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欢喜人生 > 第76章 曹女士

第76章 曹女士

    b市的军区医院很大,不但大,看着也很是森严,远不是c市县城医院的散漫。

    不说别的,五层的大楼中,每一层的电梯口和楼梯口都有士兵守卫,宋卫国住的四层更是十步一岗五步一哨,因着这般,连探病家属带来的孩童也不敢吵闹,一切都显得安静而井然有序。

    欢喜花了点时间便弄明白了医院的各种设施和情况,像是什么时候到食堂打饭,领药要到哪里去领,开水房在哪里,哪里可以热饭菜,衣服在哪里晾,距离医院最近的菜市场在哪儿,医生每天什么时候查房……等等等等。

    等把这些打听明白了,欢喜就把带来的东西一放,回头对着一愣一愣的宋为民道:“差点忘了,那些野味还在车上呢,小哥哥你去看看,再打听打听可不可以把那些野味寄放在食堂。还有食堂那边的灶台能不能借用一下,即便要付钱也可以。”

    等说完,她才想起眼前只是个十二岁的男孩,自己让他去做这些事实在是有些为难人了。

    这样想着,她正要改口,宋为民却留下一句“你等着”,人就跑开了。

    欢喜眨了眨眼,有些担心道:“小哥哥不会迷路吧?”

    倒是宋卫国一点都不担心,“迷路了也没事,他又不是没长嘴,可以问路。”

    欢喜有些神奇地看着自家二哥,别人参军都是变得沉默寡言了,自家二哥倒好,在家里的时候反倒闷不吭声的。

    她趴到床沿,眨巴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好奇道:“二哥,部队好玩吗?”

    宋卫国倒是没觉得自家妹子的用词有问题,毫不犹豫地就点头道:“我觉得部队挺好的,虽然规矩多,但习惯了之后也就没事了。关键能够吃饱,我跟你说啊,我每天都能够吃饱肚子不说,还能吃到两块这么大的大肉。”

    他一边比划着一边说。

    欢喜有些叹息,人跟人之间还真是不一样,一样的生活,在自家二哥眼里是这般,在奚万里眼里又是另外的样子。

    “对了,大哥呢?大哥不是也在b市部队吗?”欢喜突然想起一个事。

    “大哥不在,去a省进修了。”宋卫国回答道。

    “进修!?”欢喜瞪大了眼睛,“你是说大哥上军校了?”

    “不能算是正式军校生。”宋卫国道:“只是去一年,听说回来后大哥就要做政委了。”

    政委!?

    欢喜惊了一下,这样的话难怪自家大哥要去进修了。

    “那大哥之前写的信怎么没说?”欢喜奇怪道。

    宋卫国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他再有半个月就回来了,你们到时候可以问他。”

    欢喜点了点头,“二哥你休息吧,热水瓶里热水不多了,我去打一瓶热水。”

    欢喜去开水房的时候,里面的人不多,两个正在打水的护士以及……一个正在说人情的大妈?

    “护士小姐,您通融通融成吗?”圆胖脸的大妈一脸哀求道:“我女儿都已经见红了,不管怎么说,先给腾出一个床位啊,要不然的话总不能躺走廊上吧?这么热的天,你们又是开着窗户的,产妇吹了风,那不是要落在病来吗?”

    欢喜不太明白是什么状况,就听其中一位护士回答道:“曹女士,不是我们不肯通融,而是规矩就是这样。我们这是军区医院,第一服务对象肯定是军人,你女儿既不是军人也不是军属,医院不可能为了她让其他病人让出床位。”

    “可我女婿是军人啊,他还是连长呢!”那位曹女士急道。

    那两位护士对视一眼,表情纷纷有些无奈,其中一人道:“关键怀孕的不是那位连长的媳妇啊。”

    “怎么能这样?”曹女士急道:“姨妹不也是亲属吗?”

    “那再亲也不能亲过自己媳妇啊。”其中一位护士忍不住道。

    曹女士被噎得说不出话,倒是另外一位护士好心道:“曹女士,医院一时半会没有床位,我看你还是赶紧把你女儿给送去别的医院吧,毕竟已经见红了,可别给耽误了。”

    那曹女士这下更说不出话了,憋了半天转身走了。

    “这位老太太不是我说,这心也太偏了。”等人一走,其中一位护士就开口道。

    “可不是那样,上咱军区医院,免费的只有军人本身,便是军属也不过是优惠些许,她死乞白赖想要把小女儿送过来,还不是想要把账记在大女儿和大女婿身上?”另外一个护士瞥了眼走进来的欢喜,见只是个孩子,倒也没在意,继续对着同伴道。

    “快回去吧,时间长了护士长要骂了。”

    “没事,只要跟她说遇上了曹女士,她就会谅解了,要知道她之前也被纠缠过。”

    两个护士一离开,欢喜连忙上前将手中的热水瓶给灌满了,她倒也没在意这点小插曲。上辈子也不是没去过医院,各种各样的奇葩事件奇葩人物见得也不算少,这位曹女士并没有值得留意的地方。

    但是很快,欢喜就发现自己想错了。

    还没到病房,欢喜就发现自家二哥住的病房被人围满了,之前见过的那位曹女士正插着腰一脸义愤填膺道:“你们医院太欺负人了,明明还有空床位,却要我女儿一个产妇躺在走廊上。这还是部队呢,就有特权阶层,我一定要去举报你们,让人民群众来看看你们的**行为!”

    周围被她的话吸引过来的人不少,对着一脸茫然的宋卫国指指点点。

    欢喜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了,快步上前把人往外面推,“走开走开……”

    众人见是个孩子,手里又拎着一个热水瓶,虽然皱眉,倒也没人不肯让路。

    因此,欢喜很轻易就来到了那位曹女士面前。

    曹女士根本就没把眼前的黄毛丫头当一回事,反正这军区医院的病房,自家女儿是住定了。

    “我说大妈你是不是不识字啊?”欢喜一脸天真无邪道。

    曹女士一愣,“我识不识字关你什么事?”

    “当然有关系。”欢喜伸手一指,楼梯转角通往这边的箭头上方,正写着“无关人员止步”的黑色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