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小鲤鱼陈红鲤

第六百五十九章 小鲤鱼陈红鲤

    将这案子的判定权交给学子,这当真是千古第一次。

    钱欢不由抬头看向李二,他的思想无限于接近前世的领导者,这样的人可以被称为恐怖。也幸好他出现在这个时期,如果出现在前世,恐怕整个世界都不会安稳,李二的占有欲已经达到了病态的地步,他认定的东西,就是他的,如果不是也会抢过来变成他的。

    罪该万死与初心无错两放再次变得沉默,这般重任放在他们的肩膀上,不但没有恐惧,反而有一丝丝激动。挑战未发生过的事情,是啄玉学子的兴趣。

    这时候另外有几名学生加入辩论两放。

    两女三男,两位女学子直接在初心无错的位置坐好,表情十分高傲,两人同时拿出两支名牌摆在桌子上,对方的三人同样如此,姚宗,裴炎,杨再思。这三人的名字钱欢都听过,学院内的超甲等学子,在看身前的两位女子,钱欢不由心中有些不淡定。

    绕过桌子去看两名女学子的名字。当看到第一个名字的时候钱欢不当定了。当即爆出一声粗口。

    “卧槽?”

    上官婉儿?这他娘的?她她她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在看着只有七八岁的小丫头,钱欢十分不淡定,机械般的转过脑袋看向许敬宗,许敬宗脸色十分难堪,瞧瞧走上钱欢身前。

    “这丫头有些厉害,今年七岁,在学院以成为甲等学生,您的武妹妹对她可是十分的照顾。”

    钱欢不是想问这个,他想问,上官婉儿这时候他娘的还没出生呢啊?眼前这位小菩萨是谁?难道因为老子的穿越提前把她弄出来的了?这他娘说的不同道理啊。而这时的上官婉儿正看向武媚,武媚握紧拳头,加油打气。

    大教室中的人纷纷看向钱欢,李二更是皱眉,他能感觉出来,这个叫做上官婉儿的女学子钱欢知道,但他不认识。

    钱欢再看另一名女子。

    陈红鲤?他知道鱼玄机,这他娘的不会再有联系吧,钱欢皱眉开口。

    “小鲤鱼,几岁了。”

    陈红鲤起身躬身道。

    “回总教,红鲤今年十二岁,一年之内在慧庄学府以全甲之分进入啄玉学院。”

    “你知道鱼玄机么?”

    “总教怎知晓鱼玄机,出生之时曾有人为红鲤起过这名字,但母亲感觉这名字太过男儿,而后抛弃未用。”

    钱欢就这样站在桌子前看着两个女孩子,满心的疑惑,这两人会不会是因为重名而出现,但是历史中上官婉儿与武媚的关系也很亲近,这个陈红鲤又知道鱼玄机,到底是为了啥?不断挠头皱眉,左右摇头。

    此时的李二胸口不停起伏,他忍了很久,但实在忍不住了。

    “钱欢,要挑儿媳妇回家挑去。”

    一声暴呵传出,钱欢吓得一颤,随后转头大吼。

    “这俩儿媳妇您敢要?”

    钱欢瞪大了眼睛看着李二,他这一吼更让李二一愣,教室中的人都愣住,他们不是在乎钱欢无理的大吼,而是因为钱欢对着两个小女童的评价,钱家钱婉儿聪慧过人,如今无人敢取。试问为何?因为不出十年,他们的家产就会成为钱家的副业。

    而如今学院出了两个钱家都不敢娶的丫头,这让所有人把目光都对准了两个小丫头。

    李二与钱欢对视许久,两人同时叹了口气。突然间钱欢耳朵一痛,一道柔声传来。

    “作,作,作,怎么和陛下说话呢?”

    “姐姐姐姐姐。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辩论再一次开始,钱欢与李二的心也被两放的辩论迁走。罪该万死一方,姚宗起身开口。

    “睦州谋反案,我方主张有罪,因其李硕真以太上老君弟子之名,蛊惑百姓谋反,导致睦州民不聊生,百姓哀叹,官员愁眉,如此之人,怎能无罪。”

    房遗爱起身就要否定,但却被身旁的陈红鲤抢先。

    “师兄,您先歇着,小小姚宗,看师妹如何对峙他到哑口无言。”

    此话一出,教室中传出嗤嗤笑声,姚宗一脸无奈,这位小师妹当真是厉害的可怕。陈红鲤起身走到中间的空地,对李二躬身施礼,随后问向一名官员。

    “你可会谋反?”

    这官员可被吓坏了,连声道。

    “本官乃朝廷命官,怎能谋反。”

    钱婷皱眉呵斥。

    “小鲤鱼,不得无礼。”

    陈红鲤躬身对官员施礼。

    “是红鲤冒犯了,师兄为我补充可好?”

    房遗爱无奈苦笑,起身道。

    “各位,红鲤之意想必各位心中已经知晓,这位官员只是例子,不针对他个人,吃饱穿暖,家庭和谐之人怎会有谋反之心,隋炀帝为何会被推翻,那是因为百姓民不聊生,不看赋税,与其饿死,不如造反换取一条生路,虽然九死一生,但也有一丝希望曙光。”

    百官皱眉沉思,房玄龄对李二点点头。

    “这个小鲤鱼虽然行为鲁莽,但她表达无错。”

    李二点头,看向姚宗,武三思起身道。

    “睦州受灾,理应求救睦州官员,未有求救,直接谋反。”

    房遗爱准备再次起身,陈红鲤再次道。

    “师兄,我来,小小武三思而已。武三思,说话要负责任,不要把你以为你的事情就是事实,我早已查过资料,同样求钱婷教习派人去睦州查看情况,七年前,睦州受灾,当地官员不但没有减轻赋税,反而以征战之名大量搜集粮草。但据我所知,七年前刚好是总教落败消失被送去大食做奴隶,国无战事。陈硕真去寻当地官员救灾,补料被人看中美色关入大牢,陈硕真不从,遭到毒打,是百姓群起救出,我问你,如果你落入大牢一次,你可还会求救官员?”

    身后的钱欢不停搓脸咧嘴,这孩子咋啥都说啊,多丢人的事啊。钱欢不停安慰自己,我的学生,我教的,不能打死。可实在忍住心中怒火,当即怒吼。

    “你这逆子,今日我就要。。。上午吃鸡腿吧,以后嘴上有个把门的,别啥都说,你不丢人,老子还丢人呢。”

    陈红鲤的脸色一阵尴尬,一不小心把这件事说出去了。

    大教室中再次出现一轮之声,李二挥手,渊鸿离开,众人都知道渊鸿去做什么了,现在只能等。不久后,渊鸿抱着一摞书本回到教室交给李二,轻声道。

    “陛下,的确有此事,陈硕真当年的确落狱,而且七年前睦州的确大肆收刮粮草。”

    李二皱眉,起身走出教室。

    “午饭后在议,先散了。”

    杨再思与裴炎率先跑出教室,他们要去恶补资料,今日不为什么陈硕真,他们不想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