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五百六十八章 被气哭了

第五百六十八章 被气哭了

    黄野发现越来越难看懂钱欢了。整日在家中嘻嘻哈哈没有一丝国候的样子,到了战场与高句丽百姓互骂,骂不过就拿火药炸死他们,但心中却酝酿着很多计划。挑拨离间这种计谋在战场上是十分难以实现的,但是渊盖苏文偏偏就吃着一套。

    黄野崇拜的看着钱欢,钱欢却感觉这眼神有些肉麻,拍了黄野一巴掌,黄野嘿嘿一笑。

    钱欢在算计渊盖苏文会如何应对,如果说一个小小的挑拨离间就把渊盖苏文干掉了,那这个家伙也没有名留青史的必要,他绝对有办法,钱欢最担心的就是渊盖苏文以迅雷之势击杀高建武登上王位,这是钱欢最不想看到的画面。

    其实钱欢心里不单单是在算计一个人,钱洛早就在他的计划之中,高句丽与吐蕃在钱洛之前到达荒漠,这两股势力可不单单是流寇那么简单,如果他们集合进攻大唐,对大唐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一个张启鑫不足以拦截他们,但是钱洛可以。

    牵制了无主荒漠的人,也就等于他们的资源送不回高句丽,至于为何一直留在安东不走?只要钱欢不出现,吐蕃的禄东赞以及大食的欧文斯和那几位皇子就不敢拿出底牌,他们担心钱欢会突然出现,导致底牌对钱欢摸清底牌相处对此,导致他们神算覆水东流。

    “哎。”

    钱欢轻声叹了口气,不论如何苏南城都会与苏定方掀起一场大战,为渊盖苏文争取时间。黄野歪着脖子想了很久,凑近钱欢轻声道。

    “侯爷,有个词是说人外表很傻很二,内心却很精明的词语叫啥来的?”

    钱欢想都没想,随口就道。

    “扮猪吃老虎?”

    “那叫大智若愚,钱候啊,你没事的时候去看,老夫有时候就想不通你是怎么坐上国候的位置的,而且还是大唐唯一的国候。”

    两人不知不觉回到了军营,房玄龄站在钱欢对面无力道。钱欢挠挠头对房玄龄憨憨一笑,还学了一声猪的哼哼声,这把房玄龄逗笑了,指着钱欢不断摇头,钱欢下马,黄野牵走战马。钱欢与房玄龄并肩走在军营中,钱欢率先开口。

    “房老爷子,那大智若愚肯定不是在夸我,对不对。”

    其实钱欢想得到的答案是说这四个字在形容他,可惜房玄龄却点了点头,折让钱欢赶到一阵挫败感,再次走了几步,他忍不住了。

    “老房头,您就不能夸夸我?我可告诉您,不出意外这两天就会与苏南城决战了,您告诉那几个指挥打仗的专心点,这一仗我可没有办法插手,陛下没给我官职。”

    知道那大智若愚四个字不是形容他的时候,这连称呼都变了,从房老爷子换成了老房头。对于称呼房玄龄倒是不在乎,而是钱欢的那句要开战了确实让他有些捉摸不透钱欢是怎么知道的。两人走进帅帐,苏定方,长孙无忌等人均在帅帐之内,钱欢随意拉过椅子坐下,与几人道出了事情的经过。

    挑起了高建武与渊盖苏文之间的内战?而且还是有八成的几率会成功,这倒是让帐内的将领们坐不住了,如今攻不下苏南城的原因就是这做城池太大了,就算发出代价攻陷了苏南城,剩余的残兵也不法在向高句丽入侵。

    如果苏南城敌军出城迎战,那么效果就不一样了,只要唐军取得这一次的胜利,就会大振军心,反而高句丽则会变得低沉。

    众人围绕这钱欢看来看去,长孙无忌端着钱欢的下巴声声称奇。

    “啧啧啧,咱们这个慧武侯貌似是开窍了,这一计用的实在是恰到好处,钱候,你确定不是你那个梁道阿给你出的主意?”

