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某美漫的机械主宰 > 第220章 疯狂的父爱

第220章 疯狂的父爱

    “黛西宝贝,我是你的爸爸啊!”卡尔非常激动地对旺达说。

    旺达:“……”

    虽然,是对自己身世曾经有过一丢丢的怀疑,毕竟自己长得跟父母不那么像。但再怎么不像也比眼前这个疯子更像啊!

    “你胡说什么我才不是你女儿!”

    旺达正要解释,却被卡尔粗暴地打断了,只听这人咆哮说:“不,我就是你的爸爸,你就是我的女儿!这绝对没错,你的能力,你的年纪,你竟然追查自己的身世……我早就应该想到的。”

    这人,怕是疯了。

    旺达拥有心灵感应能力,虽然现在用不出来,但她见识过各种各样的疯狂。眼前这个男人,就是陷入了一种自我催眠似的疯狂里面。

    恐怕无论旺达怎么解释,他都不会相信,只会认定自己的想法。

    “黛西宝贝,当年不是我跟你妈妈的错,是那群混蛋,他们伤害了你的母亲,还将你带走!我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找你,也一直想找他们报仇。可惜,我一个人根本做不了什么。不过现在可好了,你终于回到爸爸的身边了。我保证,不会再让任何人拆散我们一家人。”卡尔对旺达说。

    这话里带着痛心和惋惜,也带着浓浓的愧疚,是一个父亲对失散多年女儿的愧疚。

    旺达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一个疯子可以做出任何事情了,因此她只能尽量安抚卡尔说:“你说你是我的父亲,那你能不能将我放了?”

    只要解开脖子上的环,旺达就拥有了自保的能力,到时候再考虑是用武力说服还是带他去看心理医生。

    原以为卡尔不会那么容易被自己说服,但没想到刚听到旺达的要求卡尔就连忙说:“哦哦,是我忘了,我现在就给你解开。”

    卡尔似乎对“女儿”的一切要求都恨不得马上满足,怕是旺达现在让他帮忙摘星星,他都会去抢火箭。

    只是刚刚借口了旺达脚上的绳子,就听到诊所外面有人用力地敲门,然后旺达就听到有人大声喊:“开门!快开门!”

    这次说的是英文,旺达倒是听懂了。

    只是卡尔却不想理会,回了一句说:“今天不做生意!”说完,顺手将旺达双手的绳子都解了下来。

    然而,对方却没有放弃,继续用力起拍门,甚至还嚷嚷着:“给我滚出来,不然我在你脑袋上开个洞!”

    旺达看到卡尔脸色发红,似乎在强行按捺着自己的怒火。只可惜门外的那些人看不见卡尔的表情,依旧在叫嚣,甚至开始撞门了。

    “黛西宝贝,你先到里面去躲一下,爸爸处理好这事再去找你。”卡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一些,但旺达听起来还是有点毛骨悚然。

    但旺达虽然获得了自由,脖子上的项圈却还没有拿下来,被卡尔拉起来就往房间那边推,却无力反抗。

    就在旺达快要被卡尔推到房间里面的时候,诊所的门被人撞开了,两个高大强壮的白人拖着一个浑身是血,正在惨叫呻吟着的伤者闯进来。

    才一进门,他们就咆哮着说:“医生,快滚出来救人!”

    这两人手上还拿着手枪,一副随时有可能动手杀人的凶恶模样。

    “你这个老不死的废物,原来在玩女人。妈的,你要是不能将我兄弟救活,我先轮了你的女人再弄死你!”其中一个人恶毒地对卡尔咒骂说。

    听到这种话,卡尔的脸瞬间变得狰狞可怖,但还是非常勉强地对旺达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黛西宝贝,你先等我一下,爸爸会处理好的。”

    说完就不由分说地将旺达推到房间里面,然后关上了房门。

    旺达倒是没有坚持留在外面,而是趁着自己单独一个人的时候,想试试能不能把项圈给取下来。只可惜,这是专门用来针对超能力者的限制项圈,没有专门的解锁工具根本不可能弄下来。

    无奈之下,旺达只能打量这个房间,看有没有能够逃跑的可能。这小诊所只是在二楼,只要有一个窗户,就能逃出去。但旺达却发现,这房间的窗户都是封死的,根本打不开。

    而在寻找出路的过程里面,旺达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合照。里面是年轻时候的卡尔,一个华裔的女子,还有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看起来是生活美满的一家人,他们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旺达很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导致这个家庭支离破碎,让卡尔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房门之外,卡尔被让用枪顶在脑门上压到那个伤者身边。这人胸口中枪,嘴里都在吐出血沫。

    不过这一枪应该没伤到心脏,不然他不会坚持到现在。

    “不想他死的话,抬到桌子上来。”卡尔冷冷地说。

    伤者被抬到血迹斑斑似乎很久没有清洗过的手术台上,卡尔手脚麻利地剪开了他胸前的衣服。

    按了按伤口,伤者发出一声呻吟,伤口也涌出来一股鲜血,伤者的两个同伴立马就怒了。

    在另外两人还没来得及发作之前,卡尔就说:“伤到肺部,气血胸,子弹还在里面。不快点做手术就没救了。”

    “那你还等什么?”

    “麻药用完了,你们抓住他的手脚。”卡尔不紧不慢地说。

    另外两人有点发愣,没想到还要做这种事情,正犹豫着,却听到卡尔继续说:“快点,不然他死定了。”

    那两个大汉就被卡尔这么一吓,连忙将那人的手脚都按住。卡尔也不客气,从旁边拿起一柄手术刀,就往那人的咽喉切了下去。

    刀锋划破皮肤,割开气喉和血管,鲜血咕咚咕咚地冒出来,很快就淌了一地。血液倒灌入气管之中,让他感到了窒息,从而剧烈挣扎起来。

    只是他的两个同伴还以为是手术开始,死命地按着自己同伴的手脚,以为自己是在救人,却不知道自己是在帮忙杀人。

    等到他们发现自己的同伴渐渐不再挣扎的时候,才发现他的血液都快要流干了。

    “这……这怎么回事?”其中一个人大声质问,但换来的是卡尔的一抹刀锋。

    同样是咽喉被切开,同样的鲜血喷涌,将最后一人的身体浇了个通透。而当这最后一位抽出手枪对准卡尔的时候,却被这位豺狼医生一把捏住了手臂。

    他的手掌直接被捏成一团烂肉,而惨叫声刚出口,他也步了两个同伴的后尘,被手术刀割开了喉咙。

    卡尔看着着血腥如同地狱般的场景,吐了口气说:“你们不应该冒犯我的黛西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