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捡了个能吃的宝贝疙瘩

第五百五十九章 捡了个能吃的宝贝疙瘩

    “你不是活的好好的么?又拿自己做诱饵了?”

    李恪嬉笑的走向钱欢,钱欢耸了耸肩膀,无奈道。

    “的确有这个想法,李承乾呢,遇到麻烦了?”

    李恪点了点头。

    “霸王号无法进入辽河。河道窄,水太浅。你这什么情况?听说你伏击了两千人的小队,父皇那边气得不轻,他本想带兵来攻打安市的。”

    钱欢再次耸耸肩,无奈叹了口气,没想到渊盖苏文竟然猜出他只有五百将士了,而且这一战似乎没有看到渊盖苏文,李恪派人清理战场,同样堆起一座小型的京观,钱欢与李恪都不是圣母婊,一切都是按照心情做事,既然高句丽如此,效仿一下也算不错的。

    四艘子船带来的人不多,但是有这四个‘刺猬’守护河道应该不是什么难题,钱欢一直想体验一场人数碾压对方,酣畅淋漓的战斗,但是李二从来不给他兵,而且还得不到夸奖,恐怕这一次大肆的屠杀百姓应该会被弹劾吧。

    此时的杨万春已经快要被气疯了,谁说钱欢没有援军,这援军不是在陆地来了,而且是走的辽河,辽河入口的那群人都是废物么?其实不怪辽河入口的将士,李承乾对建安再一次发动了猛攻,李绩带兵在建安登岸,取下建安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钱欢与李恪说了朝韩胡乱捏造杨万春射瞎了李二眼睛的事,李恪没有多问,只要是钱欢说的,他便相信。而且此时建安已经不需要李恪再去帮忙,留在这攻打安市城也不错。李恪猛一拍头,一声脆响。

    “阿欢,我给你带了个人来,李绩说养不起了。”

    这到让钱欢有些惊讶,养不起了?李绩这老爷子是咋地了,怎么将士吃点饭就养不起了,而且是被李恪带来的,李恪也曾管理过一段时间聚缘凯隆,能被他看上的将士不多,连忙让李恪把人带过来瞅瞅。

    当秦怀玉把人带来时,钱欢的眼神变得有些失望,没有水牛和钱虎壮,没有黄野那般的灵活劲,钱欢看向李恪,李恪点了点头,钱欢绕着此人走了一圈,对着小腿踢了一脚。

    “你叫啥,有啥特长,能打还是能杀。”

    “末将薛仁贵,没啥特长,力气大点,能吃了点。”

    薛仁贵?钱欢迷茫的看着李恪,这人没听说过啊,隋唐英雄传里面也没有啊,钱欢不由后悔上学的时候没有好好学习历史,别人穿越后啥都知道,特么的老子穿越后谁也不认识。脑子里胡思乱想,钱欢也没有忘记这薛仁贵,力气大?能吃?今日本候就看你能吃多少。

    “菊花勇士,去准备一百个馒头,已知烤全羊,算了,看着准备,怀玉他们还没吃饭吧,再给九道准备些酒,你和老黄把暗卫卫长也喊来一起吃点。”

    菊花勇士离开,钱欢凑近李恪,小声道。

    “你说老黄多少回合能杀了他?”

    李恪摇了摇头,没有开口。黄野已经从将士演变成了刺客,如果偷袭,黄野能轻松虐杀薛仁贵,如果黄野被薛仁贵发现,那么他一点胜算都没有,薛仁贵的箭术完全可以轻松碾压李崇义。

    不大一会,叶九道提着酒坛子走进营帐,伸手拍了拍薛仁贵的肩膀,这一幕让钱欢不在轻视这个家伙,叶九道貌似很看好他,叶九道躺在钱欢的帅椅之上仰头豪饮,老黄看了流口水,凑上前与叶九道讨价还价。

    叶九道饮酒是李二的特许,其他人可就没有这个福分了。菊花勇士带人走进营帐,冒着热气的馒头,整整一只烤羊,肉汤整整一锅,钱欢尝了一勺肉汤,看向菊花勇士。

    “外面的将士们可有肉汤喝?如果没有就把这汤拿出去分了。”

    钱欢最忍受不了就是将士们拼杀厮杀,却连一口热汤都喝不到。菊花勇士点了点头。

    “都有,只不过肉少了点。”

    钱欢拿出腰间的佩剑递给菊花勇士。

    “本候这剑一辈子都没有希望杀人了,把肉挑出来给受伤的将士分了,然后快点滚回来吃饭。”

    菊花勇士端着大锅走了,钱欢抓过毯子扑在地上,看了一圈,示意开饭。钱欢饭量轻,小口撕扯的一块羊骨,羊腿被几人分食后就感觉有些涨,叶九道吵吵回去睡觉,钱欢也目瞪口呆的看着薛仁贵,这家伙吃饭好慢啊,不是慢,而是很有节奏,不急不躁的一直往嘴里舔。但却一直在吃馒头,一口羊肉和肉汤都不喝。

    钱欢知道这个家伙有些紧张,起身来到薛仁贵身旁,拿过只是烤鸡递给薛仁贵,薛仁贵有些迟疑不敢接,钱欢干脆撤下鸡腿塞到薛仁贵的嘴中。只听嘎巴嘎巴的声响,连骨头都嚼碎了,钱欢把一整只鸡都递给薛仁贵,

    馒头吃了一半,薛仁贵看着那只烤羊,李恪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已经不吃了。薛仁贵羞涩的低下头,抓过烤羊慢条斯理的一小口一小口吃,动作连贯丝毫不停。李恪看向钱欢笑道

    “知道为什么李绩说养不起了么?”

    薛仁贵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低着头不敢再吃,钱欢瞪了李恪一眼,轻声道。

    “吃饱了?没吃饱就继续吃,在本候的军中没有吃不饱的将士,随便吃,不够在烤一只,吃完后给本候试试你有多大的力气。”

    薛仁贵继续吃肉,一口肉一口馒头,黄野不由地上一碗肉汤,薛仁贵轻声谢过后,当毯子上不再有任何能吃的东西后,钱欢起身在桌下拿出一壶酒,到了一杯递给薛仁贵。

    “喝了,然后咱们去辽河。”

    当钱欢等人来到辽河时,尸首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了,钱欢指了指安市城墙上的高句丽旗帜,轻声道。

    “点火箭,射穿旗帜,你每日有一百个满头,射倒旗杆,一日一只烤鸡。”

    薛仁贵取下身后的弓箭,对钱欢躬身施礼。

    “侯爷,能把烤鸡换成汤么,一碗,一碗就行。”

    钱欢大笑。

    “好。”

    薛仁贵拉弓瞄准,他的箭矢比一般人的都要粗很多,钱欢捏着下巴看着薛仁贵能否完成这个根本不能完成的任务,一道破风声传出,箭矢已经飞向过辽河,钱欢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安市城内传来一阵糙乱的声音。薛仁贵再次开弓,安市城上的一名弓箭手在被箭矢胸口。

    钱欢在辽河岸边跳脚大叫。

    “这人,就薛仁贵,老子要了,告诉李绩,老子在给他一千贯,薛仁贵进钱家。”

    钱欢感觉捡到宝了,这尼玛得多少米,直接射掉敌军旗帜,宝贝,这他娘的绝对是宝贝。薛仁贵放下弓箭羞涩一笑,李恪按住兴奋的钱欢小声道。

    “这个人是父皇的,你就别想了。”

    “那就租给我,一日十贯,供吃供住,明天等渊盖苏文出来就给老子射死他。”

    钱欢有些亢奋,但他还不知道渊盖苏文已经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