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七百八十三章 郑连雨VS周兴(初见)

第七百八十三章 郑连雨VS周兴(初见)

    李二不想管这事情,长孙沉思许久后也是没有办法插手,既然把权力全部交给了青雀稚奴,至于未来如何就让他们自己去掌握吧。

    但是东阳被长孙留在了身旁,与长乐清河一般生活在君山岛上。

    钱欢与李二一如既往的种地耕田,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闲来无事时在与钱欢讨论讨论那火炮的威力有多大。

    “您别问我,现在您儿子李恽玩火药比我玩的明白,手上的戒指,腰间玉佩以及副院长的服饰都是火药,以及火药爆炸的图案。真不知道你那儿媳妇是如何忍受的。”

    李二耸耸肩,不做答复。

    小时候的李恽就是这样,总喜欢鼓捣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记得他在学院毕业回到封地时,光是乱七八糟的玩物就弄了十几车,因为还被弹劾了一段时间,对于李恽这个儿子,李二都没想到他今日能有这般成就,大唐的宝贝疙瘩,除了盖文达和李泰,任何人都要躬身施礼,道一声院长。

    提起李恽,便能想起李这小子,提起李,李二又是一阵头疼,明明高高在上的王爵偏偏喜欢钻到铸房工事中去,在泥土中打滚。最近在研究什么建造四层的行宫,李二和钱欢本以为这建筑是给他们的住的。却没想到这小子是准备建造好卖给西域的商人。

    被李二踹入洞庭湖中后便消声密迹了,希函倒是经常来君山岛请安。

    岳州的老年生活很适合钱欢。

    长安中,慧武候府的牌匾被更换了。

    当天策府牌匾挂上时,长安中的人才敢相信,慧武候成为了天策上将,陛下这是下的什么棋,是因为对皇子一视同仁的赏赐,还是另有他算。

    ****经成为天策上将后登上皇位,难道慧武候也就这么一天?李治坐不稳了,他也没想到天策上将当真落在了钱欢的肩上,李治不敢对钱家有任何动作,钱多多盯的很紧,但他的爪牙去在找机会对钱家出手,绝对不能让这新天策府拥有他的小朝廷。

    周兴便是其中之一,在天策府牌匾挂上钱家的第二天,周兴便带人来到钱家。推开府门冷笑的看着院中的侍女家仆,冷声喊道。

    “陛下传旨,命我等传狄仁杰问话。”

    他忍不住了,准备对钱家外围出手,院中狄仁杰也是冷眼看着周兴,以前或许不知道,但如今他知道周兴是何样的存在,残暴,凶残,以折磨他人为乐趣的一个人。被他带走的人,均被逼宫出一道道罪行,至于那人却不曾在见过。

    此时只有钱云钱海在家,至于其他人全部在学院之内,钱云上前一步挡在狄仁杰的身前,斜眼看着周兴,此时的钱云已经隐隐出现钱欢的身影,那一副高傲之姿,与钱欢十分相似。

    “姑父的旨意?圣旨口谕?”

    周兴不甘对钱云无理,慧武候的长子,皇后娘娘的亲侄子。躬身施礼笑道。

    “口谕,如小侯爷不信,可去宫中询问陛下,但人,我现在必须带走。”

    “狗一样的东西,就凭你也想带走我钱家的人?”

    钱海遗传了钱欢的嚣张与独孤怜人那跋扈的性子,双手背后怒骂周兴。身后的狄仁杰脸色不断变化,刚刚准备上前便遭到了钱家兄弟俩的制止的眼神,周兴是什么人他们都清楚,一旦到了他的手中,在去验证李治的口谕这一段时间内,恐怕狄仁杰已经命归西天。

    到时候周兴在找出人来定罪,狄仁杰的死便是白死。

    今日不论如何人都不能被周兴带走。两放僵持许久,周兴的耐性已经被磨灭,躬身施礼道了一声得罪了,身后的将士便抓向狄仁杰,钱云怒喝。

    “尔等胆大妄为。”

    至于钱海已经动手,抓出腰间的匕首冲向周兴,钱海的小师傅可是黄野。周兴毅然不动,脸上笑意不减,一旦钱海杀了他,那么钱家的罪名也就落实,可周兴此时还不想死,在钱海近身的一瞬间扔出一把面粉,随后一脚印在钱海的胸口,钱海倒飞,躺在地上嘴角流出鲜血,钱海不服,将匕首放入口中,再次抽出两把匕首,准备站在。

    “小海住手,我今日与他走一趟。”

    周兴笑了,挥手将狄仁杰戴上枷锁,脸上笑意更胜,心中大喜,他喜欢狄仁杰这个白白胖胖的小胖子,在他的身上抽出一条条鞭痕,在印上烙印,那场面是何等的美妙,周兴已经陷入了折磨狄仁杰的场景中无法自拔,激动的双手不断颤抖,他等不及了,他要折磨狄仁杰,他现在就要折磨他。

    周兴不断喘着粗气,脸色兴奋到潮红,闭上眼用力吸了一口气,仿佛闻了狄仁杰那烤熟的肉香。

    就在他沉浸在幻想中时,身后传来一道冷声。

    “郑连雨,他对我的侄儿动手了。”

    “夫人莫急,夫君这就取他性命。”

    一道阴冷的声音在周兴的身手传来,在周兴转身的那一瞬间,不等看清人影,整个人倒飞出去。躺在地上的周兴捂着脸躺在地上尖叫,而郑连雨闭着眼嗅着拳头上的血迹,同样是一幅沉醉的表情,鲜血的味道当真是香甜呀。

    “郑连雨,你在做出那一副恶心的表情,一年之内别想碰我。”

    这时候钱云钱海才在惊讶中醒来,连忙行礼。

    “婉儿小姑姑,连雨姑父。”

    婉儿不理会躺在地上的周兴,搀扶起钱海检查身体,随后对郑连雨摇了摇头,带着钱云钱海狄仁杰三人回到房间。

    想带走钱家的人?就是当今皇帝来了也没有这个资格。

    郑连雨见婉儿不允许他杀了周兴,但却没说不准备折磨他,缓缓走进周兴,抓住周兴的衣领戏虐道。

    “你很怕疼?周兴啊周兴啊,你这般样子是如何折磨他人的?记住了,我叫郑连雨,你最好别落在我的手中,我会一边间断你的手指,一边让你背诵四书五经,被错一句,杀你周家一人。不如我们现在来演戏一番?如何?”

    周兴身子已经开始颤抖,他感觉到了眼前这个人的恐怖。郑连雨的匕首刚刚落在周兴的手上时,突然一道圣旨传来。

    “陛下有旨,周兴滥用职权,交由陛下处置。”

    郑连雨冷哼,起身离开。

    他对周兴的身体很感兴趣,他想折磨他。逃过一劫的周兴盯着郑连雨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许久后舔了舔嘴角离开。

    周兴。

    郑连雨。

    孰强孰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