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无限制神话 > 第七百四十八章贪魔斩出,合为净坛

第七百四十八章贪魔斩出,合为净坛

    心念一收,楚河面色虽然有些发白,但是脸上却挂着笑容。

    苍老的面容上,增添了几分活力。

    而另一边,仿佛有一道影子,从玄奘法师的体内飞出,然后落到了苏克鲁的身上。

    苏克鲁原本不过一个凡人,没多大的本事。

    此刻却突然境界不断的攀升,周身弥漫着极为浑厚的妖魔气息,却并不暴虐,反而被很好的收束起来,缓缓被一股佛法力量转化。

    苏克鲁的境界到了元神境依旧没有止住,而是继续往上,似乎都快要抵到推开仙门的天花板,看着也就比猴王弱。

    此时的楚河因为用了七星借命的手段,身体潜能几乎耗空,境界在这个副本里不能再提升,所以即使是开了天眼神通,也看不透此时猪八戒和猴王究竟是什么程度。

    只是却肯定,绝没有成仙成佛。

    他们还在路上,并未走到终点。

    在玄奘法师再一次修成正果之前,苏克鲁会一直替玄奘法师‘养着’八戒。

    等到玄奘法师和三位弟子同时抵达西天,再成正果,重新褪壳之时。

    苏克鲁的本身自我,就会还原成原来的样子。

    这并不是夺舍,而是一种借体修行。

    而苏克鲁得到的,将不仅仅是一具具备仙佛资质的肉身,更获得了同样修炼《三身论》的机会。

    可以说自楚河的乱入,改变西游世界开始,原本已经定型的《三身论》也有了变化。

    原先的《三身论》是一个壳,斩出三个分身,四位一体,相互促进,循环提升。但却像是一根绷紧的弦,随时都有可能断裂。只要有一环错误,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会被打断,再也难以成型。

    而现在的《三身论》则是三个壳装着三种不同的魔,等到成佛之日,壳再化出魔,再去寻找新的壳。如此之下,只需几轮下来,不仅仅打开了机会,让《三身论》再无破绽,并且颇有普渡众生,引人人如龙之效。

    于己有益,于人亦有益,当真为天下至高善之法。

    想到这里,楚河暗中在心里嘀咕:“功德佛、斗战胜佛我给你们做了这么大的好事,这定海神针不给我,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另一边,已经被八戒占据了壳的苏克鲁,噗咚一声跪倒在玄奘法师面前,庄重磕头行礼。

    “从今日开始,往日种种都做过眼云烟散。你不再是长安城中的富商、夜天子。你是我座下的弟子,负责在修佛、**之前洒法水,涤尘埃,三上香,拂拭这世间的尘埃,也抹去心中的尘埃。”玄奘法师对苏克鲁或者说‘八戒’说道。

    “弟子谨遵师命!”八戒老老实实的说道。

    贪魔事了,玄奘法师周身的气息更玄妙了几分。

    他仿佛还是一个凡人的摸样,但是却时刻散发着一种佛性的光辉。

    这种光辉,楚河通过戒鲁,在行颠大师身上见过。

    以前楚河不是太懂,这究竟是什么。

    现在楚河知道了,这就是一种由内心深处,念头之中散发出来的感染力。

    它们比真元、元神这样的力量形式更加的虚幻且无法捉摸,甚至很难找到具体的修炼手段,只能通过一个人不断的自我修持,自我提升,自我完善,才能渐渐的体现。

    《三身论》连贯的西游世界,可谓是极为难得的修心修念之法,直通大罗。

    也难怪鬼谷子会让楚河到这个世界来。

    话虽如此,这《三身论》以及其中包含的定海神针,却并非寻常功法中,只要资源到了,机缘到了,努力到了,功法自成。

    它更加的唯心,也更加的讲究自我的心灵修行。

    心若不曾成长,那么再多的花费也只是枉费工夫。

    “法师!法师!法师可在?”佛塔之下,传来明的声音。

    猴王和八戒静立在玄奘法师的身后。

    玄奘法师道一声:“是明吧!上来吧!”

    塔下的明闻言,迅速的爬倒顶层。

    等看到楚河之后,表情微微有些管理不当,露出了一丝嫉妒和愤恨之色。

    再看到八戒和悟空的时候,神情又有些变化。

    如此心智不坚,别说心性修为,就连城府都没多少的家伙,玄奘法师能看的上,那才叫奇怪。

    可惜,很少人会有自知之明,失败的时候,第一时间想的不是自己有什么不足,而是因为‘某某人’阻碍了自己,挡了自己的路,这才使得自己错失良机,一直默默无闻。

    但其实,这世上怀才不遇之事固然有,但也绝不会普遍到到处都是。

    你若觉得自己怀才不遇,四处碰壁。不如先冷静下来想一想,自己是否真的有才,是否只是将某方面稍微突出的特长,错认为了在这方面的才华。

    特长是天赋,是老天爷赏给你的,而你只是在肆意的挥霍,并没有真正很好的利用。

    而才华是长年累月的打磨,是用心血和汗水所沁出来的色泽。

    当你只是在玩世不恭的挥霍特长时,别人以用生命浇灌出的才华战胜了你,你又有什么好不服气的?

    “法师,大理寺的人就在外面,说是要捉拿一个名叫苏克鲁的人。他是长安城内有名的恶棍,逼良为娼,巧取豪夺,无恶不作。如今他事发了,大理寺来要人,我们按道理是不该阻拦的。”虽然是在禀报情况,但是明很自然的就带上了自己的情绪,似乎企图想要引导和干扰玄奘法师的判断。错误的以为自己有多重的话语权。

    按理说,以前的苏克鲁虽然闹的声势浩大,但是开青楼、赌坊这样的事情,即便是闯出了人命官司,那也该刑部管。

    还用不着出动大理寺。

    而现在,一开始就是大理寺直接行动,那就说明李世民已经授意。

    这件事也很难有什么回旋余地。

    苏克鲁投靠太子,已经触犯了李世民的底线。如今又转投佛门,就更是在这底线上狠狠的踩了两脚,吐了口唾沫,甚至还拉了一泡加热过期咖喱。

    李世民现在只怕是恨不得直接扒了苏克鲁的皮。

    “去告诉那些大理寺的官员,弘福寺内只有僧人悟能,并无什么夜天子苏克鲁。让他们速速散去,莫要无事生非。”玄奘法师很是淡然的说道。

    明一愣,没想到玄奘法师竟然会为了区区一个恶棍而选择和当今天子硬抗,还欲再劝,玄奘法师加重语气道:“还不速去?且还迟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