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变身二次元美少女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折纸的心态

第二百五十七章 折纸的心态

    鸢一折纸问的问题自然是关于琴里的事,而且还有点打听她会出现在什么地方的意思。

    五河士道则是一脸尴尬地看着折纸,大姐,有你这样打听事情的吗,都不看看我和琴里是什么关系.....

    其实五河士道更想问鸢一折纸为什么会想要对琴里动手,难道就仅仅因为她精灵的身份?昨天回到空中舰上在看了一边几人大战的录像后,五河士道就有很大的疑惑,折纸为什么见到琴里的模样后会发疯了似的冲上去,她们之前有见过面来着,也没像这次这么疯狂。

    而且,看着因为被自己无声拒绝后和十香以及四糸乃聊的还挺愉快的鸢一折纸,五河士道感觉这里面应该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理由,他不觉得这个给他感觉非常不错的少女会因为精灵应该被消灭这个扯淡的理由就要去干了琴里。

    可惜,当五河士道问到折纸这里面的原因时,折纸并没有告诉他明确的内容,只是说了一句你应该不想了解就离开了。

    折纸知道,就算自己告诉了五河士道,他的决定也不会因此而有所改变,那还不如不去给他添加更多的烦恼,这些事情自己去找其他人就好了。

    比如说,时崎狂三。

    鸢一折纸肯定时崎狂三一定可以帮她,复仇的渴望已经压过了时崎狂三带来的那些阴影,即便对方表现态度是不愿意帮自己,但她不是还有需要自己的地方吗?那么自己就还有一个最终的筹码。

    找到早就知道却从来没去过的时崎狂三家,鸢一折纸站在门口犹豫了好久才下手按门铃。

    林轻音在鸢一折纸刚出现的时候就被分身通知了,不过一想到鸢一折纸那烦人劲就不想理她,毕竟自己关于一些事情上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说到底还是那段真实的历史对折纸来说太残酷了,想解开这个误会还需要她本人有一颗更加强大的内心或者说能够有一个支柱帮她支撑起那庞大的压力,不然折纸多半会就此崩溃掉。

    做好打算,林轻音干脆当做完全没听到折纸按的门铃声,继续做自己的事找二亚了解更多关于其他精灵的现状,顺便趁她灵力不够的时候帮她补一补。

    而这一商量,就是半天过去了。

    等林轻音把二亚商量得双腿发软后才收到消息,折纸还在门外站着。

    林轻音:我的天,你是铁头娃吗?

    从窗户看了看站在那一动不动的鸢一折纸,发现她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似乎是今天见不到自己就誓不罢休的样子,林轻音心里没由来的软了下来。

    折纸也是一个可怜人,正是早年失去双亲才让她拥有着不比寻常人的处世态度,林轻音敢保证鸢一折纸现在的想法已经开始有点不想要这条命了,她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很轻。

    林轻音突然觉得杀了或许也是个不错的想法,抛开自己和的仇恨,她给其他精灵们少女们造成的悲剧,就足以让自己这么对她动手了。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没有,那些少女也不会有着即便是悲剧但却精彩无比的人生吧,况且正是因为这些悲剧,才让她们成为了她们自己,存在意义的这个道理林轻音在fate世界就理解得很透彻了,毕竟曾经的骑士王也是个否定自我的笨蛋呢。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林轻音还是去给鸢一折纸开了门。

    “进来吧,折纸。”难得正经地和折纸打了个招呼,林轻音把她领到了客厅坐着。

    “我想知道五河琴里的事情。”折纸倒是直接开门见山地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关于琴里,你又不能拿她有什么好的办法还是别问了吧,难道你觉得ast里那架禁忌的机甲就能帮你杀了琴里?”

    谁都没有告诉过的计划被对方说出来,折纸用暗蓝色的眼眸死死地盯着时崎狂三,想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一些东西来。

    “不要惊讶,我知道的事情很多,或者说,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能瞒住我的事情。”林轻音优雅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继续说到,“那么听到这些之后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五河琴里最近什么时候会出现。”结果依旧是关于琴里的问题。

    “你杀不掉她的。”

    “五河琴里什么时候会出现?”

    “......”

    林轻音扶了扶额头,感觉有点头痛。

    “我可以再让你做一次上次的事情。”

    “停!这个话题跳过!”林轻音表示二亚还在家里不知道哪个地方看着呢,虽然二亚好像表现得不是特别在意的样子,不过这么关明正大地聊那件事情有点过分。

    “你不是喜欢那样吗?”

    林轻音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折纸大师不是自己能惹的啊,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我喜欢是喜欢,难道因为我喜欢你就可以用这个作为条件了,折纸把自己也看得太廉价了吧。

    想着有的没的,林轻音实际上却越发的觉得悲哀,折纸这已经完全不是在为她自己而活了。

    “够了,折纸你把自己看得太轻了。”出声打断折纸的这个话题,林轻音觉得自己有必要先帮她纠正一下思想,这个人的思想已经出了大问题。

    “你为什么要关心我呢?反正我不就是一个被利用的道具吗?在我还有价值的时候,就请尽情地使用我。”折纸面无表情语气也没有丝毫起伏仿若精致的人偶一样说着话。

    “你不想和五河士道在一起了吗?”

    一个尖锐的问题直插鸢一折纸的大脑,让她稍微停顿了一会。

    “不,我有我的目标,他有他的追求,我们不是一路人。”

    看着鸢一折纸已经完全没有人生追求的样子,林轻音开始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一般人出现了这种情况,那就是真的离死不远了。

    “那好,我就给你指一条路吧。”林轻音觉得自己还是先给折纸找一个继续活下去的理由为好,不然成天活在复仇的梦里,等她知道事实的那一天就真的是她死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