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全民运动会2

第六百八十三章 全民运动会2

    “你只是一个慧武候的侍从,而我是陛下的亲卫,你拿什么与我相比。”

    “你被熊打过。”

    “我是陛下亲卫,陛下还是小公爷时我便跟在陛下左右,征战沙场,军功不弱于国公分毫。”

    “你被熊打伤了。”

    “咱能不提熊么?”

    云峰受不了了,被熊打伤是他人生一件极其耻辱的事情,可偏偏被黄野抓着不放。

    两人同时参与了镖枪比试,他们又在朱雀门前动过手,虽然是各为其主,但相互也有敌意。云峰本想羞辱黄野一番,可惜被反嘲讽了。心有不甘准备再次开口但被黄野抢先了。

    “能不能让他闭嘴,我无法专心。”

    黄野指着云峰看着房玄龄几位裁判,表情十分嫌弃。

    这一反应使云峰受到了一万点伤害,突然间他在黄野面前变成了一个孩子一样,这怎么能忍,当即就要反驳可在看房玄龄等人的表情,无奈之下选择了闭嘴,但是心里已经有弄死黄野的冲动了。

    如果比武力,黄野可能稍稍逊色云峰,缺少一条手臂总会有些差距,但是论脑子,云峰这不开窍的石头脑袋砸碎了也没有追上黄野的可能。

    另一边链球,跳高的比赛都在继续,李二面前已经堆满了金子,钱欢也得到了他想要的,剩下的便是娱乐就好。

    观看了许久的李二有些坐不住了,起身走下看台活动筋骨,身后的冯盎与薛仁贵紧跟着走下看台,另一边李崇义看到李二起身时跃跃欲试,能与陛下比试箭术,这是无上的殊荣,但再看薛仁贵时,脸色一变,在高句丽时,薛仁贵的箭术他亲眼所见。

    在看冯盎,李崇义有点紧张了,冯盎的箭术更是天下有名。

    李崇义在看看身旁的钱虎和李恪,心中稍稍有了一分底气。突然间感觉有诸多冰冷刺骨的目光透过皮肤,刺入骨髓。

    冰冷刺骨,置身如冰窖一般。

    李崇义机械版的转动脖颈,给这些目光分别取了名字。

    皇后娘娘的目光是寒箭,锋利无比。

    父亲的目光是寒枪,直入骨髓。

    娘亲的眼光是散发寒气的狼牙棒,十分恐怖。

    至于崔嫣,她已经不是武器了,整个人坐在看台上散发寒气,绞尽脑汁想出一个贴切的形容词,千年雪怪。

    寒光中都带同一个寒意。

    若敢让陛下丢失颜面,李崇义将死无葬身之地,不仅李崇义,钱欢也感觉到了,说好的公平公正呢。死一个总比大家一起死比较好,叹了口气,拍了拍李崇义的肩膀。

    “你不如地狱谁入地狱,去吧。”

    射箭的比赛在李崇义胆战心惊下开始了。

    箭术比赛分三种,不动箭靶,移动靶,马背箭术。钱虎看似憨笨,这家伙在薛仁贵选择不动靶后紧紧站在其身旁,李恪耸耸肩走向冯盎,移动靶。剩下李崇义与李二大眼瞪小眼,李二忽然大笑,拍了拍李崇义的肩膀。

    “用尽全力,朕不怪你。”

    李崇义苦着脸上马,但是他没听到李二后面小声的呢喃。

    “反正你也赢不了朕。”

    率先开始的是薛仁贵与钱虎,薛仁贵满弓,郑重两百米开外的靶心,钱虎对此不屑一顾,拉弓放箭,箭矢穿过靶心射在后方的墙壁之上,对着薛仁贵冷哼一声,嘲讽之意十足。房玄龄等人计算两人结果,薛仁贵十分,钱虎零分,因为箭靶上没有发现箭矢。

    钱虎傻眼了,还有这种操作?射穿靶心没有叫好反而得了零分?钱虎很委屈,钱欢拍着钱虎的后背轻声安慰。

    “别委屈了,薛仁贵正是上位期间,你做了升级包。回去吃鸡,不哭不哭。”

    另一方,李恪与冯盎的比试也是一边倒的局势,变态的冯盎在射下五只移动靶后开始妨碍李恪,不在对空中的靶子,而是对着李恪射出的箭矢,叮当脆响声音不断传出,李恪的箭矢不断被冯盎击落,击落的同时还得到了嘲讽。

    “啧啧啧,吴王殿下,今日的箭矢怎么像娘们射出的一样?太慢,太慢了。”

    李恪被气得牙痒痒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箭术是皇子的必修课程,但李恪在箭术上的捏造还不如李崇义。二十支箭矢结束,冯盎五分,李恪一分。

    钱欢轻声安慰李恪。

    “小恪啊,不要灰心,冯盎都这么大年纪了,给他点颜面。”

    “他要颜面我不要啊?老子的儿子就在看台上看着,十九箭啊,十九箭,我射出十九箭都被冯盎在空中击落,我。。”

    李恪的声音都带着哽咽的强调了,当真是被冯盎羞辱的很凄惨。

    把受尽打击的李恪和钱虎送去休息,这两个家伙倍受打击,应该会有一些共同的话题吧。十四分比一分,可是比赛还没有结束,李崇义也在煎熬。

    他本想保守实力,不敢赢李二,但是慢慢他感觉到了恐怖,马背箭术不动靶三箭满中,李崇义同样满中,但在环数上差了几分,空中孔明灯移动靶,李二箭无虚发,搭双箭满弓,眨眼箭击落两只,李崇义有些慌了,两人之间的比分越拉越大,李崇义越来越紧张,紧皱的有些手抖。

    比赛慢慢变成了李二的个人秀,一箭双雕,三箭齐发。此时李二手中剩下随后一支箭矢,低头看了看随手扔掉,举目四方似乎在寻找什么,钱欢见此连忙抓着身旁的月季花藏在身后跑向李二。

    “一骑红尘妃子笑。”

    钱欢猜的很准,在赵美人向叶九道娇声撒娇互动的时候,李二便有些心动,在看小月不顾周围人眼光,不顾身份为李恪加油打气,李二便有些心动,一时间他脑子竟然冒出长孙为她鼓气的场景,但皇后的身份不允许她如此,但李二可以。

    驱马疾驰,此时的李二意气风发,犹如风雅少年,鲜衣怒马。

    看台之上的人十分不解为何陛下会有如此举动,但长孙却十分明白,她看到了李二与钱欢两人的片刻交谈,她也看到李二总是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她。

    这时候看台之上打出一道道惊呼声。

    陛下竟然满弓对准皇后娘娘。

    弓弦弹响,长孙不躲不闪,笑靥如花。

    一支玫瑰射向长孙,长孙笑意更胜,抬起手捏住半空的月季,转身插在头上,看向操场中的那个男人,展颜欢笑。

    钱欢再次凑近李二。

    “知道什么叫做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了吧。您还真有点配上母后。”

    不作便不会死,但是李二的此时的心都在长孙的身上,踹飞钱欢小声道。

    “五万贯朕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