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六百一十九章 解刨尸体

第六百一十九章 解刨尸体

    吃吃吃,李二你就吃,让那妖僧喂你吃小铁球儿,小铅块儿,把你吃成变形金刚擎天柱,然后你就举世无敌了,什么弓箭战马的,你都不怕,你吃吃吃吃。

    钱欢的怨气冲天,如今李二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李二坚决不允许钱欢去破坏他的大计划,他已经被天竺僧人折服了,就是钱欢也没有能耐让枯草逢春,的确,钱欢的确没有这个能耐,他只会拔草。

    心有怨气的钱欢被孙思邈抓走了,孙思邈那曾经河边的药庐内,两人晤的严严实实,口罩手套眼睛样样不少,而他们面前则摆着一句尸体。据说是牢中的死刑犯,孙思邈亲自花钱买来了,签吓得却是钱欢的名字。

    孙思邈手中一把刀子一把镊子,钱欢手中捂着一把锯条。两人相视一眼,随后把魔爪伸向眼前的死尸,如果有人进入这间房间绝对被吓破胆子,满屋的鲜血碎肉,谁能不怕。若是曾经,钱欢也会害怕,但是如今经历战场的他不在恐惧死人。

    战乱时哪天不死几百人,活下来的人都是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而且死在钱欢手中的无辜冤魂也不是一个两个。

    钱欢破开尸体的肚子,看着人体内部的结构,漫不经心开口。

    “哎?老爷子,戴胄怎么痛痛快快就把人给你了?”

    孙思邈抓过一块内脏放在手中端详,同样漫不经心回答。

    “是与这罪犯商议的,他死后的尸体交给我做研究,给他家人五百惯铜钱。”

    听此,钱欢耸耸肩,还真是没有钱不能办到的事情,这尸体都能买,厉害利害。解刨尸体,只为了验证钱欢口中那人体有二百零六块骨头的谬论,尸体还未解刨完,孙思邈突然问道。

    “你小子可知道为何人体胃脏如何处理吞入府中的饭食?”

    “知道,胃脏会分泌一种叫做胃酸的液体,胃酸具有腐蚀性,效果与学院内的盐酸差不多。还有这心脏,哪有什么男左女右的说法,您可别像宫里那个土包子一样。”

    两人指着房中的尸体闲聊,只要谈论到医术,孙思邈的脾气那是相当的好。钱欢把他所知道的东西都告诉了孙思邈,虽然他不会治病,但是他知道很多孙思邈不知道的东西,大动脉,毛细血管,为何血液会结痂。

    当钱欢说道人体的器官是可以更换的时候,孙思邈满脸震惊?

    “古稀老人换上年轻壮士的心岂不可以再活百年?”

    钱欢坚定的摇头。

    “不会,您怎么会冒出这么荒诞的说法,古稀的老人的身子如何能负担起一颗年轻的心,刚说了别像宫中的那位一样,你看你。”

    孙思邈仔细想想也是,到时钱欢,连陛下二字都懒得说了。

    外面传来一阵对话声,是毒花儿与东阳两个丫头来了。魏强魏壮可不敢阻拦,孙思邈也没有停手的意思,反而工作更加粗鲁了,在药庐中东阳可不敢胡闹,毒花儿推门而入,随后掩嘴跑出房间。门外的东阳疑惑,走进房间后嗷的一声尖叫。

    尖叫引来了孙思邈的冷眼,东阳拍了拍胸口,钱欢赶忙怒视东阳,如果她敢说一句吓死爹了,今日东阳绝对逃不过钱欢的暴揍,还好东阳什么都没说,只不过一颗鹅蛋状的俏脸变得铁青,不是被尸体吓得,而是害怕了孙思邈的眼神。

    过了好久东阳在平复好心情,小心翼翼道。

    “师傅,孙爷爷,您二位这是在作甚?”

    东阳当真是对这开膛破肚的尸首没有一点恐惧,眼神中还带着雀跃,然后钱欢就不明白了,毒花儿怎么说也是杀过人的毒师,她被吓跑了,反而这个娇生惯养的小东阳却不害怕,最后钱欢断定。

    李二的基因很强大。

    但是东阳还是被赶走了,钱欢与孙思邈整整忙碌了一日,直到两人筋疲力尽时才把剩下的任务交给魏强魏壮,清洗骨架。钱欢坐在另一件房内,隔着琉璃窗看着魏强魏壮清理房间,喝着杯中的茶水缓解体力。

    “老爷子,这心肝脾胃肾的您最好留着,用药水泡好了别让它腐烂了,到时候学院请您去讲课的时候带着,盖文达已经和您打过招呼了吧,想请您去医学院讲一次大课,听说酬劳可是不低。”

    “钱钱钱,你怎么眼里都是钱。”

    孙思邈嫌弃的看着钱欢,钱欢却嘿嘿一笑。

    “您快别嫌弃我了,要是没钱还怎么支撑您的研究,您啊,别总瞧不起钱,药材也是用钱买来的,我倒是想问问,调理人体健康,延年益寿这方面的学问在不在您的涉及范围。”

    孙思邈不理会钱欢,盯着琉璃窗的另一个房间出神,见此,钱欢叹了口气,无奈开口。

    “最先进的手术刀,轻易破开人体表皮,刀身如蝉翼般薄厚。”

    “有,你先滚蛋,找你的时候你在过来。”

    典型的卸磨杀驴,钱欢起身离开,漫步回到钱家,一路思考,他在想是不是应该劝李二早点退位,调养身子。但如今见都见不到李二,怎么劝。越想越烦,钱欢一路回到钱家,回家后发现毒花儿脸色苍白的坐在院中。

    哎,这点出息。

    轻声解释了几句,毒花儿的脸色出现了一丝血色,安抚好毒花儿,起身来到两个儿子的小院,钱云在读书,钱海在洗衣衫。

    还不错。

    钱欢离开小院,钱云钱海都松了口气,他们如何也不能相信,爹爹吃人?和医神祖宗一起吃?钱家的人看钱欢就躲,钱欢挠着脑袋有些疑惑,走了几步后发现裴念与独孤怜人搀扶八尾忧希在后院走出。

    八尾忧希的脸色苍白,额头上布满汗水。这是被裴念给揍了?这个想法刚刚出现就被否决,走上前不等开口,裴念抢先道。

    “忧希的腹中的确有虫,但是这种办法太折磨人了,以毒攻毒啊这是。”

    钱欢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伸出手摸了摸八尾忧希的额头,柔声道。

    “回去休息一晚,明日我去看看,若无事后,剩下的日子就是补身子。”

    八尾忧希冷哼转过头,钱欢同样冷哼,这一幕把独孤怜人逗笑了,松开八尾忧希出手抱住钱欢的手臂,俏皮道。

    “夫君,您去吃人啦?什么味道,小东阳说您是生吃的。”

    “吃什么吃,派人去抓东阳,告诉她本候要清理门户,刀斩逆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