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祸宫 > 第1章 传说中的后宫

第1章 传说中的后宫

    “呜呜,我要回家……”

    暗夜中,即使是分外微弱的声响也变得清晰可闻。女子压抑的哭声透过薄而粗糙的棉被一声声传出,睡在她身侧的人动了动身子,却并没有出言宽慰的意思。

    “我想娘了,娘,你为什么还不来接我回家,为什么……”哭声并未随着夜的沉寂而有所下降,反而愈发的响亮。

    这次不止是睡在她身侧的人,屋子里的其他人也不约而同的动了身子,只不过在这短暂的动静过后,她们立刻又恢复了安静的状态,仿佛全都陷入了熟睡中。

    ‘嘭’的一声,木制的房门忽然被粗暴的踹开!一阵脚步声随即入了屋,同时进入屋内的,还有夜里袭人的冷风。

    “适才是哪个不懂规矩的丫头在哭?”尖锐的女声,霎时盖过了屋内的一切声响。

    但奇的是,一室的人却没有半点回应,除却那个适才发出哭声的、此刻正将自己捂在被中身躯抖个不停的女子。

    “好啊!我就知道是你这个让人不省心的贱奴,来人呐,给我拉下去掌嘴!”这一次,那道尖锐的女声似乎带了几分笑意。

    因为她规矩向来教得严苛,最近在她手底下犯错的宫奴越发的少了,有些日子没罚过手底下这帮低贱的宫奴,倒让她觉得有些不舒坦。

    发出哭声的女子很快被两个力大臂粗的婆子从床上扯了出来,狠狠摔在地上。女子吃痛,刚想叫喊,却立马被一个婆子眼明手快的用帕子堵了嘴。

    “给我拉下去,狠狠地打。我倒要看看,日后谁还敢坏我的规矩。”似笑非笑的腔调,听着便要让人生出一身鸡皮疙瘩来,浑身都觉着不适。

    但不论有多不适,直到那个被堵了嘴的女子,连同几个半夜进屋的人全都离开,屋中也没有半个人发出任何声响,仿佛今夜什么事也不曾发生。

    ……

    苏堇漫睁眼起身的时候,一眼就看见自己所睡的大通铺上空出了一个位置来。

    那个位置,她记得平日里都是一个小姑娘睡的,那个小姑娘的名字她还未记住,只记得那人怯怯的眼神和瘦弱的身板。

    心中好奇,苏堇漫却也没有多说多问什么。眼睛恰巧瞥见几个同屋的女子在看到那个床位时怪异的神态,这让她越发想知道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匆忙洗漱过后,便到了吃朝食的时辰。

    朝食,也就是过去被苏堇漫称作早餐的东西,今天照例是馒头。

    苏堇漫抓着手中那个略有些发黄的馒头,半天没舍得动嘴。

    就这种个头的馒头,过去她一顿至少得吃四个,现在就一个,为了填饱肚子她只能省着点吃。好在馒头的味道倒还是不错的,苏堇漫一口一口的咬得极慢,仿佛口中吃的不是馒头而是什么美味珍馐。

    边吃馒头边往自己屋里走的苏堇漫却不经意瞥见了一个勉强算得上熟悉的身影。

    就在她前方不远处,一个着了一身浅蓝衣裳的女子正弓着腰慢慢朝前走着,身姿说不出的怪异。

    苏堇漫认出这正是她早上起床时没有在大通铺上瞧见的女子,但却并未立即上前同那女子打招呼。

    真说起来,她同这里的任何人都称不上相熟。虽然她们日日吃在一起,睡在一起,彼此之间的交流却是少得可怜。

    苏堇漫生生忍住想去扶那人一把的冲动,跟在她身后进了屋。

    作为才入宫不久的宫奴,她们吃过朝食后便是回到自己的住处做些女红,到了时辰自会有人领她们去干活的地方。

    苏堇漫原是不懂做女红的。不过来到这个地方之后,迫于无奈她只要一有空就拿出针线练习,同时眼睛更是半刻不停歇的朝别人正做活的手头上瞧,日日如此,刺绣功夫倒也是略有提升。

    今日,苏堇漫绣的是一朵莲花,不为别的,就因为莲花绣起来稍简单些。

    “嘶……”细弱的抽气声,在一阵的声响中显得分外突兀。

    苏堇漫有些好奇的抬头望过去,发觉声音正是从她之前瞧见的那个女子所在的方位传出。

    这一看,才见这女子双颊竟已是高高肿起,嘴角处挂着已经干涸的血渍,一张原本算得上清秀的脸几乎快要看不清原本的容貌。

    “我靠!”

    苏堇漫险些就要骂出了声,那女子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什么人竟忍心将她弄成这副模样!

    苏堇漫握紧拳头,深吸一口气,放下手中的活计朝快步那女子走了过去。她的床位在最边上,和那女子的床位倒是有些距离。

    “你没事吧?”苏堇漫压低了声音问道。

    女子闻言抬起一双泪眼望向苏堇漫,小嘴张了张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却在目光触及屋外时神情惊恐的将唇抿成了一条线,同时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

    苏堇漫莫名觉得后背有些发凉。这大白天的,难不成是闹了鬼?

    顺着女子的目光看去,就见几个身着宫装的女子远远的朝着她们所在的地方走了过来。她认出为首的那个正是管着她们这群宫奴的宫女,这里的人都唤她方姑姑。

    不等那方姑姑走进,宫奴们已经齐齐跪倒在地开始行礼,“见过姑姑,姑姑安好。”

    苏堇漫自然也跪下了,虽然她有些不习惯也不愿意向人下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为了留得命在她不得不跪。

    方姑姑哼了一声,并未出言让宫奴们起身。细长的眸子在地上跪得齐齐整整的宫奴们身上扫了一圈,这才姿态慵懒的开了口:“都抬起头来。”

    苏堇漫依言抬头,却不敢去看方姑姑的脸。

    这个女人是她在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之后最怕的人物之一,全因她清楚,这个女人只要动动嘴皮子就能要了她的命。

    在这个地方,宫奴算是除却罪奴外最末等的存在。宫奴的性命甚至半点也不值钱,即便是身份低微的宫女太监,也可以轻易地处置一个宫奴。

    这里,是传说中的后宫。是她过去只在影视剧和书本中见识过的后宫,也是她如今艰难求生的地方。

    “昨儿个晚上,有人犯了规矩,现在她已经知道教训了。至于你们剩下的这些人,如若犯了这宫里的规矩,也是同她一样的下场。”方姑姑的声音是天生的尖细,加之她说话时喜欢配上不阴不阳的神情,看上去有一种说不出嘴的怪异感。

    众宫奴齐声应是。没有弄清楚状况的苏堇漫也附和着应了声。

    昨儿晚上?昨日因为白日里干了一整天的活身子太累,她早早便睡下了,对于发生了什么自然是一无所知,不过此刻她脑中却是适时浮现出身旁的女子脸肿得极高的可怜模样。

    “好了,不说这些了。今儿个上头给派发了新的活计,去毓秀宫里植花木。都给我警醒着点,那可是贵人的住处。”

    方姑姑不紧不慢的说完,似是忽然想起什么,又道:“你就不用去了,这副模样,若是惊了贵人,那罪责你这贱奴才可承担不起。今儿个你就将我屋里好生收拾一番,若是收拾不妥帖,自有你的罪受!”

    苏堇漫听见身旁的女子怯怯道了一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