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七百零二章 牛肉

第七百零二章 牛肉

    钱欢的确在作死,只不过这是作给长孙无忌看的,他不闲着也不能让对手闲着。钱家不断派人以勘察山脉的名义前往安东,虽然有陛下的人监视前往,但长孙无忌总是很难放心。

    “钱欢一定有阴谋,他要去帮助李承乾做出一番功绩。”

    长孙无忌不能这般放任钱欢去胡闹,去破坏他扶持李治登上皇位的计划,李治很好控制,必须要组织钱欢的计划,万不能让他前往安东,长孙无忌一夜未眠在书房沉思,有太多事情需要去思考,去推演。

    次日天亮,长孙无忌起身感觉眼前一片漆黑,身子摇晃跌坐在椅子上,双腿膝盖异常酸痛,这般操劳下去他不知还能活多久,他以想好阻拦钱欢的计划,以钱欢与李承乾交情颇深的关系去请求陛下,钱家之人不可前往安东,下旨命钱欢道出山脉藏有何物,由陛下之人前往。

    妻子送来早饭,揉捏他的肩膀,在其耳边不断叮嘱。

    “夫君,您也不是年轻时候的身子,孙儿与外孙都已经入学了,您可不能在熬夜了。”

    这些道理长孙无忌又怎能不明白,可是眼下的情况不允许他休息,一刻都不能放松,一旦被钱欢抓住机会,这么多年的计划将会付水东流,小口喝粥,长乐和聘婷已经不允许他在饮酒了,早饭过后,长孙无忌换好官服准备入宫,刚刚走出府门时便收到了另一个消息。

    钱家出现大量牛肉,正在慧庄囤积风干。

    长孙无忌笑了,钱欢你在谨慎还是难以控制你那被养刁了的嘴,笑着登上马车进入皇宫与李二商议安东山脉之事,李二欣然答应,但见长孙无忌一脸疲倦,最终决定在早朝时宣布此事。

    长孙无忌退出太极宫,离开皇宫,他未提钱家大肆屠杀耕牛的事情,此时弹劾陛下,陛下只会象征性的惩罚钱家一些铜钱而已,但在早朝,他不信陛下会在百官的面前如此报批钱欢,他离开不久,李二便下旨给钱欢,召其明日上朝。

    收到圣旨的钱欢只是告诉天使知道了,随后匆匆前往后院。

    这一次王玄策做的不错,竟然以那点精盐换来这么多肉牛,钱欢想吃牛肉很久了,但是钱家不能总出现摔死的牛,而且被人针对后,他只能忍痛看着耕牛被埋进土中,但是现在好了,肉牛也是牛,而且味道还不错,牛肉顿土豆好不好?风干的牛肉干好不好?

    钱欢一边小声的叨咕,身旁的钱多多擦着口水,这会她忘记了与钱欢冷战,也不着急出嫁,只想着这么多牛肉怎么吃。

    “哥,晚上我要吃牛肉,听大姐说你在大食的时候便给她们做过,我也要吃。”

    钱多多一脸不满,摇晃着钱欢的胳膊撒娇,钱欢哈哈大笑,伸出手**钱多多的脑袋。

    “好,吃什么哥今晚亲手给你做,再加多陪陪哥,别那么着急嫁出去,哥会想你的。”

    “有肉吃就不嫁!”

    明明很煽情的一句话到了钱多多的耳朵里变成了交易的筹码,钱欢强忍不去拍这个小没良心的脑袋,心里默念,我妹妹,我妹妹,随我!牛肉被送入冷库,留下的责交给钱欢去料理,胖娘站在钱欢身后学习如何烹制牛肉,如果她来做的话只有一种做法,牛肉炖土豆,再无其他。

    钱家吃饭没有规矩,做座位顺序却不可混乱,钱欢在诸位,左手是妻子们,右手是亲人兄妹等,剩下的才是孩子们,左手裴念,季静,独孤怜人,八尾优希。右手钱婷,毒花儿,婉儿,钱多多。

    八尾优希一脸担忧的看着眼前的精致的牛排,想吃却又有些担心,娇俏皱成了包子,坐在她身旁的是钱家千金,自称大小姐的钱矜,她见八尾优希不吃,小声道。

    “四娘,您不喜欢吃?那给小云吧,他不够吃。”

    听到钱矜的话,八尾优希转头看向钱云,钱云不断摇头,随后又不停点头,他感觉大姐再家,他的日子便是阴暗的。钱欢怀里抱着钱妍,还不能吃饭,钱欢小口小口的喂着小米粥,随手把面前的盘子递给钱矜。

    “别打你四娘的主意,你和小云分了,还有优希,不用担心,除了龙凤肉钱家不能吃,其他都没有什么问题,长乐饲养的土龙你们也没少吃。”

    晚饭还算安稳,除了钱矜欺负欺负钱云之外没有遇到其他的问题,饭后钱欢派人把牛肉送一下,在学院做外教的恩佐他们送一些,亲近的几家送一些,皇宫送一些给杨妃娘娘,至于皇后那里钱欢明日亲自去送,至于李二嘛,还是别吃了。

    可钱欢还不知道,他已经被御史台等一系列针对他的人盯上了,而且就是因为他这满满一冷库的牛肉。

    一夜相安无事,夏日天亮的快,钱欢迷迷糊糊的起床,洗脸胡乱套上衣衫出门,进入长安遇到李崇义的身后才发现自己穿了一身官府脚下却是拖鞋,与李崇义换鞋被拒绝后,钱欢死心了,就这样上朝吧,站在最后安静等退朝。

    可事与愿违,当钱欢进入朝堂时还算安稳,当李二出现后朝堂炸了。

    “陛下,臣弹劾慧武候目无法纪,对陛下不尊,衣衫不整入朝,有辱斯文。”

    “陛下,臣弹劾慧武候目无法纪,大唐唯一三品过后入朝却躲在最后。”

    李二微微皱眉,他有些后悔让着小子来上朝了,只要他来,朝堂不会再有其他事情,只有弹劾他的声音,李二轻咳一声,钱欢连忙站出身。

    “陛下,臣昨日一夜未眠,不断思考安东事宜,臣以为如今臣应避嫌,不易派人去安东勘察山脉,臣一心为大唐,惊醒时天已大亮,臣匆忙入宫,所以才忘记换了鞋子,您看,我这眼屎还在呢。”

    一心为大唐表忠心,都这样说了李二还怎能惩治他?此事暂且放下,但长孙无忌微微皱眉,钱欢放弃了安东的想法?如此一来老夫前日一夜未眠算是白费了?长孙无忌不甘心,皱眉站出身。

    “陛下,老臣弹劾慧武候大肆屠杀耕牛,钱家后院冷库以堆满了牛肉,且学院内的教习昨夜纷纷以牛肉为主食,陛下,耕牛为百姓操劳一生,且不能言语的哑巴牲口,落得如此下场甚是可悲可气,请陛下主持公道。”

    听到钱欢屠杀耕牛,李二瞬间怒了,拍案而起,怒吼道。

    “钱欢!”

    声音洪亮,散发这怒意,这一声当真吓到了钱欢,穿着拖鞋一步一步蹭出队伍。

    “陛下,臣吃的牛肉是在草原带回来了,是肉牛,不会更低只能吃肉的那种~。”

    钱欢感觉自己很冤枉,吃点牛肉竟然引来李二如此的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