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变身二次元美少女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夙愿

第二百五十二章 夙愿

    没理会两人信你我就是笨蛋的神色,林轻音邀请两人坐下并让分身准备好茶水送上来。

    看着五河士道被这一系列迎接朋友的举措弄得有点手足无措,林轻音也不免有点想笑。

    倒是琴里一言不发还蹭此机会低着眼四处打量着时崎狂三的家。

    “好了,你们也别管四糸乃的手偶是哪里来的了,反正我说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林轻音优雅地坐下喝了一口茶继续说到,“想要手偶,你们有想过用什么来交换吗?”

    五河士道被问到这个问题有点蒙逼,他们来的时候哪里想那么多,几乎就是准备直接打上门的强抢一波,怎奈时崎狂三的反应完全不像预料的那样大打出手,搞得琴里现在为了压抑暴躁的情绪感觉整个人都是难受。

    憋久了对身体不好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可惜琴里现在实在找不到什么出手的理由。

    心里把对时崎狂三的不爽程度再提升一个档次,琴里也只能借此机会好好打量一下对方的家里,看能不能发现什么东西,顺带也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尽量不去理会愈发躁动的内心。

    还别说,这一看还真让琴里发现了一些东西。

    这个家里应该有其他人和时崎狂三一起居住。

    因为不少的家具都是双份的,琴里不觉得时崎狂三会和她的分身住一起会弄出双份的用具,除非...她是个喜欢搞自己的变态....

    把信息收入脑海里,琴里把注意力转移到时崎狂三的话语上:“除了五河士道,其他的要求随你提。”

    “真的?”林轻音有点意外,琴里居然这么好说话?那如果自己说想要她的话,岂不是....

    “当然,答不答应还要看我们。”

    林轻音:你大爷。

    “那么我想一想,手偶拿回去士道就能封印四糸乃,那么我提的要求起码要等于一个精灵才合算是不是?”

    合算个屁,手偶能和精灵相提并论?琴里表示时崎狂三这算盘打得不是一般的好,简直就是坐地起价异想天开。

    “好啦,开个玩笑而已,士道你的脸色不要这么差行不行,我当初不是教你有话就直说吗,这些都放到哪里去了?”林轻音顺势还教育一波五河士道,他那在旁边一言不发不知道该帮哪边好的样子让林轻音有点头痛。

    这个时候你都不帮你妹说话,你在想啥呢。

    自己的魅力有这么大?还是说男人对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想要得到?

    “狂三。”被这么一说,五河士道也开始把自己从进门来一直想说的话渐渐地说出来,“其实,你做的那些事情是有苦衷的吧。”

    “士道!”琴里在一旁见自己哥哥又开始心软、有点被迷得石乐志,连忙出声提醒到。

    给妹妹一个放心的眼神,五河士道难得地强硬了起来,“狂三,我想知道你的目的。”

    “我的目的嘛,很简单啊,吸收掉你身上庞大的时间来完成我的夙愿。”林轻音把原作的话语套了过来。

    “狂三的夙愿是什么呢?能告诉我吗?”五河士道知道,如果不能弄清楚这一层的目标,自己还是不能决定帮不帮助她,即便自己很想帮忙,但不能就这么简单地把生命交到对方手上。

    一旁琴里也竖起耳朵假装不在意实则很上心地听着接下来的话语,其实通过这次近距离接触,她也能稍微感受到时崎狂三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天然的善意。

    “你们,真的想知道吗?”收起脸上和煦的危险,林轻音郑重地问到。

    “当然。”用力地点点头,五河士道心情有点激动,终于能知道时崎狂三的目的是什么了。

    “我想回到过去杀死始源精灵。”抛出一颗重磅炸弹,林轻音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始源精灵?那是什么?”五河士道表示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杀了一个名叫始源精灵的东西对时崎狂三有很大的好处?

    “你指的是是最初引发了亚欧大空间震的那个精灵吧。”琴里眉头挤在一起,当对方说出这个目的时她就有猜测到时崎狂三的一些想法,“你对于精灵就这么厌恶吗?”

    “不是厌恶精灵,而是厌恶带给世界伤痛的这份力量罢了,如果没有精灵的力量,许多悲剧就不会发生了吧。”

    “那个,琴里能解释得更详细一下吗?”见琴里貌似弄懂了其中的关键之处,啥都没搞懂的五河士道赶紧请教一番。

    “时崎狂三她想通过杀掉始源精灵,来抚平空间震带给世界的伤害,以及不再发生因为精灵的存在而导致的悲剧。”琴里回想起自己才成为精灵时引发的那场几乎烧点整个天宫市的大火,有点理解了时崎狂三的想法。

    “那这不是挺好的吗?”

    “不,士道你忘了吗,时崎狂三的能力是时间,她如果改变了过去,那么精灵的存在也会一并被消除,所以我才说时崎狂三居然会厌恶精灵。”这个时候,琴里也不明白自己该怎么去面对时崎狂三了,对方的目的,从结果来看明显是有利于整个人类社会发展的。

    五河士道陷入了沉默,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这个问题。

    “所以,士道能请你把力量借给我吗?即便现在的你死了,到只要我完成了这个目标,大家都会活过来。”

    “包括以往你杀的那些人也会活过来吗?”五河士道与琴里同时也意识到了更深一层的问题。

    “当然,所以,士道,能请你为我死一次吗?”

    “不,这样是不对的!”五河士道总感觉这样做有哪个地方出了问题,却又说不上问题出在了哪里,他只知道如果真的让时崎狂三完成了这个目标,那么就永远都见不到十香了。

    “没有不对的地方,士道,今天你来到我家里,就让我了却这桩心愿,好吗?”

    见时崎狂三起身想要动手的样子,琴里把五河士道拉到自己背后,她知道今天算是不能善了,刚才的聊天差点让她以为可以和对方通过和平交流的方式解决问题,结果双方的目的从根源上就产生了冲突。

    对方的做法,是在否认精灵们存在的意义,与自己这边想要带给精灵幸福生活的目的完全相悖。

    不过,琴里如今却没有了多少想要和对方动手的意思,对方的夙愿与其不如说是一种悲愿,从里面透露出来的悲伤使同为精灵的她感触颇深,如果当时没有哥哥的帮助,自己现在肯定也会非常厌恶精灵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