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奢爱时代 > 第79章:对垒风暴

第79章:对垒风暴

    为了拯救夏威夷,尹恩惠提出了一个方案:“要不这样,明天我和梁,约上你和李铭一块儿吃饭,在你们面前,我和梁给你们做做示范,什么叫大庭广众亲.亲我我,什么叫光天化日搂搂抱抱,你看成不成?”

    “好啊,好啊,就这么定了。”夏威夷对这个提议非常满意。

    李丽娜有点不高兴地说:“不是说谈情说爱就像是怀.孕安胎吗?现在怎么不防闺蜜了?”

    夏威夷笑道:“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现在是借着恩惠和梁这对郎情妾意给我和李铭冲冲喜,另当别论。”

    “你们就欺负单身狗!”李丽娜突然在她们面前撒起娇来。

    尹恩惠看着李丽娜笑道:“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撒娇装嫩,害不害臊。”

    说到这,夏威夷突然发现今天“会议室”里少了另一个三十好几的人,她问:“欧悠佳今天怎么不来?”

    尹恩惠说:“她跟着项宇去见家长了。”

    尹恩惠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尹恩惠看了一下表,才晚上九点多啊,梁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她起身去开门,欧悠佳气冲冲地走进房间说道:“有没有酒,我今晚要一醉方休!”

    尹恩惠见状不妙,刚要问她出什么事了,李丽娜便不识趣地撒起了娇:“悠佳,她们刚才嘲笑我三十老几,联合起来欺负我这个单身狗,你可是要为我申冤平.反啊!”

    欧悠佳踅到她们的三人堆子里来,喘一口气后,掷地有声地说:“你急个屁啊,我现在也是三十老几,也是单身狗一条!”

    此时,整个“会议室”弥漫着一股欧悠佳的煞气,以及其余三人的尴尬沉默。

    过了一分钟,尹恩惠才开口问话:“悠佳,到底怎么了?”

    “我和项宇玩完了!”欧悠佳拿起酒杯一口闷完,继续说道,“她妈真是个贱狐狸!老谋深算老奸巨猾!居然吃饭的时候话里话外处处针对我的年龄,不止如此,她还搬来个臭花瓶一起吃饭,向我示威……”

    根据欧悠佳接下来对她们说的事情,得回到一个小时以前,欧悠佳跟项宇回家吃饭的时候,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垒风暴】

    欧悠佳当时坐到餐桌前就觉得事情不对头,项宇的母亲根本没在意她刚才送的丝巾,只是仔细端详着欧悠佳。过不一会儿,项宇的母亲说道:“悠佳,我知道你离过婚,不过这事倒是无伤大雅,只是你前夫这人怎样,我很想知道。是不是他对你不好,还是没本事,所以才和你离婚的。”

    此时的项宇在他妈面前简直就是个乖宝宝,根本不敢站起来打断她的话为欧悠佳撑腰。欧悠佳说:“不是他不好,而是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不合适。”

    “这男女过日子,只要人品在,以诚相待,没有过不下去的日子,除非有一方不忠,不然不至于闹得离婚。”项宇的母亲喝一口茶,抬起眼睛凝视着欧悠佳,好像意指那个不忠的人是欧悠佳似的,“我家项宇生性老实乖巧,和其他现在那些纨绔子弟花花公子不同,对人也特别厚道,我这个当妈的生怕他吃亏。现在国内人际关系又复杂,他刚从美国回来,什么都不懂,所以以后你多教着他点儿,以免他遇人不淑,被人害了还帮着人家数钱。”

    项宇好似听出他.妈.的言外之意,尴尬地笑道:“妈,悠佳平时很照顾我的,而且我那么大的人了,是非黑白我自己会判断。”

    欧悠佳为了不让项宇的母亲认为自己是个水性杨花抛弃丈夫的女人,她勉为其难地说:“其实我和前夫的生活轨迹出现了偏差,没有什么共同语言,而且他平日里不思进取,我觉得他这男人……”

    “靠不住,对吧,”还没等欧悠佳想出合适的措辞,项宇的母亲就把她心中所想一语道破,“现在上海的姑娘越发学伶俐了,头总跟铅笔似的削得挺尖,都往上面钻,可是要知道有几个男人是愿意挑这种女人结婚的,我就怕我的这块心头肉单纯无知,被这些铅笔人写的甜言蜜语给诓了。”

    欧悠佳一时舌结竟无言以对,颤颤地拿起杯中的茶水喝了一口。项宇的母亲继续说:“你今年多大来着?”

