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六百五十一章 他是官,她是贼

第六百五十一章 他是官,她是贼

    钱欢总是去刺激李二最难以接受的事情。

    小铁球儿事件对于李二来说是耻辱,堂堂大唐天子被一个妖僧戏弄,发泄后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钱家。

    房间内,黄野对着菊花勇士一阵拳打脚踢,被打的菊花勇士已经哭的泪眼模糊,他第一次认识到自己在钱欢心中的地位。回过神儿的钱欢伸出手制止黄野,叹一口气,轻声道。

    “这事情不能怪小菊花,他与我说过这个女人,只不过当时我没有在意,承乾想告知我时,我没有理会,既然事情定下来了,解决了就好。老黄你去找李崇真,他那里打造了一套名为符水的匕首,先退下吧。”

    黄野点头退下,他知侯爷有话要与菊花勇士说,临走时狠狠的瞪了一眼菊花勇士,侯爷怎会有错,定是这小子可以隐瞒了整件事情。

    房间内剩下二人,钱欢沉吟片刻后,再次叹气,没有开口。他已经知晓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按理说菊花勇士应该与这李硕真出生在同一个庄子,一同长大,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

    可如今两人之间的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鸿沟,菊花勇士是官,李硕真是贼,官的职责是抓贼,给大唐一片安宁净土。

    钱欢不由在叹一气。

    “本候知晓这事情对你来说或许会很难做,如果你心有不愿,我会派江南虎队前去,会给那女人一个安详的死法。”

    一句话出,菊花勇士瞬间哭的崩溃,整个人附在地上痛哭。

    “侯爷,我与她一同长大,我曾向带我荣华富贵,许她十里桃花,可是我狠不下心离开她,直到亲眼目送她嫁人,登上花轿之时,我才晓得是我拖延了太久,她以到了出嫁的年龄。”

    哎,钱欢不知该如何安慰菊花勇士,都说男人多情,但她们又怎会明白男人的心,钱欢强撑起身子,长叹一气。

    “去账房支取五百两金子,找一处无人的村落。”

    话落,拉过被子蒙在头上。菊花勇士在房中一跪就是两个时辰,钱欢在被子中躲了两个时辰。夜晚皓月当空,菊花勇士连叩三首离开房间。

    忠与情之间的抉择,五百两金子足够平常人家生活一辈子,钱欢不想让菊花勇士为难,他才二十三岁,也不想他在痛哭中度过一生。钱欢算是一个比较开明的人,而且对感情这种事他也算是有一些了解,若是裴念是贼,钱欢是官。恐怕钱欢会帮助裴念推翻所有阻挡在她面前的阻碍。

    如此换位思考,他则能不懂此时菊花勇士的心情。

    在菊花勇士离开不久,八尾优希进入钱欢的房间,掀开被子擦身子,换药,动作很麻利。但钱欢能感觉出八尾优希心中有一丝不满,他不问,她不说。换过药后,八尾优希脱了鞋子静静的缩在床脚儿。

    “你为何一定要折磨小菊花,钱家有很多能人,明卫可以在忍不住鬼不觉中杀掉这个女人,你真以为他会拿着你那五百两金子远走高飞?”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夜晚,菊花勇士左手持盾,长毛背在身后,跨上战马离开慧庄,与当初黄野悄悄消失时一模一样。他的事情在钱家都已经知晓,菊花勇士跟在钱欢身旁的时间也不短了,也算是钱家的一份子,苏亮实在不明白侯爷为何一定要让菊花勇士前往,让他去杀一位故人?这比刀子砍在身上还要疼痛。

    次日清晨苏亮离开慧庄,他不想当年黄野的事情在发生在菊花勇士的身上。同时清晨,裴念手谕送往江南,菊花勇士离开是他个人的事情,而钱家接了陛下的评判旨意,养了虎队这么多年,也该让他们活动活动了。

    钱欢不知菊花勇士是如何想的,是事情结束后返回钱家,还是携带金子带着那个女人远走高飞,或许回来的希望不大吧,他在房间连跪两个小时,钱欢就明白了他的想法,这跪或许是道歉,或许也是在感激钱家这么多年的栽培。

    奇怪的事今日黄野没有蹲在钱欢的窗户下,看着手中的信发呆。感谢这几年的照顾和鞭策?菊花勇士走了,黄野心情还有一丝不舍,两人虽说年龄差距不小,但同为钱欢身旁的侍卫,多少也有不浅的交情,可侯爷下了命令,走就是走了。

    钱家卧房中,钱欢看这五百两金子微微皱眉,片刻后撇撇嘴。

    清晨过后,钱家再次变得热闹,前来看望钱欢和叶九道的人络绎不绝,李恪去探望叶九道,李崇义坐在钱欢对面低头沉思。

    “阿欢,你说那钱洛来长安怎么没带着射箭的小七,我还想与他比试比试。”

    “那八十多打扮你也躲不过的。”

    钱欢轻声笑道,李崇义点了点头,的确是这么回事,低头不在言语,对着一套鲁班锁较劲,拆开了,然后装不上了。钱欢伸手接过装好,李崇义再次拆开,两人反复的坐着一件事情,乐此不疲。直到李崇义能自己组装了,便不再理会钱欢。

    有时候钱欢就不明白,他本以为他这慧武候很闲了,但是没想到李崇义更闲。但李孝恭先在却慌了,最看好了两个儿子对他的爵位丝毫不感兴趣,导致现在河间王府一片祥和,没有争夺世袭之位。这样的事情不单单在河间王府,尉迟家,长孙家都有这样的麻烦事情。

    就在李崇义玩的兴致勃勃,钱欢无聊的要发疯时,李承乾被人抬到钱家来了,是被赶出皇宫的,理由很简单,皇宫太小,没有你住的地方。

    当李承乾与钱欢出现在一个房间的时候就变得有些热闹了,钱欢大怒为何要怕南方叛乱的事情告诉他,李承乾回答的很干脆。

    “我乐意。”

    当时钱欢就有一种干掉李承乾的冲动,但是他还是忍住了,毕竟距离太远,够不着。

    随后来探望三人的勋贵越来越多。钱欢懒得露面,交给了家里的女人,但程咬金与尉迟恭不顾这个,哈哈大笑走进钱欢的房间,没此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看看钱欢被打后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