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杀人于大明宫

第八百一十四章 杀人于大明宫

    李承乾话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不满,不论是大唐的官员,还是他国的国王使者,总之他们感觉李承乾有些狂妄了。

    本就对权力执着到病态的他见无人答言,更见有人的面容上浮现不屑的表情,李承乾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充满杀意的眼神环视众人,在环顾之后,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这群人的眼中或多或少都带有那么一丝恐惧。

    见此,李承乾的嘴角上扬,他笑了。笑容充满享受,此时的他终于体验到了做皇帝的感觉,他活了四十余年,一直都在等待这今日的到来。皇帝的位置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的心啊,原来是这般的感觉,闭上双眼感受此时心中的快感。

    这时吐蕃的使者站出身。

    “不知该称呼您太子,还是称呼您恒山王,或是无主荒漠的霸主之一。但在下想要提请您一句,如今您在大唐身无任何职位,我等前来也是朝拜大唐帝国陛下,并非您这说不清道不明之人。”

    吐蕃也算是泱泱大国,或许不如大唐,但也是唯一一个能让大唐军队束手无策的国家。使节代表着国家的颜面,道出此话也是常理之中。

    在吐蕃使者的带头之下,大食与岭南周边诸国之人纷纷开口指着李承乾,更有几人生出退意。

    “既大唐陛下身体不适,我等也没有在留下来的理由,还请赎罪,在下告退。”

    开口之人是大食使者,起初吐蕃使者开口时,李承乾沉浸在皇位的快感中,未听清此人的话,但是这大食使者的话李承乾听得清清楚楚。睁开眼睛,看着殿中准备离开的人突然发出一阵大笑,双手撑着案几起身,走下台阶。

    癫狂的大笑不断,步伐不停,一路走到殿门前,出手在云峰的腰间抽出一柄断刺,刚刚停止笑容的脸,嘴角再次上调,发出一道冷笑。

    “云峰,关门。”

    云峰听此,舔了舔嘴角,残忍的笑容让所有人都胆怯,听着殿门发出的吱呀声,殿中的人此时才感觉到恐惧,眼前这手持短剑的大唐前太子当真不是好惹的。

    大明宫殿门被紧紧关闭,云峰守在分外侧耳细听,他在等待那一声声的断剑刺入**,那声音入耳,当真是十分的享受。

    而此时殿中的李承乾漫步在大殿中,右手持匕,左手抚摸断剑剑身,走到那吐蕃使者的身旁,身子贴近,在其耳旁吹了一口热气,短剑拍打在此人的脸上发出一道一道啪啪声,十分清脆。

    “不知该如何称呼我?曾经我自称为孤,如今自称本王,日后或许称朕,但你,只能称我为主?”

    李承乾吐字很慢,慢到让人感觉到焦急和恐惧,而那位吐蕃使者已经吓得有些颤抖,他能清晰的感觉到短剑的锋利,颤抖这身子一言不发,因为他不知该说些什么。

    放过此人,李承乾再次来到草原土王的身旁,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邪魅一笑。

    “所有人都要站起来,因为我没允许你们坐下。来人,给这位王赐座,看茶。”

    殿中侍卫配合着上前撤走桌椅,只留下草原土王身后那一把椅子,并且端上一壶热茶,因为陛下在离开时曾说过,任何人不得阻止前恒山王做任何事情。

    这草原土王也是豪爽之人,对李承乾拱拱手,坐下闭眼喝茶,不在去看任何人。

    李承乾晃动着脑袋,右手的短剑反转成花,寒光闪烁,可见锋利。此时他看走向那大食使者,鼻子稍稍用力一嗅,似乎嗅到了一种香味一样,双眼紧闭,一脸的享受之色,随后收起短剑,面露常色,缓缓开口。

    “陛下身体的确有恙,无法继续招待你们,如果想要离开,请便。”

    那大食使者见此心中冷哼,他心中已经知晓李承乾不敢杀他,大食在无主也有一席之地,虽然是另一位皇子做建,但大食有难,他怎能做事不理?

    哼。

    这一道冷哼不在是他心中发出,而是在李承乾的面前清楚的在鼻子中发出,目光鄙夷的看向这位前太子,转身走向殿门,心中自问,你能耐我何?在此人刚刚踏出一步时,李承乾反手抓向哪壶热茶,向此人头上砸向。

    一道瓷器碎裂,一声惨叫同时传来,随后便是那癫狂的大笑声。

    “答应你离去,但却未答应你不会阻拦,哈哈哈哈。”

    一连串的大笑与癫狂之话让所有人的心中不断惊呼,脸色更是变得十分难堪,大殿门外的云峰听到这瓷器的碎裂与李承乾大笑时有些失望,那铁器入肉的声音怎么还没有传来?大殿中李承乾手持短剑走向此人,蹲下称怜惜的抚摸着此时的脸,面容充满可怜之色。

    “波斯帝国使者入唐朝拜,大明宫上大放厥词,侮辱我国帝王,当场诛杀。”

    话落短剑顺此人口中而入,口径而出,留下的尸体的脸上充满了不敢置信。

    李承乾再次环绕殿中之人,心中泛起一声声冷笑与杀意。

    “你们早知我那弟弟被疾病所侵害,故此在此拖延时间,等待病情的加重,提起臣服之事便要拖延时间?等待我那心慈的弟弟被疾病击垮?臣服之事不了了之?不知我李承乾想的对或错,但是从小我母后便教育我,既然是要成为帝王之人,那他便不会有错。今日,再此,此时此地,我杀了那大食使者,我可有错?”

    朗声,嘶吼,质问,阴阳怪气均在这几句话中体现,而此时的李承乾在他人眼中看来就是一个疯子,但是也有许多人十分看好李承乾,比如一眼未发的长孙无忌与许敬宗。

    “殿下何曾杀人?此人再次公然对陛下不敬,抢夺茶壶引大殿混乱,陛下仁慈不忍杀之,被此人气出了身体之疾,那人见此吞剑自尽,在场的诸位可都见到了吧。”

    草原土王开口了,片面之言将事情黑白颠倒。

    能坐上王位的人都没有傻子,他臣服了大唐,方才李承乾给了他面子,此时他便要选择回报。作为臣子与盟友,这都是他应该做的。

    “草原王,事实就是这般,何须开口一问。”

    这一次开口的是八位山崎,此时的他的额头冷汗不断,他有些怀疑当年李泰许诺他的话。

    代陛下许诺,百年之内不会倭国出兵,但此时八尾山崎在想,魏王泰是代替哪位陛下开口的,是岳州的太上皇,如今陛下,还是眼前这个未来自称为朕的男人。

    李承乾打了一个响指,八尾山崎赐座。

    转身走回龙椅,落座后长舒一口气。

    “这只是开始,距离结束还有很远很远,诸位,饿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