    “妈,我们先让保姆阿姨上菜吧。”项宇救场,可是无济于事。

    项宇的母亲白了儿子一眼说:“人还没到齐呢。”

    项宇疑惑地问:“我爸不是去澳门出差了吗?还有谁要来?”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项宇的母亲露出一丝喜悦后转而又一本正经地说,“你看看,年纪大了,被你一打岔我都忘了说到哪了……对了,年纪,说到年纪,悠佳,你还没回我话呢。”

    “今年35了。”欧悠佳又喝了一口茶,觉得此时自己像被关进审讯室里的罪犯,被审问自己有没有仗着自己年纪大而拐卖儿童!

    “呵呵呵呵,”项宇的母亲笑声人,她说道,“想想还是挺有趣的,你青春期的时候,我家项宇还在撒尿拌泥巴玩呢。”

    说到这,一个美艳动人,年纪少小的女孩信步走了过来,坐到了项宇母亲旁边道:“干妈,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这是我给你在法国买的丝巾,您看看。”

    项宇的母亲打开爱马仕的盒子,拿出了那条丝巾,欧悠佳一看,印花和她买的那条一样,只是颜色不一样罢了。项宇的母亲对眼前的这个姑娘说道:“你最懂阿姨的心,挺漂亮的。”

    此时,欧悠佳觉得自己好像被忽视了一样,她开口道:“伯母,我突然想起来有点事,要回公司一趟,就先走了。”

    项宇的母亲抬起头看着她说:“我还没跟你介绍项宇的干妹妹呢。”

    此时,欧悠佳已经受不了眼前这个比她还老的女人,要是她是欧悠佳的客户,或许欧悠佳会因为商业案子耐着性子把这顿饭吃完,可是如果面对这样一个未来婆婆,欧悠佳可是没法耐着性子对着这张臭脸和项宇过一辈子!要是婆媳之间的争斗像这样无休无止,这后半辈子可怎么得了。

    欧悠佳毅然站起身说:“对不起了,确实有急事。”

    欧悠佳刚走到玄关处,耳后就传来了项宇的母亲呵斥项宇的声音:“你给我站住!在项家,还从来没有哪顿饭是有人半途离席的。”

    欧悠佳停了会儿脚步,本想折回去陪项宇把这顿饭吃完,可是心里的委屈恐怕是再撑一分钟就会倾泻而出,她打开门,走出了这栋房子。

    坐到车里,她的眼泪才静静地流下。此时的难过不在于受了多大的委屈,而在于自己做了一个不情愿的决定,就是和项宇到此为止。

    她发动了汽车,朝我家的方向开去。

    ……

    “那他这个干妹妹又是什么人?”李丽娜好奇地问欧悠佳。

    欧悠佳此时已经喝完了一整瓶干红,此时她的眼睛布满血丝,面色苍白无力,她趴在茶几上说:“白.痴都看得出来,是他指腹为婚的对象!”

    “项宇他家也太守旧了,还堂堂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我看他就是一个活在他妈淫.威之下的傀儡皇帝。”夏威夷为欧悠佳打抱不平地说。

    “别这么说项宇,”欧悠佳对夏威夷笑了笑,“他没有错,错的人是我和他妈,他夹在中间现在比我还不好受呢。”

    刚说完,欧悠佳手机就响了,她无力地接起电话:“喂,我在恩惠这,今天我回自己家,就不去你那了……我很好,没事的……嗯,我知道……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可是我们不能在一起……就这样吧……挂了。”

    欧悠佳挂了电话,看着我们,瞬间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她张开双臂,把我们三人揽入怀里,我们都能感受到她内心此时的凄厉。

    我们抱着她,直到她哭累了,倒在沙发上。梁回来后,我又让他开着欧悠佳的车,和他一起把欧悠佳送回住处。

    回来的路上,我们坐在的士的后排,我靠着梁,心里想着欧悠佳,希望梁不要受到欧悠佳一样的不公对待,毕竟梁的情况在我妈眼里,也好不到哪去。

    但丑媳妇早晚都要见公婆,穷女婿早晚也要见到丈母娘,我直立起身,对梁说:“春节跟我一起回北京,让我父母见见你。”

    梁犹豫了会儿说:“还是不要了吧,等过段时间再说吧。”

    “那好吧,不急,到时你准备好了跟我说。”我又把头靠回他的怀里,他吻着我的头,把我搂得更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