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七百二十八章 骂人?我李崇义是专业的

第七百二十八章 骂人?我李崇义是专业的

    主帅病倒,军中不可无日无主帅,尉迟,程,牛三人不认为自己是做主帅的角儿,但李承乾这身体越来越重了,现在已经卧床不起染上了风寒,三人与中将士商议之后,无奈之下把那个嘴最贱的人换来军中担任临时主帅,毕竟他是侯爵,且多次上过战场。

    消息送去了李崇义的手中,李崇义还信很简单。

    “总兵权给我,但不能让人知道,一切军功分给承乾他们几个,第二,手中五千将士随他进入前线军。”

    两个条件都不过分,很快李崇义与秦怀玉俩人带兵与前线军换位置,分开三四个月后的重见没有想象中那样热络,李崇义直接走进营帐坐在李承乾的床边,不给李承乾开口的机会,率先开口。

    “哎呀,怎么这么大个人被几句话打成了这个熊样,其实太子的位置没有那么重要,只是你被没有看到未来而,你说你废物不,嗯?被人骂了,还没出气就被宝林抗回来了,你想想那个画面,你撅着屁股被扛在肩上逃跑,哎!这要传出去我们哪还有脸见人了。”

    躺在床上的李承乾想要开口反驳却被李崇义捂住了嘴,没办法开口,也没有力气反抗。

    李崇义坐在床边喋喋不休的打击李承乾,话语不算恶毒但自尊心极重的李承乾已经被气得脸色通红,鼻孔喘着粗气目视李崇义,直到忍无可忍的时候起身吐出淤血,随后身子变得更虚弱了,李崇义拿出手绢粗暴的擦掉血迹,起身伸了个懒腰。

    “啊~与孙神医呆久了都会医术了,你这是怒火攻心,吐出一点血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安心养病吧。”

    话落转身离开,躺在床上的李承乾想干掉李崇义,他与太原的叶九道对待毒花儿一般,绝对会砍了李崇义,绝对会。但他只听到了李崇义的恶语,忘记了那一句最重要的话,他的未来或许不是太子这个位置,有更好的的未来在等着他,可惜没听到。

    李崇义离开营帐便听到了一阵争吵声。

    “这就是你们前线军?就这两把刷子?兵器凉便不想去碰?刀子刺进你胸口肯定不凉,因为你的血热啊,当初还不知李侯为何会如此训练我们,现在知道了,他是不想让我们像你们这群废物一样。”

    听到这样的争吵李崇义只是耸耸肩,看来他们还有力气吵架,不错不错。就怕战败一场便没有了军心,有这群受到训练的将士刺激他们,也不是没有好处。

    这一日都在争吵,李崇义成为了临时主帅,他不开口便没有人会制止,另外四个家伙也懒得管这种杂事,他们发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充气儿成为主帅后与平时那嘻嘻哈哈的样子有很大的差距,他很少笑了,话也少了,每日都在营帐内,研究战术与行军路线。

    四个家伙有些接受不了这种的李崇义,因为他们是第一次与李崇义一同上战场,当初岳州一站是各打各的。李崇义也发现了这四个家伙的异样,放下手中的地图对四人耸耸肩却没有笑脸,轻声道。

    “习惯了就好了,你们虽然上过战场,但应该是第一次与我出征,慢慢就习惯了,而且在钱欢认真比我还要吓人,估计以后你们就会知道了,另外在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战场上杀敌的李恪与平时也不一样哦,他很火热的哦。”

    四人不语,李崇义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气,伸手抹掉眼角的泪眼。

    “程处默牛见虎听令,点兵五千随本帅出征,秦怀玉与尉迟宝林分别一万将士骚扰敌城周边村落,切记,不可杀人,只是骚扰。”

    这是什么命令?五千攻城,两万骚扰?李崇义见四个人愣在原地不动,走上前在没人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随后走出营帐。四人带着疑惑的脑袋的去准备,四人脑子的不灵活,但优点听话,既然想不通就去做,反正兄弟不会骗他。

