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道宫继承人 > 第五章 南疆,南疆(5)

第五章 南疆,南疆(5)

    “什么情况,从哪捡的?”

    一群闲得蛋疼的家伙在程青和马斌拎着三个蛮子出现时迅速过来围观,嘴里啧啧有声。

    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野生的蛮人,跟以前看到内地那些随处可见的蛮人奴隶反应完全不同。

    毕竟,这里是南疆。

    “漏网之鱼?”

    听马斌眉飞色舞地解释过之后,有人疑问地问道。

    “应该是,就是不知道是怎么跑掉的,而且还有俩小孩。看他们这摸样,估计也是这短时间东躲西藏的被折磨的不清,所以抱着侥幸心理回原来的部落,看能不能找点吃的。”

    管狐儿看了一眼,就没了兴趣,不就是蛮人嘛,他可是见得多了,而且,他还敏锐地看到了那名成年蛮人身上的一些痕迹,他知道那些痕迹代表着什么,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所以并不吭声,任由队员们在那看稀奇瞎猜。

    白虎也是,刚开始也挺好奇的,伸出来大脑袋在三人上方,还好俩蛮人小孩也被捏晕了,不然少不得被吓得失去控制。

    它也是有几年没见到蛮人了,所以对这种熟悉的味道有些好奇,左看看右看看,没发现什么好玩的事情后,除了有点脏,有点臭外,就失去了兴趣,摇头摆尾地走开了。

    鉴于两人出去了半天除了带回来三个不能吃的“生物”,是的,反正包括管狐儿在内都没把他们当人看,所以早餐的鲜汤是没有指望了。

    管狐儿就懒得动手,把所有事情交还给了程青和马斌。

    少年在伙伴面前大大地出了一个风头后,这时候仍有些兴奋,拍着胸脯大包大揽地答应了下来。

    留下其他已经没事的人继续围观和研究。

    三个蛮人已经被弄醒了,看着一圈的“侵略者”,惊恐地抱在一起,畏畏缩缩的,连一点反抗或者威吓的动作都没有。

    “他身上的印记是图腾么?”

    说话的人叫叶飞,年龄比管狐儿还要大一些,性子中正平和,算是这队人里道门清静修为和养气功夫最高深的一个。

    所以,对于图腾也算是有些涉猎。

    图腾、卜筮、巫祝秘法等等算是方术的前身,方术又是现世道术法门的源头,叶飞因为个人的兴趣,对这方面有所关注和了解也是正常。

    这次会争取来南疆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道宫内地的蛮奴,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关于图腾信仰的传承,有的要不被杀了,要不就是被那些大人物们扣下搞研究了,叶飞是没有那个资格和机会接触到这些的。

    再说很少有年轻人会对道术起源感兴趣,所以,叶飞就算是想找个志同道合的同龄人也没机会。

    南疆无疑是一个好机会,有很大的可能性,他会接触到原始的图腾信仰。

    显然,叶飞赌对了。

    “应该是吧,大学里的教授说过,蛮人很重视在身上纹身的事情,并以之为美。不仅仅是南蛮,据说北方部落的牧民和战士也有这种风俗。最勇猛的战士和高贵的巫祝祭司和头人等,会用特殊的颜料混合兽血在全身都绘满纹身,”另一个人接话道,“不过,具体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叶飞点点头,看着成年蛮人刺青的位置,小臂,仿佛在仔细打量刺青的形状。

    叶飞没有看到过介绍图腾和它们的含义的书籍,但是在大学里听课的时候听教授见过一些,各个部族的习惯是不一样的。

    有些部落崇尚武力,所以选择描绘的刺青形状多是各种猛兽,位置也多在胸口、后背。或者额头脸颊,反正看起来越凶残越好,具体的,可能还得看这个蛮人在成年狩猎时的猎物是什么。

    另外一些,可能天生不适合捕猎,体质瘦削羸弱点,所以更多的依靠种植或者采摘,这样的原始部落,就算是捕鱼也是一件很艰难的活计。

    这样的部落往往作为前者的附庸存在,为了不被吞并和屠灭,他们会定期上供财货,乃至女人和幼童作为奴隶。

    算是继续存在下去的代价。

    “你们看,他手臂上的刺青像是什么?”

    叶飞觉得有些熟悉,却不能确认,抬起头想跟伙伴们商量一下。

    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

    他惊讶地“呃”了一声,刚刚太过专注,陷入了思考和回忆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发生了什么。

    抬头四顾,却见到大家都围在另一个地方,正迷茫间,就看到中间有个小个子挤出来,正是马斌,手里端着两个饭碗过来,烫的龇牙裂嘴的。

    因为碗是铁的。

    这也是他们出发前特别定的,只要不是有意破坏弄破,就算瘪了,他们也能给捏回来。

    “还有最后一点干肉末,我在附近随便采了点能入口的野菜,煮了汤,烫点炒面吃,”马斌解释着,毕竟是他没找到食材的缘故。

    “看叶师兄你还在发呆就给你端过来了。”

    “哦,多谢师弟。”

    叶飞端过碗,转身继续看着“俘虏”,马斌则在一旁蹲下来呼噜呼噜地喝着碗里的稀糊糊。

    两个小蛮人想必也是饿得很了,虽然仍然恐惧,眼睛却是敢于盯着两人手中的碗,喉咙吞咽着口水,那种强烈的渴望,让马斌有点不舒服。

    成年的那个则是紧了紧搂住幼童的手臂。

    看什么看,他可没有什么同情蛮人的好心,马斌站起来,往后移了移仍旧蹲下来,离得远点,还是与叶飞成夹角。

    虽然不觉得有什么危险,但盯着点总不会错。

    至于叶飞要怎么做,马斌是不会管的,那是带队的管狐儿的事情,既然狐儿师兄什么都没说,马斌乐得在一旁看热闹。

    稀糊糊有点烫,所以喝的比较慢,营养还是很丰富的,就是味道不是特别好。

    毕竟出身好,他们带的炒面干粮也是加了料的,足以保证能够补充修行时对身体的消耗,不过也不常吃,离了文明区域后,有的是荒山野岭和猎物,十个量的肉食还是轻松得到的。

    这也是没有巨大消耗的缘故。

    “要不要喂他们点东西?”

    叶飞问,又像是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