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欢喜人生 > 第21章 忘了

第21章 忘了

    欢喜将周小宝推下河的时候,是抱着让他去死的想法的。

    被赵秀荷算计还是其次,真正的原因却是……

    哪怕在旁人眼中,宋欢喜在之前那场落水中有惊无险地活过来了,但欢喜这个当事人却知道,真正的宋欢喜已经死了。

    或许有人会觉得周小宝只是一个孩子,但旁人不清楚,但欢喜却是知道的,周小宝当初并不是失手将原主推进河里的。

    因为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将留给宋为民的水果硬糖拿出来,已经抢了她那份水果硬糖的周小宝愤怒之下将她推进了河里。

    当然,欢喜虽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错,但也清楚自己这种行为并不占理,她毕竟不是法律。

    但是,她想,如果唯一知道原身已经去世的自己都不为她做些什么,无视她的死亡,她不是太可怜了吗?

    虽然如此,但欢喜到底不是杀人犯,这次也不过是刚好有了机会,今后她也不会处心积虑想要杀掉周小宝。不过,有机会给他找些麻烦她还是不介意的。

    宋延卿给周小宝做了急救措施,让他将肚子里的水吐了出来,赵秀荷就是这个时候跑来的。

    “小宝!小宝你怎么了?你别吓阿娘啊!”干瘦的女人一脸惊慌,流着泪一副天都塌了的模样。

    这是欢喜第一次看到赵秀荷,果然……跟周大贵一样,比起记忆中的差远了。如果是说周大贵是猥琐,那赵秀荷就是……阴晦?

    反正看着不怎么让人舒服的样子。

    她就疑惑了,原身的容貌和她上辈子一模一样,甚至更精致,然后再将周大贵赵秀荷和土豪爹以及亲妈对比一下,简直惨不忍睹有木有?

    他们到底是怎么生出这么漂亮的女儿的?还有周小宝,虽然不讨人喜欢,但不得不承认他长得挺可爱的。反倒是周杏花,容貌和赵秀荷如出一辙。

    宋延卿站起身,看向欢喜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他大人也看了过来。

    欢喜抿了抿嘴,轻声道:“周小宝抢了我的糖山楂,那是我留给凤贞吃的,我想要要回来,他不肯就跑了,我去追,然后他就掉进河里了。”

    旁人还没如何,赵秀荷就一脸凶恶道:“糖山楂给小宝就给小宝了,你个赔钱货干啥还要去追他?”

    赵秀荷在同村人的印象中一向懦弱,这般凶神恶煞的样子却是头一回,别说欢喜,便是几个大人都被她吓了一跳。

    不远处赶来的一群大人也听到了这话,冯淑华刚好也在其中,顿时便气得脸都红了。

    欢喜抿了抿嘴,倔强道:“糖山楂是留给凤贞的,周小宝抢了就是不对,而且我不是赔钱货。”

    “你还顶嘴!”赵秀荷怒道:“害得小宝落水,你有什么脸跟我顶嘴,我告诉你,要是小宝出了什么事,你便是拿命抵也不行!”

    赵秀荷的话让在场众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这话太过分了,转头一看,欢喜垂着脑袋,一看就很伤心的样子。

    “赵秀荷你给我闭嘴!”冯淑华冲出来推了赵秀荷一把,怒道:“你是不是忘了?欢喜姓宋,她的户口在我二伯名下,和你们周家有一点关系都没有,和你就更没有关系!你一口一个赔钱货是在说你自己还是周莲花周荷花她们?抵命?你想得倒美,之前欢喜被周小宝推到河里,你怎么不让周小宝给她抵命?哦,你们周家往外说了,是我们大人教孩子冤枉你们家小宝,为的就是敲诈你们周家。怎么,现在你是亲眼看到欢喜把周小宝推进河里了?”

    别看赵秀荷对着欢喜的时候那么能,对上冯淑华,她就缩了回去,一副委委屈屈的怯懦模样。

    “好了!”宋延卿打断他们,对照着赵秀荷道:“大贵嫂子,赶紧带孩子回去换身衣服,然后去卫生所吧。”

    然后又转身问欢喜:“你之前怎么没有喊人。”

    “……我忘了。”欢喜一脸懵逼。

    宋延卿闻言倒是不意外,事实上那种情况下,小孩子很少会记得喊人,多是被吓坏了。事实上,欢喜能够留在原地而不是吓得逃跑,就已经很好了。

    欢喜有些不安地问道:“延卿伯伯,周小宝会死吗?我之前掉进水里就差点死了……”

    “不会。”宋延卿摇头道:“他回去应该会发烧,不过并没有生命危险。”

    欢喜顿时一脸放松,转头对冯淑华道:“小婶娘,我们快回去吧,凤贞这会应该醒了。”

    冯淑华这会还有些生气,却是不好在欢喜面前表现出来。

    另一边的周家,却是翻了天,周老太虽然不喜欢赵秀荷这个儿媳妇,但对孙子还是疼的,看着孙子昏迷着一身湿被抱回来,顿时就炸了。

    偏偏周家条件差,孩子们根本没有替换的衣服,平日里都是晚上洗了早上穿上,这会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衣服给周小宝换。

    情急之下,周老太让孙子周大宝把身上的褂子脱下给周大贵换上了,周大宝的褂子穿在周小宝身上一直没过了膝盖,倒也不用再穿裤子了。而这会天气热,周大宝即便只穿一条长裤也没什么。

    到了卫生院,医生就给挂了盐水,等到付钱的时候,周家人却是一个人都没带钱。

    周老太是真的急忘了,其他人要么没钱,要么是故意没带。

    不说这边的鸡飞狗跳,宋延卿刚到家,宋梦萍就冲上来问道:“爹爹爹爹,欢喜没事吧?”

    宋延卿愣了下,然后反应过来女儿口中的欢喜就是之前的小女孩,摇了摇头道:“没事,倒是那个落水的男孩,恐怕要吃一番苦头。”

    宋梦萍闻言松了口气,随后又哼声道:“周小宝活该,老是抢欢喜的东西,之前也是他把欢喜推进河里,欢喜都破了相还肋骨骨折了,差点就没救过来。”

    宋延卿闻言一愣,“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宋梦萍撇嘴道:“就前两个月,我们跟着阿娘去姨母家走亲戚的时候,我也是回来后才听说的,听说周家赖账,一分医疗费都不肯出,那周小宝可讨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