    他们比亲兄弟还亲。

    众人准备的很快,天亮后大军分三路离开军营,李崇义走在军队的最前方,嘴角露出阴险的笑容,这一次好像他的嘴能派上用场了,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对吧。

    五千将士没有隐藏,行军缓慢,大摇大摆。随同行军的将领都不知这平康候要做什么,这有些奇怪呀,

    契丹一方也发现了这支只有千人的队伍,看架势是冲着他们的城池来的。

    一时间契丹将领有些疑惑,四万大军无法攻下,这千人是来作甚的,在他迟疑的时候,李崇义的大军已经来到城下,这一次李崇义与承乾的行为一样,射穿敌军的旗帜,驱马在城下游走,丝毫不担心敌军的暗箭。但今日契丹没有着急出兵,他们感觉事情有些怪异,不可轻敌。

    李崇义在城墙下大喊。

    “哎呀,怎么一个个变成了陆地乌龟?本候来此便不敢出城迎敌了?”

    契丹城内不言不语,因为他们此时收到了另一个消息,大唐兵分两路已经绕过了城池,开始骚扰附近村落。

    这一消息让契丹城池主帅慌了,他们的兵力全部集中在此,其他城池边防虽有将士,但想阻拦大唐一万敌军似乎有些心有余力不足,派兵去阻挡他们?不可,因为眼前只有五千将士,大唐还有一万多的将士没有露面。边防想要以绝对胜利击败大唐那一万将士,必须要在兵力上碾压对方。

    而且此时城下的是一个大唐侯爵,如此年轻的大唐侯爵只有两人,慧武,平康。

    慧武候擅长诡计,平康候擅长兵法,任何一人都不可轻视,而且两人都有以少胜多的战例,放弃边防低档平康候?还是放弃城池阻拦两放大唐将士?

    这是一个难题,契丹主帅有些慌张,是他轻敌了,轻视了李承乾,但万万没想到大唐平康候会再此。

    契丹主帅慌张,但李崇义已经开始在城下谩骂了,你们能把承乾骂倒,今日本候也要将你们气的吐血。

    “哎呦呦,这一个个当真是乌龟,你们是被你们的契丹王割了舌头么?表示你们的忠心?啧啧啧,那当真是厉害了,本候好害怕哦。但听说你们嘴上功夫离开?难道你们是用嘴伺候你们的王?好恶心啊,在大唐龙阳之癖是死罪,难道你们契丹兴盛这个?一群大男人拼刺刀么?”

    你们侮辱我兄弟,今日本候就侮辱你们整个契丹,城内的契丹将士开口反驳,辱骂李崇义,但这丝毫不起作用,李崇义更是拿来一个喇叭,在城下大喊。

    “听的到吧,本候给你们说一点契丹话?雪原的猴子难免不会唐话,但是本候也不会你这方言,好难哦,要不你们找个人翻译一下?”

    “知道为什么进攻你们契丹么?那是因为本候说你们的土地物产丰富,所以啊,就派兵来打你们喽,也就是我们是土匪,你们是肥羊,不不不,你们是乌龟。本候要攻下你们的城池,抢夺你们的女人,在拿走你们丰富的物资,是不是不服气,是不是想打我?快出城,本候要敲乌龟壳。”

    论骂人,一般人是骂不过李崇义的,因为他从来不停对方骂什么,只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想到什么说什么,至于对方说了什么,谁会在乎。

    契丹的将士已经被气的颤抖,大唐攻打他们就是因为城下这个男人,而且十分嚣张,五千将士叫阵迎敌。

    可就是这五千将士让他们不敢出城,因为他们不确认这其中有什么阴谋,大唐有火药,一直没有出现,城池左右边防在被唐军骚扰,谁能确定他们是进攻还只是一场骗局,万一派人支援两放,他们撤走那该如何?

    李崇义肆无忌惮的在城下谩骂,但契丹将士就是默默的听,后来干脆敲了战鼓来阻挡李崇义的骂声。

    大唐的将士与将领懵了。

    还有这种操作,就这般谩骂对方,对方却不敢出城门?平康候是在堵还是胸有成竹。

    当然,李崇义在堵,堵他们的主帅内心戏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