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欢喜人生 > 第123章 家访

第123章 家访

    沈老三从外面回来,就见自家婆娘一边补衣服,一边心神不宁地看着闺女的房间,他面色一沉,“淑儿还没有出来?”

    马月芳抹着眼泪道:“吃饭那会出来了,扒了两口饭就又回去了,我跟她说话,她都不回我一句。”

    沈老三闻言怒道:“反了天了她这是,到底谁是老子娘啊?别的出息不长,倒是会给我们脸色看了。”

    “你能不能别说这话了?淑儿听到肯定要伤心。”马月芳哭得更厉害了,埋怨他道:“你也真是的,不过是十块钱学费,做什么不让淑儿念完高中?再说她才十七岁,虚岁才十五岁,你干什么非得逼着她现在就嫁人?还有嫁妆的事儿……”

    到底是从小疼到大的,沈老三哪里能不心疼闺女,但……

    “你别跟我说这些,我只知道我把她养到这么大,只有我埋怨她的份,没有她埋怨我的份。外面多少人家把女儿卖了换彩礼的,人家不孝顺爹娘了?如今我还没卖她呢,她就这样了,以后咱养老还能指望她?”沈老三越说越气。

    欢喜和王老师到了沈家,离着十几步远的时候,就听到了从屋中传来的争吵声,两人对视一眼,纷纷有些尴尬。

    “王老师……我们还去吗?”欢喜自己其实是不乐意趟这种浑水的,她跟沈淑以往虽然同班过,但真心算不上特别熟,顶多也就是讨论一些课题的交情。

    王老师咬了咬牙道:“去。”她当老师也好些年了,对于家访并不是没有经验,但像沈淑家这样情况复杂的倒也少见。

    敲了门,得知是沈淑的班主任,沈老三夫妇的态度倒是极好,不单客客气气把人迎进去,还给泡了一碗糖水。

    “我的来意你们应该也能猜到了,沈淑的成绩那么好,每次考试都是前十名,就这么辍学,实在是可惜了。”犹豫了一下,王老师开口道:“说句我不该说的话,十块钱看着多,但真有事的时候,多这十块钱也是于事无补。”

    “老师您说的我们也明白……”沈老三抽了口烟,叹着气道:“虽说如今有了儿子,但闺女我也疼的。要是如今我们两口子还年轻那就算了,但是……我家婆娘生淑儿的时候本就三十多了,如今更是快五十的年纪了,我家幺儿是实打实的老来子,我也五十好几了,如今地里的活虽然还干的动,但十年后呢?说句丧气话,我们能不能活到幺儿成年都不一定。所以如今,我们也是能省一点就省一点,淑儿已经大了,别说高中,云华公社没上过学的人也不是没,无论如何,她以后总归能过下去,我们也算对得起她了。但要是我们就这么两腿一伸就去了,幺儿能不能长大都是未知数,所以我们目前也只能顾着小的了……”

    沈老三的话还没有说完,沈淑突然从房间冲了出来,对着他骂道:“你说来说去还不是不相信我?即便你和阿娘不在了,我这个当姐姐的难道还能放着弟弟不管不成?”

    沈老三面色一顿,看了闺女一眼道:“你现在说这话,是因为你还没有结婚,还没有自己的孩子,等有了自己的孩子,你还能顾上弟弟?”

    沈淑的神色徒然难看了起来,“你别小看人了好不好?”

    沈老三似乎也觉得自己说这话有些过分了,缓下语气道:“我也没说你会一点都不顾姐弟情谊,等以后我和你阿娘不在了,你们姐弟就要互相扶持……”

    沈淑打断他的话问道:“那我能读完高中吗?”

    沈老三神色复杂道:“淑儿……高中不读完对你影响并不大不是吗?”

    “我明白了!”沈淑面色发狠道:“那我今天发誓,将来你的幺儿哪怕是要死了,我都不会眨一下眼睛,你更别想我伸手帮忙,反正你也没指望过我。等我出嫁了,绝不会回这个娘家一次,以后我跟他,便跟陌生人无异。”

    这话可把沈老三气坏了,便是马月芳也是一脸惊怒,眼见要糟,王老师连忙拉住沈淑,对着她父母道:“沈淑刚刚那是一时气话,我带她出去开解两句。”

    说完,连忙带着人出去了,欢喜对着沈家二老尴尬地笑了笑,便也跟着出去了。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出了门走出一段距离,王老师对着沈淑语重心长道:“你爹爹也是有苦衷,你好好跟他说,他这会想不通,你多说两句软话便也成了。”

    沈淑一言不发,但看那样子就知道,并没有被王老师说服。

    王老师自然也看出来了,她有些为难,随后看向欢喜:“你们是同学,宋欢喜你跟沈淑谈一谈吧。”

    说完,竟是就那么走了。

    本以为自己只不过跟着走个过场的欢喜有些懵,不明白事情怎么突然发展到这一步的。

    “你要是想走的话现在就可以走。”看出欢喜的为难,沈淑开口道。

    欢喜一怔,随即对着她歉意地笑了笑,“抱歉,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我们说的话再有道理,没有相同的经历,多少都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意思。”

    没想到她会这般实在,沈淑一愣,许久之后,她一脸怅然地开口道:“我从小就很努力,做什么都是这样,干活如此,读书如此。旁人有的说我聪明能干,有的说我性子要强,但其实并不是这样。我并不是特别聪明,只是很努力,很努力地想要给我爹爹跟阿娘争一口气。我爹喝了酒总是哀叹自己没儿子,将来没有香火,我心里都打算好了,等以后要么招个上门女婿,要么结婚后把第二个儿子过继回来。我琢磨着爹娘只有我一个,我结婚最好找个上面没有公婆的,那样说不准能把爹娘接过去孝敬。他们没有儿子,但我却想他们过得比任何一个有儿子的人都要好,结果……”

    她自嘲道:“到现在才知道,我是有多自作多情。”

    欢喜看了她一眼,开口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唯有一句话送给你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儿。”

    沈淑愣了愣,随即道:“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