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欢喜人生 > 第7章 头疼

第7章 头疼

    周大贵直觉有什么地方不对,瞪着宋为民道:“你练习做陷阱不会去山脚,做什么跑到我家门口?”

    闻言,欢喜也有些紧张了,就怕宋为民回答不好。

    就听宋为民道:“那不是山脚那里的土都有石子,不好挖坑吗?我想早点练习满一千个陷阱,所以才在大贵叔家门口挖陷阱。”

    顿了顿,他又道:“而且我是在屋后挖的陷阱。”他自然不会说他知道周小宝每回回家都喜欢走后门。

    宋为民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宋家庄各家分到的自留地基本都是在屋旁和屋后,而开垦过的土地,自然要蓬松一些,里面的石子也多被检出来了,因此好挖坑。

    周大贵眉头都皱了起来,他倒是没注意自家儿子回家是走大门还是后门的,但他却依旧觉得有问题。

    更何况,他人都打了,便是人家不是要害人,也一定要是,否则宋家岂不是要问他要赔偿?

    这样想着,周大贵索性耍无赖道:“我不管,反正宋为民把陷阱弄到我们家后门,就是不怀好意,被我揍也是活该,别想要我赔钱。”

    说着,生怕再有人与他分辨,转身就溜了。

    在场一众农村妇女原本还有些疑虑,见他这么一副心虚的模样,立刻便把心偏向了宋为民。

    “这个周大贵也真是的,我看他就是故意冤枉孩子。”

    “就是,这么大一个人,居然对个孩子动手,也真是不要脸。”

    “上回他们家小宝把欢喜推进河里愣是不给个说法,这回可不能再让他们家赖了。”

    ……

    欢喜松了一口气,总算给糊弄过去了,至于一旁小哥哥探究的目光,那完全可以忽略。

    冯淑华还真以为宋为民是无辜的,顿时气道:“这个周大贵也太气人了,不行,这回说什么也要上门要个说法。”

    说着,她弯腰将宋为民扶起来,看着他满脸的肿胀乌青骂道:“天杀的,对个孩子也能下这种狠手!”

    其他人也纷纷帮着讨伐,冯淑华还从家里摸出药油给宋为民揉,直把他揉得龇牙咧嘴,没空再用目光去打量欢喜。

    爱国几个过来的时候,来窜门的妇女们都回去做饭了。

    “怎么睡到这么晚?”正在淘米的冯淑华对着几个孩子埋怨道。

    爱国抓着脑袋嘿嘿笑道:“我们早起来了,玩了一会觉得肚子饿,才又起来吃早饭,听到这里有很多说话声,就晚了会过来。”

    小孩子都这样,不喜欢被大人逗弄,尤其是像爱国敬业他们,正是可爱的时候,大人遇上免不了捏把小脸亲上几口。

    冯淑华哪有不知道自家儿子的,又问道:“给美贞刷牙洗脸了吗?”

    之所以不问凤贞,是因为孩子还小呢,不过长了两个牙尖尖,根本就不用刷牙。

    这里说一下,凤贞虽然说起来是两岁,实际才八个月大,刚刚断奶。

    “洗了洗了,美贞很乖,但是凤贞不乖,还来抢我的牙刷。”爱国趁机告状道。

    一旁,小小的凤贞趴在小八仙桌上,并不知道自家大哥正在告状,正乐呵地直吐口水,一旁的美贞拿着块手帕正在给她擦。

    冯淑华有些无奈地看了眼小女儿,这孩子也不知道像谁,打生下来就不是个安分的,上面三个加起来都没有她难带,只要醒着,她就干不了活。好在有上面三个大的陪着,否则她还真的只用应付这个小祖宗了。

    欢喜打量着眼前的一群孩子,却只觉得这些孩子都怪可怜的,别说婴儿肥,看着眼窝都有些下陷,一个个面黄肌瘦,看着都是营养不良的主。当然,这里面也包括现在的她。

    不由地,她心里琢磨起自己那个鸡肋的金手指。

    她当然知道自己的金手指跟着一起来的,这点事她早就在第一时间确认过了,但是,怎么运用却是要好好想想。

    宋二柱宋三柱和宋卫国回来的时候,冯淑华已经把中饭给烧好了,混了点白米的番薯粥,放到欢喜面前的番薯粥特意挑了都是软糯的黄心番薯。

    两家一直都是这样,早饭和晚饭各自吃,中饭在宋二柱家吃,米粮各家出一半。

    而在宋家庄,平日里基本吃粥的时候多,便是烧了白米饭,也是只有壮劳力能够吃到,这一点在哪一家都一样,像昨天那样完全就是因为欢喜刚出院的特殊待遇。

    吃饭的途中,冯淑华将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对着宋二柱和宋三柱道:“这事可不能这么算了。”

    宋三柱还好,宋二柱却是已经皱起了眉头,别人不知道,他会不知道吗,自己根本就没有让为民练习做陷阱,他铁定是真出了坏心思,不是被人冤枉的!

    他倒不是认为侄子不能去找周小宝算账,在他看来,他作为大人不能对孩子出手,但为民同样也是孩子,虽然是以大欺小,但为妹妹出气又是另一回事。

    他气得是,哪怕明火执仗干一场也比这样挖陷阱阴人要好!

    正要发火,一旁的欢喜却是拉住了他的衣角,开口道:“爹爹,不管你在家里怎么惩罚小哥哥都好,但在外面,却绝不能让小哥哥成为别人口中的阴狠小人。”

    宋二柱顿时皱起了眉头,“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这样遮遮掩掩算什么?只要为民诚心认错,之后又改好,就是个好孩子。”

    欢喜闻言苦恼了,自家爹爹为人也太正直死板了,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变通?

    她当然也知道宋为民干了蠢事,别说他被人抓了个正着,即便没有这事,过后周小宝出了事,旁人难道猜不到他?

    要知道整个宋家庄会挖陷阱的人也只有宋二柱这个从部队队伍回来的老兵。

    当然,宋二柱的想法肯定和她不一样。

    不过欢喜认为,只要让孩子改好就成了,至于坏名声,能不背的话还是不要背为好。

    要是二十一世纪还好,这个时候,坏名声有时候是要人命的啊。

    她正头疼要怎么说服自家爹爹的时候,一旁的冯淑华和宋三柱却是反应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