    被众人围着就是一只猴子一样,在被长孙无忌调笑,钱欢抬手打掉长孙无忌的爪子,气冲冲的砖头就走,一边走一边大吼。

    “就你们,就你们这群为老不尊的老头们,我钱欢真是和你玩不到一起去,这一次战场我不打了,别劝我,我不打。”

    钱欢一步一步的离开,还当真没有人阻拦钱欢,走出营帐的钱欢哇哇大叫,看样子是被气得不轻,随后传来duang的一声,不知道钱欢踢倒了什么,在营帐外大喊大叫,大骂老天不公平,早点把长孙无忌带走。

    营帐内的长孙无忌却是呵呵一笑,对于这无礼的小子他已经习惯了,当初两人可是在药房门前僵持了四五个时辰,一口一个葱锅锅他爹的叫着。

    钱欢离开口,众将领围在一起,房玄龄率先道。

    “高丽王高建武与大对卢渊盖苏文的确不和,如果钱小子说的不假,渊盖苏文当真睡了高建武的妃子,你们他是如何想的。”

    众将领围在一起,苏定方皱眉道。

    “取而代之,**后宫可是九族之最。”

    房玄龄继续道。

    “不错,不论他渊盖苏文是什么身份,**后宫都是死罪,但现在却还活着,不是高建武不想杀他,而是忌惮渊盖苏文的势力,如果渊盖苏文派人行刺高建武,他绝对不会在容忍渊盖苏文,如今钱小子的人已经进入高句丽,前往国内城,而钱小子污蔑高建武的消息也会传入高建武的耳中,到时候不论刺杀成功还是失败,渊盖苏文都难逃干系。辅机,高句丽内乱以成定局,眼下需要的是在与苏南城这第一战不论如何都不能败,不能给渊盖苏文时间去解决了此事。”

    长孙无忌哈哈大笑。

    “输?大唐儿郎怎会输,钱欢这混小子就不要想着去战场了,陛下已经送来消息,他最近杀人太多已经变得有些混乱,不过他到是给咱们送来一个大礼,这战争早点结束,老夫好去龟兹送侯君集最后一程。”

    当日长孙无忌送信给李二,钱欢则在营帐内发脾气,长孙无忌这老头绝对不会把功绩让给他,不让给他怎么解决家里那几个傻娘们犯下的错。在营帐大闹了许久,整个军营都没人敢靠近这座营帐,都知道慧武侯在发脾气。

    “老黄,去给我弄点酒来,还有牛肉,我要吃牛肉炖土豆,就在长孙无忌的面前吃,我馋死他。”

    黄野苦着脸离开,酒好说,但是这牛肉去哪里弄,当日夜间黄野归来时,牛肉到底没有弄到,野鸡倒是抓了四五只,扔给黄野一只,菊花勇士一只,他们自己去研究怎么吃,钱欢拎着三只野鸡走进伙房。黄野叹了口气,可怜的看着钱欢。

    出来时端着一锅的鸡肉炖土豆,腰间挂着一只酒葫芦走进长孙无忌的帅帐,当钱欢看到帅帐内的粗犷大汉时,整个人都快要被气哭了,程咬金什么时候来的,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程咬金起身接过钱欢手中的铁盆,递给房玄龄,随后把钱欢搂在怀中,哈哈大笑。

    “辅机。房乔,苏烈(苏定方)你们羡慕不羡慕,就老夫这侄子有什么是不会的,哈哈哈,还知道孝敬长辈,给老夫送来一锅的鸡肉来,呦?还有酒?哈哈哈,老夫的侄子就是神仙。老子就是神仙的伯伯。”

    程咬金可以肆无忌惮的瞎说,但钱欢可不敢承认,看着程咬金抓过酒葫芦就要灌,钱欢连忙拦住。

    “哎????程伯伯,这是给您暖身子的,您还是别喝了,葱他爹会禀报陛下的。”

    程咬金看了一眼长孙无忌,把酒葫芦揣在衣衫后,抱着鸡肉招呼众人。

    “告诉你们吃了老夫的鸡肉,就不能去陛下那告状,老夫侄子的手艺一般人是吃不到的,你们就说说,钱欢有什么不会。”

    长孙无忌夹起一块鸡肉戏虐的看着钱欢,扔到嘴里一脸的满足,随后轻笑道。

    “他不会写字。”

    房玄龄道。

    “他不懂礼仪。”

    最后苏定方贼贼一笑。

    “据说钱家也时有一女两儿了。”

    这说的程咬金一脸尴尬,钱欢干脆被气跑了,回到营帐猛灌了一壶茶水,嘛的,被气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