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八百零八章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第八百零八章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曾经在脚边奔跑的孩子都长大了,钱矜亲自下厨做了几盘家,李承乾拜访过孙思邈后,进入餐厅。

    看着桌上摆着的几叠小菜,肉末紫瓜,小炒肉,油炸的小鱼,白菜炖粉条。不多不少的四碟菜可以看出,进入上桌吃饭的之后李承乾与李泰,其他人不会打扰他们。

    上桌之后的李承乾推开了李泰递过的酒杯。

    “不喝酒,这次回来匆忙,怕耽误了要事。”

    嘴里说着不喝酒,筷子已经开始向几盘菜招呼,在荒漠生活的李承乾很清贫,荒漠的青菜卖的比金子都贵,本就缺钱的李承乾也只敢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吃上那么一点。

    米饭配青菜。

    这样的饭菜在几年前李承乾绝对不会动筷的,如果是钱欢下厨勉强可以吃上几口,但是今日下厨的不是钱欢,而是钱家大小姐钱矜,如此的李承乾让李泰微微发愣,两兄弟二人也没有忌讳,李承乾把鱼推到了李泰的面前。

    李泰疑惑的看着李承乾狼吞虎咽的样子,此时的他与当年作为太子的他有着天壤之别,不在像以前那般注意形象了,也不在严格要求自己,逼迫自己要做出帝王的样子。刚要动筷吃鱼,却被李承乾出言打断。

    “你把刺给为兄挑上一挑,我在荒漠的势力距离海岸十分遥远。”

    这一次李泰没有动怒,只是摇头苦笑,他无法理解李承乾在荒漠中到底受到了什么样的折磨,这平日看都不看一眼的菜肴怎么今日却开始护起食来。

    李泰刚刚拆除鱼骨,李承乾便忍不住了。

    “小刺不用挑了,为兄没有那么娇气。啊”

    李承乾急切的张着大嘴,等待着鱼肉入口,李泰脸色慢慢有些变化,变得十分嫌弃,但眼神中却透露出一股伤感。

    眼前这位狼吞虎咽,连鱼刺都不吐的男人谁能想到他是曾经的太子殿下,曾经的恒山王,如今太子党中大哥。他到底在无主荒漠受到了什么样的折磨,李泰不敢去想象,因为他们是亲兄弟,从李二登基到现在,两人或许有过争吵,但心中没有一丝隔阂,他是兄长,他是兄弟。

    李泰低下头默默的收拾炸鱼,他忘记了洗手,李承乾更不在乎。

    他不想去看李承乾了,大哥变成了这般模样,稚奴那病怏怏的身体,这两件事无不在折磨李泰的内心。

    许久后李承乾终于停下了筷子,靠在椅子上享受着一杯凉茶,感叹唏嘘。

    “青雀啊,为兄此时在了解父皇当年有如何艰难,我在荒漠在不济,我没顿饭还有一片肉,一碗米饭,一个滚烫的热炕头。可父皇当初有什么啊!他老人家什么都没有,一双手,一匹马打下了天下,他知百姓苦,体百姓难,所成百姓兴中无敌的君王,那一句吾皇万岁是父皇赢得的,而我与李治,不配。”

    见李承乾吃过了饭菜,李泰打了一个响指,南瓜匆匆赶来,端来了一盘水果与果汁,不等放下,李承乾再次开口。

    “算了算了,这些东西不是我现在能享受的,我的两个妻子还在荒漠受罪,我的兄弟还在为我征战,我怎能再次心安理得的享受这奢侈之物。”

    一杯果汁,一串葡萄几个梨子在李承乾的口中变成了奢侈之物,这让李泰有些难受,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挥退南瓜,皱眉道。

    “你在荒漠中到底在吃什么?住在什么地方?穿的就是这衣衫?”

    李承乾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衫,脸色有些尴尬。

    “这件是钱欢的,和我穿的差不多,只不过没有这些金边与图案,而且是白色。”

    没有图案与金边?那岂不就是他刚刚入成所穿的,李泰不信,拍案而起,身子前倾,面露怒容。

    “荒漠富有,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你做这般穷酸的样子演戏给我看?让我李泰同情你?助你夺回那个曾属于你的位置?”

    面对李泰的嘶吼,李承乾没有动怒,而是低下头轻轻整理衣衫,那一句一片肉一碗米饭都是在欺骗李泰,因为李承乾在荒漠受的苦只有苏氏与北纬知晓。烈日炎炎下,李承乾亲自跟随将士修建城池,寒风刺骨时,他与学院学子寻找地下水,双手被冻的没有知觉,北纬曾在为李承乾洗澡时数过,一双手足足有六十多道伤口,密密麻麻细小的伤口犹如毛发一般。

    荒漠清寒,北纬曾想用猪油擦拭李承乾的双手,可却被拒绝。一句猪油留给你与苏轼这句话让北纬哭了整整一个晚上。

    这一切没有任何人知晓。

    “青雀,你知道一种叫做芥菜的野菜么?连根拔起,用盐水腌上数日,味道十分不错,起初北纬吃了这东西就会呕吐,后来也慢慢习惯了。你知道猪鼻草么?那个晒干了可以当做茶叶的野菜,味道不如茶砖,不如钱家的大红袍,喝久了便也习惯了。”

    “你放屁,你是李承乾,你在江南有一处白金矿,你名下有金姿玉色,你怎么会吃野草,你在骗我,李承乾你他娘的在骗我?”

    李泰的咆哮声中带有一丝颤抖,他不敢相信曾经的太子殿下,太子妃,太子侧妃在荒漠中竟然在吃野菜?这事情说出去有谁会相信?可更有谁说出去过,有谁知晓?那座白金矿早已经采集空了,金姿玉色的收入全部投入到了建造城池,购买粮草战马来养活将士。

    都知道李承乾的兄弟们有钱,更有大唐首富的雅称,可是他们无条件的支持了李承乾二十余年,就是因为支持他成为太子,到了最后李承乾得到了荒漠,而他们则是一无所有。

    九道在四十岁的时候才得到了冠军侯的爵位,而如今宝林已经年过四十,他身上有什么?无主荒漠的一个官职?谁又会承认。

    所以李承乾不想在作为一个吸血的蚂蝗寄居在兄弟们的背上,无主荒漠就是一个无底洞,哪怕是钱欢也会被这个无底洞吃穷,而且一旦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李承乾坚决不像兄弟们伸手,因为他不想,他也需要一丝颜面。

    “哈哈哈,你不傻还知晓我在骗你,我李承乾什么时候缺过钱?”

    “需要什么?说!”

    “一些首饰,我拿回去送给你嫂嫂们,一对耳环就好,北纬的耳洞长上了。”

    李泰转身就走,他一直都是相信的,相信李承乾现在很穷,但是没想到竟然穷到了这种地步,女人耳洞长死,这是有多久没有带过首饰了。

    夜晚,长安中的将士敲开了所有首饰店铺的房门,不论多少钱,你们的首饰,我们魏王殿下全部都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