没有机会思考太多,她甚至来不及回答自己的疑问便再次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皆是一片昏黄的光,想来天色已经黑了。

    “姐姐,你可算是醒了,可担心死慧儿了!”

    是慧儿哽咽的声音,听到她满含关切的稚嫩声音,苏堇漫鼻头止不住的一酸。

    慧儿曾说过,自己是宫里唯一关心她的人。对她苏堇漫来说,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后宫里,慧儿又何尝不是唯一关心着自己的人呢?

    “没事了,让你担心了。”苏堇漫强撑着冲慧儿挤出一个笑脸,却是比哭还要难看的表情,是因屁股上传来的强烈痛楚所致。

    慧儿心疼的替苏堇漫擦了擦额角滚落的豆大一颗颗的汗珠,边哭边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瓦罐来。

    “姐姐,这是石大哥让人熬的肉粥,姐姐快用一些吧,你昏睡了这么久,一定饿坏了!”

    痛归痛,苏堇漫的鼻子却还是极灵的,肉的味道,她已经许久不曾闻到过,以至于她甚至觉得这味道有些陌生。不过在第一口泛着清淡油光的肉粥入口的时候,那股子微乎其微的陌生感便很快被她抛在脑后。

    若是没有这场遭遇,她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感觉到,有肉吃的感觉竟是这样的美好!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苏堇漫边喝粥边朝四处打量,她现在躺在宫奴院的大通铺上,天色已经黑透了,她只能借着昏黄的灯光打量屋子里的情况。

    有些宫奴已经上床歇息了,仍有几个勤快的宫奴借着灯光在做着刺绣,苏堇漫凝住心神不放过任何一丝角落的打量,终于教她发现一件反常的事情!

    “阿秀呢?”这句话苏堇漫几乎是吼出来的。

    平日里属于阿秀的位置,此时虽然覆了一层被褥,但仔细瞧还是能瞧出些许不对劲出来。平素苏堇漫也曾无意见识过阿秀的睡姿,决计算不得斯文,可此时瞧着她的被褥,虽然鼓鼓囊囊的,却是和平日里的样子大不相同!

    再联系今日发生的种种事情,苏堇漫心头当即便涌起一种不妙的预感。

    “慧儿,扶我起来,我要去找方姑姑。”苏堇漫放下才吃了几口的肉粥,用力撑着身子,忍着剧痛开始下床。

    慧儿被苏堇漫这一番动作弄得有些不明所以,急声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快别动了,你身上可还有伤呢!阿秀姐姐她还在睡着呢,你找她有事明日再说也不迟啊!”

    苏堇漫却不管慧儿拦她的动作,仍旧撑住身子下了床。幸好,她身子骨还算结实,方姑姑的那一通责罚虽然让她痛到昏厥,可还不至于让她走不了路。她一瘸一拐的走到阿秀床前,扬手便将阿秀的被褥掀了起来。

    被褥里面如她想的一般,空空如也。

    “阿秀姐姐,怎么没在这里?”慧儿有些惊讶,说话的同时也没忘了扶住苏堇漫险些摔倒的身子。

    苏堇漫的声音动作不小,自然引起了宫奴们的注意,但她们也只是瞥了苏堇漫一眼便没再管她了,甚至有被吵醒的宫奴冲苏堇漫翻了个白眼让她休再吵闹。

    “都这么晚了,阿秀不见了,你们就半点都不担心吗?要是她在外头惹了麻烦回来,到时恐怕连累我们所有人一起受罚,若是聪明些,最好现在就随我一起将此事禀报给方姑姑听!”苏堇漫丝毫不受影响,扯了嗓子大声说道。

    有几个被褥微微蠕动了一番,终是被人由内向外掀了起来。

    “你少在这危言耸听,阿秀说不定只是去如厕了呢,怎的就像你说的是出去惹麻烦了?”最先开口说话的人却是梅蕊,她和阿秀的关系素来不错,睡觉也是挨在一块的。

    苏堇漫这会却是连梅蕊一起怀疑起来了,“你就睡在她旁边,怎么会不知道阿秀的去向?阿秀是去做见不得光的事情了,你必定是知道些什么的!我劝你最好现在就说出实情来,否则若是方姑姑怪罪下来,到时候可有你的罪受!”

    “你胡说些什么呢你?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梅蕊本就是泼辣性子,被苏堇漫这么一通吼,脾气自然也上来了。她登时便从床上跳了起来,回嘴的声音丝毫不弱于苏堇漫的。瞪直了眼睛满脸的凶煞之气,瞧得人心头发怵。

    不算宽阔的地方顿时便喧闹起来了,苏堇漫要的便是这个效果。仅凭她一人,恐怕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但若是宫奴们都闹腾起来,势头恐怕小不了。

    “阿秀若是没做不能见人的事情,为何要将被褥弄成那副样子?这其中定有问题,不想挨罚的人最好跟我一道将此事禀告方姑姑去!”苏堇漫音调扬得极高,说罢也不管梅蕊那似要将她吞了似的目光,迈腿便要往外走。

    “你,你这贱丫头,快给我站住。”

    看到苏堇漫的动作,梅蕊的面色却是忽然变了一变,忙要去拦住苏堇漫的动作。

    苏堇漫有伤在身,行动到底有些不便,怕是很难躲得过梅蕊的动作。

    “诸位姐妹你们快来看呀,这是被我发现她们见不得光的秘密想要来灭口了,你们再不禀告方姑姑,恐怕就要出大事了!”苏堇漫快速喊完这一句,梅蕊却是已经朝她冲过来了。

    眼看她就要将苏堇漫摇摇欲跌的身子撞倒,却不知从哪个方向横空伸出一条腿来,让没有防备的梅蕊结结实实摔了一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