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欢喜人生 > 第45章 讲古

第45章 讲古

    欢喜不是没想过提醒宋梦萍,但想想自己一个外人实在不好参与人家的家务事。而且真心说,便是宋梦萍再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也不会真正影响到什么。

    他们家里,怎么也轮不到她做主。

    当然,以宋梦萍的年纪,对大人之间的事懵懵懂懂或许才是正常的,不正常的反而是旁边这个。

    欢喜瞥了眼一旁正跟敬业一起玩泥沙的宋梦林。

    她可是看到了,刚刚宋梦萍抱怨的时候,这个小家伙要么撇嘴要么翻白眼,一副不屑的模样。

    欢喜有些无奈的想到,相比宋梦林,宋梦萍实在是有些过于天真了。

    正这般想,另一边的宋爱国和宋梦萍说起了上学的事。

    “爹爹和二伯商量好了,今年我就和姐姐一起去上学,到时候我带着敬业,姐姐带着美贞和凤贞。上次我姐姐去县城,把铅笔和本子都买好了。姐姐说铅笔盒太贵了,而且黑乎乎的不好看,所以她自己做了铅笔袋,可好看了。”宋爱国一脸兴奋道。

    对于孩子来说,任何没有做过的事都是值得期待的,更别说他别的不知道,却是知道上学的话会有很多小伙伴一起玩的。

    宋梦萍闻言羡慕极了,“真好呢。”这个时候,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前两年还跟着宋梦雅一起去学校,是她自己嫌弃在学校不自由,孔喜媛见她也不小了,可以自己在村里玩,这才让她回来,顺便还能带带弟弟。

    倒是一旁的宋梦林开口道:“二姐你也去上学呗,这样我就能跟着大姐一起去学校了。”

    其实他老想跟着大姐去上学了,但阿娘总让他跟着二姐,却不知道他老烦没脑子的二姐了。

    宋梦萍一听,眼睛也亮了,“是啊,我还比你大一岁呢!我回去就和阿娘说要去上学。”

    欢喜摇了摇头。

    等到晚上家里人回来说起这事,宋二柱却是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叹息。

    他开口对着欢喜道:“你平时照顾点梦萍吧。”

    欢喜闻言有些惊讶,不明白自家爹爹怎么突然说出这话。

    倒是宋保家知道里面的缘由,也觉得告诉弟弟妹妹不是坏事。

    “梦萍的阿公是地主,这事你们是知道的。”见弟弟妹妹都点头,宋保家继续道:“延卿伯伯是个好人,但也是个糊涂人,至于原因你们自己去体会。我要说的是延卿伯伯的爹爹,也就是当年j市的大地主宋来福。”

    “来福叔可是个能耐人。”宋二柱被侄子说得也有谈兴,接着他的话到:“当年在宋家庄,他也不过是一个吃不饱饭的穷小子。若非被逼,谁又愿意背井离乡到外面去闯荡。来福叔一开始是帮人放牛的,后来积攒了钱财在j市买了地,从小地主渐渐变成大地主,这期间却是经历了两次大波折。一次是日本人一把火把他的家业给烧了,等好不容易东山再起,没过几年又遇到了国党,被逼献上了全部家财,结果他咬咬牙又起来了。”

    “那年代,便是地主的日子也过得不好。日军跟**经过,最先盯上的就是地主,讨要不到粮食就用花生米伺候。”

    “当初国党抓壮丁,村子里的老弱妇孺实在过不下去了,都跑去投奔来福叔。本来也没抱什么期望,结果那么多人像叫花子一样上门,来福叔没有赶一个,都给安安生生安排下来了,吃的穿的都拿出来,还不让干活。那会,你们阿公被国党抓了壮丁,没多久就传回来死讯,实在过不下去了,你们阿婆带着我们兄弟仨也跟着去了。我至今都记得,那会的日子是真好,来福叔几个儿子都要干活,我们却像少爷一样被养着。”

    一反平日的沉默寡言,宋二柱絮絮叨叨道:“我们在j市白吃白喝待了大半年,那会日本人上门要粮食,来福叔确实给了。但不给没办法,不给就要你的命。可是来福叔也救了很多八路,**和日军上门搜查,是来福叔把人藏到了隔墙里面才躲过去。那会有一队八路躲在地窖里面,是延卿哥每天进出送饭送水,当时一个团长还看中了延卿哥做勤务兵,他自己想去,可是来福叔不肯,他说饿死在家里还看得到尸体,死在外面的话连尸体也看不到了。来福叔这人固执,他自己文化低闯出一份家业,就觉得文化这东西没有用,几个儿子读了几年小学就叫回来干活了。说起来延卿哥也是可惜,那会他的班主任和美术老师都是地下党,他那会整个班级的人都被招入党了,可他因为提早一年退学错过了。”

    “有一回,来福叔因为救了八路事后被日军发现还抓进了牢里,那次实在是运气好。当时都要枪毙了,结果日军在牢门口喊宋来福,另一个人走了出去,来福叔当时愣了下就没出去。到后来才知道,人家是当了他的替死鬼。也是这样,才让人有机会把他救出来。”

    “后来地主们纷纷被清算,按说帮过共党的地主是红色地主,来福叔是能够避开的。但没用啊,当初来福叔救人本就是在暗地里的,他救的那些八路都死在了战场上,没人给他作证。当时主动上交家产就能避免枪毙,但来福叔愣是不肯,他说他的钱是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从来都对得起良心。结果他这么一倔,命就没了。”

    “最可恨的是……”说到这里,宋二柱居然落下泪来,“当时上面下来调查,本来来福叔是有机会被评为红色地主的。结果村里那些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平时白吃白喝什么都不干,结果还跳出来举报来福叔剥削他们。”

    “我那会想要出来反驳的,但阿娘捂住了我的嘴。我一直在后悔,当时我如果挣扎得用力一点,是不是来福叔就不用被枪毙了?”

    这些话,宋二柱藏在心里很多年,本来是不打算和谁说的,但今天却鬼使神差地倒了个干净。

    看着几个表情怔愣的孩子,他老脸一红,有些讪讪地道:“时间不早了,我回去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