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欢喜人生 > 第63章 族谱

第63章 族谱

    正月刚刚过去,但宋家庄的喜气却还没有散,欢喜和宋林远也是一脸喜气地从县城回来。

    她这次是去县城供销社送花生酥和红豆糕的,尽管不敢多“做”,但每样也有十几斤,一趟下来也赚了好几块钱。

    可别小看几块钱,在宋家庄,条件普通些的人家,给女方的礼金也不过就是五块十块。

    在宋林远来之前,欢喜是很苦恼的,到底该让谁陪她去县城送糕点。毕竟她虽然自觉自己能够一个人去县城,但长辈显然不会这样想。可是不管是爹爹也好,三叔和小婶娘也好,平时都要上工。

    她自然能够看出,自家爹爹其实对她给供销社供货这件事并不太放在心上,说不准巴不得能找个理由让她放弃呢。

    而且,自家爹爹再粗心,在他眼皮底子下做手脚,天长日久的总会被发现端倪的。

    小阿公就不同了,这人聪明是聪明了,但却是个万事不上心的。

    “怎么现在才回来?”宋为民早就等在门口了,看到他们,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又皱眉问道。

    难怪他担忧,欢喜和宋林远是大早上就出门的,结果连午饭都没赶上,要知道宋林远可是借了辆自行车带欢喜去的。

    欢喜笑眯眯道:“我跟姑姑说了会话,顺便还留了一些花生酥和红豆糕给她。”

    至于带着小阿公去买了个烟杆……就不用特意说了。

    “对了。”欢喜从带着的挎包中取出一包用纸包着的冰糖给他,“这个是给你的。”

    宋为民一闻就知道里面是糖,咽了咽口水道:“我不吃,我已经是大人了,还是你吃吧。”顿了顿,“要不留着烧菜?”

    欢喜摇了摇头。“买了两包呢,我们一人一包。”

    闻言,宋为民立刻不再犹豫,将一纸包冰糖给藏到了怀里,又道:“你们吃过饭了吗?我给你们留了饭,灶膛里还有余火呢,现在应该还温着。”

    欢喜点点头,“那成,我们先进去吃饭。”

    只是这顿饭才吃了一半,就出事了。

    宋二柱急冲冲跑回家,对着宋林远道:“叔,不好了,上面来人了!”

    宋林远吓得手里的筷子都掉了,哆嗦着道:“来来来……来人了?”

    不单是宋二柱,便是宋林远也觉得人家应该是来找自己的。

    欢喜皱了皱眉道:“小阿公你戴上风雪帽,去找老村长阿公。”

    宋二柱闻言恍然,连连点头,“对对对,叔你赶紧去春发叔那儿,他最有主意。”

    宋林远这会已经没了主意,戴上宋二柱的风雪帽就跑了出去,跑到一半,却是和宋春发遇上了。

    “春发哥,你怎么出来了?”见只有他一个人,宋林远顿时便是一惊。

    宋春发看了他一眼,“别说话,带我去找二柱。”

    宋春发和宋林远的关系有些复杂,他们既是堂兄弟又是同母兄弟。相信有人猜到了,他们的娘跟徐秋娘一样是叔继嫂。

    事实上,乡下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宋林远对这个堂哥一向有些发憷,当初他不肯结婚,敢狠下手抽他的也就只有这一个堂兄。

    因此,听了宋春发的话,他二话不说就带人回去了。

    一见到宋二柱,宋春发脸上的镇定就不见了,抖着声音道:“二柱啊,不好了,上面的人下来搜族谱了。”

    “什么!”宋二柱一愣,“好好的搜什么族谱?”

    欢喜松了一口气,宋林远这口气却愣是没松成。别人再怎么说他是浪荡子,他也是宋家的子嗣,又怎么可能不看重族谱?

    看到他们这样的反应,欢喜是既理解又不理解的。

    宋春发闻言也气了,“不是说破四旧吗?这族谱也是四旧,这可咋整啊?这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要是被搜了,咱以后有啥脸面去捡老祖宗?”

    宋三柱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这话,出声问道:“要是搜到了,他们要做什么?把族谱没收吗?”

    “要是这样就好了,他们是要把族谱给烧了!”宋春发一脸气愤,他小心翼翼地从怀中取出一份厚厚的族谱,说道:“我装作发病躲到房里,把族谱给悄悄带出来了,你们赶紧想想,要把族谱藏哪里。”

    宋家庄两家姓氏,人最多的宋家早已经分成好几支,并不是都作为族亲来往了,但族谱却是依旧用的一本。或许各家有另写家谱,但总的族谱却一直在宋春发手里。

    也可以说,他手里的这份族谱才是最重要的!

    一家子都急坏了,宋三柱挠头道:“这往哪里藏啊,哪里都要搜。外面的话……现在出去不会让我们抓个现行吗?”

    “你们快点想,我要偷偷回去了,有才还在拖延时间呢,被他们发现我偷跑出来那就糟了,你们也抓紧点。”宋春发虽然急,但也知道这时候急也没用,镇定心神悄悄回去了。

    剩下宋二柱一家子看着被宋春发丢过来的族谱却是差点急白了头发。

    欢喜犹豫了下,开口道:“老村长阿公的石棺准备好了吗?”

    虽然不理解,但她还是愿意想办法让大家能够如愿的。

    “你的意思是……藏到石棺中?”宋三柱眼睛亮了。

    欢喜点了点头道:“咱们从后面上山,绕路去把族谱藏好。”

    在这里,活人的石棺都是开着的,只有死人的石棺才会封上。

    “我去。”宋二柱毫不犹豫道。

    欢喜摇头,“不行,大人不能去,你们的户口都登记在册,还是我们小孩子去比较好,也不容易引起怀疑。”

    除了欢喜因为是过继的早早上了户口,家里其他孩子都没有上户口。按照宋家庄的习惯,只有需要的时候才会去上户口的。也是因此,这会的户口管理制度特别乱,将年龄报大或者报小的情况比比皆是。

    听欢喜这样一说,大人一想也是,最后决定让宋为民去,这事算不上危险,上面那些人更不可能把所有山都搜过来。

    宋为民将族谱往棉袄里面一塞,由宋二柱帮他扶着梯,他便像猴子一样蹿上了山。

    “早点回来,别耽误了。”宋二柱忍不住在后面嘱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