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八百七十一章 圣旨不断,六人封侯

第八百七十一章 圣旨不断,六人封侯

    敌军停下了进攻的脚步却没有想要后退的想法,他们不会放弃这片用人命堆不出了土地,只要拿下荒漠,七十万大军覆灭在此也在所不惜,而且这七十万大军并非西域全部力量。

    所有人都很忙,钱欢在忙着准备下一场战事,独孤怜人忙着揍钱海,已是六品中府果毅都尉的钱海在他娘亲的棍子哀嚎不断,不论长幼尊卑,若是官职来论,独孤怜人也要压钱海三级之多。

    当年太子党的人为李承乾自毁了前程,而如今李承乾老来称帝,他又怎会至太子党于不顾。

    新皇登基不过数月,封赏旨意连连自东宫穿出。

    钱家钱策博学多艺,晋洛阳刺史,从三品。

    面对洛阳刺史的管制,钱策是有心不甘的,但他又怎能不懂李承乾的意思,武家两女,长女嫁入贺兰家,次女嫁入钱家,虽说贺兰家如今不比钱家,钱策在长安颇有盛名,但在大唐则被太子党等人抢了风头,如今提起武家,众人皆知贺兰越石,却不知此女嫁给钱家何人。

    既然你贺兰家是洛阳大族,那么钱策降临洛阳,掌管大权如何?

    李承乾这其中夹杂了私信,但是他不认为自己有过错,如果手中有权则不能造福与身边之人,那这权利又有何用?

    大理寺戴胄告老还乡,李承乾欣然允许,狄仁杰补上大理寺空缺,晋大理寺丞。

    钱矜被封慧安郡主,郡主之名在大唐本应只有皇太子的女儿才能有此殊荣,但是李承乾为皇帝,他的话就是大唐的规矩,钱矜被封赏慧安郡主在常理之中。

    钱家的两个男丁钱云钱海分别得到文武官员的赏赐。

    其余太子党子嗣分别得到了大小不一的管制赏赐,从长子到幼女,包括妾侍所生无一例外。

    李承乾也或多或少的完成了当初李治拿八候三王一仙的想法,只不过三王中只有两王。

    吴王恪,魏王泰封号不变,享有传国亲王尊享,世袭不减。

    八候封赏。

    :尉迟家男丁,鄂国公长子尉迟宝林,早年平叛有功,参与高句丽一战,契丹一战,军功显赫。如今在荒漠为国征战,阻拦西域联军百万之余,势有当年鄂国公之勇猛,朕甚是欣慰,今特赏尉迟宝林为南宁候,以示皇恩浩荡。

    :长孙家男丁,齐国公长子长孙冲,皇室宗亲,迎娶长乐公主,大唐驸马。早年便以看出前汉王有谋反之心,慧眼天地可鉴,诸国扰我大唐之时,以五千将士连攻大食城市数座,智勇双全,悍不可挡。今在无主荒漠奋勇杀敌,杀敌千百,如此悍将,朕怎能不有所动容,长安常言,生子当如长孙冲,慧眼可见百年之余,今日朕特封其为国候,衡山候长孙冲也。

    :程家男丁,卢国公长子程处默,迎娶清河公主为大唐驸马,早年顽劣,性格鲁莽,契丹一战身受重伤,双掌刺入铁棍钉在冰冷之地,却不曾道出一句求饶之话,性鲁莽,但却有男儿血性,为国悍不畏死,特封国候,淮阳后程处默为之。

    :隐世叶家男丁叶九道,一见如故为故交,不为军功钱财共赴战场,梁州与李景一战展露惊人武力,击败叛军悍将李景,不骄不躁。梁州评判,他身在梁州,白丁之身。凭康城死战,身在平康城,白丁之身不变。岭南剿匪,身在岭南海域。安东高句丽一战,身在安东。西域受龟兹侵扰,白丁之身远赴龟兹,心无任何怨言,且战战皆胜,勇冠三军。一心为我大唐奋战,朕怎能视而不见,****封其为冠军候,今日朕再一次封赏此人,大唐国候,冠军侯叶九道,勇冠三军。

    :秦家长子,翼国公长子秦怀玉,早年与慧武候做割袍之计,查出叛臣贼子扰乱皇室子弟,蛊惑皇子否反,其为此甘愿受世人谩骂,镇压叛军有功,契丹一阵双锏尽断,两臂受损,可称悍将,今日特奉国候,永昌候秦怀玉,你不负国,国不弃你。

    :牛家牛见虎,琅琊郡公独子,世袭其父琅琊郡公一爵,今封琅琊候。

    至于钱欢与李崇义,这两个家伙的爵位已经达到了顶点,大唐不会在出现新的国公了,因为李二封赏钱欢为慧武候,那么在李承乾在位期间,国候为大唐最高爵位,当然世袭的国公郡公不在此行列中。

    剩下的那一个小仙医让李承乾头疼到了顶点,愣是说什么都不要这个小仙医的特谓,愣是要个侯爵的位置,私底下李承乾差点苦着求毒花儿不要胡闹,但最终这个特谓也没能送出,孙思邈的亲传弟子,在大唐也足矣横行霸道了,试问哪家勋贵没有收到过孙思邈的大恩。

    宫中传出了六道封侯圣旨,十几道官职爵位旨。在朱雀门前宣读后在送入各家府邸之中,六人一日封候,千百年不见的神迹,不了解这其中缘由之人暗地大骂当今陛下昏庸,清楚底细的众人仅仅苦笑,当今陛下就是那太子党中的一员,封为国候已经是最轻的封赏,就是封为公爵,太子党中可不止钱欢与李崇义两人又资格为公爵。

    圣旨中美化了当年秦怀玉与钱欢割袍断义的事情,见证两人割袍场景的只有李恪一人,他又怎会说出去。

    钱家钱矜收到了圣旨只是瞄了一眼后继续怒视李象,李象也是一脸灰败的看着钱矜,许久后钱矜见其不语,拍案大吼。

    “李象,我告诉你,你若做了太子,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李象都快哭了。

    “为啥啊,矜儿你给我理由可好?”

    “你成为太子就会成为皇帝,皇帝则有后宫七十二嫔妃,你想让我与一群花瓶分享一个男人?我钱矜杀她们都嫌弃慢。”

    “此事容我考虑考虑可好?”

    李象已经算是对钱矜很宠溺了,在皇帝与女人之间二选一,换做其他男人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皇位,成为了皇帝会有数不清的女人。但李象在想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像钱矜这样的奇女子大唐应该不会出现第二个,成为了皇帝后想纳她入宫?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那便是抛弃了钱矜后,他还能成为太子么?别忘了,她还有一个强大到离谱的爹呢。

    而且钱矜十分固执,别说是亲娘季静,前几日太后与杨妃娘娘同来钱家,就连独孤家的祖太奶奶都来了,可是钱矜就是四个字。

    “不嫁太子。”

    然而此时李象没有收到一点要封他为太子的想法,父皇似乎不想因此与钱家发声不愉快。

    人间最痛苦的是什么,就是讨了一个比自己霸气百倍的媳妇,但是李象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