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五百四十三章 无罪的被释放

第五百四十三章 无罪的被释放

    营帐中,钱欢与李二分左右躺在长椅之上,钱欢擦去脸上血迹,幽怨的看着李二,当钱欢第一次被踹出营帐时,以为李二在发泄怒火,第二次被踹出时,钱欢知道李二在演戏,具体演给谁看钱欢就不知了。

    殴打了钱欢一顿,李二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弯着腰在脚后跟擦猪油,似乎迷恋上这种油滑的感觉,渊鸿想要唤人进来替代李二的双手,但被李二言辞拒绝,声称自己的身子没有那么金贵,或许经历过沙场的皇帝都不会向后代那般娇贵吧。

    钱欢感觉整个腰都快断了,加上胸口的伤,每一次呼吸都带着疼痛,他有些后悔来安东了,不如等李二回去在说,钱欢的哼唧声可能打扰了李二小心翼翼的动作,一不小心触碰了伤口,一阵钻心的疼痛引得李二大怒,转过头怒视钱欢,再看钱欢一脸鲜血的样子,李二对着营帐外大喊。

    “把秦怀玉和叶九道带进来,把钱欢收拾干净。”

    李二唤的二人,而不是李恪李泰,也不是李崇义,这让钱欢心中升起一丝好感,不偏心。秦怀玉与叶九道迷迷糊糊的被带进营帐,起初两人不知道为何会被突然释放,当看到钱欢一脸鲜血的样子明白了,连忙上前擦拭钱欢脸上的血迹。

    当钱欢的脸被收拾干净,头上缠上绷带后,李二把两人赶走。

    “找一个角落,别让朕看到你们。”

    钱欢连对二人眨眼,秦怀玉拉着叶九道转身就跑,跑出营帐,当着众人的面跑出军营。李泰看着离开的两人背影十分羡慕,他也想离开,他感觉自己要被冻僵了。尉迟恭蹲在尉迟宝林身旁小声说着什么。尉迟宝林一脸的不耐烦,尉迟恭一脸的不舍。

    尉迟宝林知道自己要死了,对与尉迟恭也稍微无礼了一些,尉迟恭伸出手,尉迟宝林习惯性一躲,但发现只是温柔的抚摸。尉迟宝林低下头小声哭诉。

    “爹,一会您行刑可好,孩儿怕疼。”

    尉迟宝抚摸着尉迟宝林的手有些颤抖,颤声道。

    “好,爹不会让你疼的。”

    外面一对父子在进行最后的交流,营帐内,李二也在问话于钱欢,钱欢知道事情远还没有结束,还有李恪李泰李崇义三人没有松绑,此时只能顺着李二唠,一点不能呛着他,他是陛下,天子一怒伏尸千里,这一句话说的一点没错,毕竟他从来不缺儿子。

    李二似乎玩腻了猪油,擦了擦手再次把脚搭在火盆之上,靠在长椅上轻声道。

    “百济大军准备趁机偷袭朕,新罗此时表忠心,出兵拦截,算上是那么一点雪中送炭的意思,朕准备赏赐给新罗一些粮草,这钱由你钱家来出。”

    本以为钱欢会出言反驳,但这一次钱欢异常安静,同样轻声道。

    “可以。”

    呦,李二不由转头看着钱欢,这有钱的感觉就是好,这一可不是几千贯百万贯的铜钱,而是以百万贯计算的,没想到钱欢竟然答应的这般痛快。

    钱家有这么多钱?李二不由在心中算计,算计了半天发现还真不清晰钱家的底蕴,不由有些恼怒,也有些好奇钱欢哪来这么多钱,看着钱欢的眼神带着疑惑,钱欢偷偷瞄了李二一眼,随后连忙低头,这时候李二开口了。

    “渊鸿,派李恪去整顿太子六率安营扎寨,另外派李崇义清点那五百钱家暗卫,明早来向朕汇报着暗卫有何能耐。”

    营帐外李恪迷迷糊糊的接到陛下口谕,离开时不停转头看着李二的营帐,他想知道钱欢与父皇在营帐中到底在说些什么,为什么人会一个个被放走。李恪与李崇义离开口,剩下的李泰懵了,为啥没犯错的人都走了,他还被留在这里。

    营帐中,钱欢开口了。

    “钱家商盟有三年未收拢资金了,应该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琢玉学院内学生研究费用是钱家投资的,研究出的新产品卖给大唐富商,也收拢了一些资金,无主荒漠那里也有个铜矿,一直没有时间去开发,里里外外算起开应该能支付这一次新罗战事的所有费用,将士战死的抚恤金钱家也会给,但是战场交给钱家来清理,战利品与新罗对半分,当然钱家得到的战利品全部都是陛下您的,百济之事的确是我的错。”

    “能收多少战马。”

    武器,盔甲不是李二在意的,但战马却是李二在乎的,大唐战马少的可怜,虽然钱欢贡献了马掌,但是每年退役的战马也有几万匹。钱欢看到李二激动的样子,不由咧嘴一笑,李二也感觉自己有些不冷静了,钱欢沉思了片刻轻声道。

    “如果百济与高句丽战场同时获胜,五万战马还是可以的,加上牛羊,十万牲口足以抵这一次远征的军资消耗,另外战甲刀刃运回大唐交给李崇真溶解后,您应该是大赚。”

    李二猛然坐直身子,穷日子过久了,单单这十万牲畜足以让李二动容,而且这一次远征消耗的资金以李二有些肉疼,听钱欢细致的计算,李二渐渐露出笑脸,两军交战还能赚钱,不错,很不错。

    “来人,唤青雀进来给朕洗脚,带上甘草桂皮。”

    当李二端着水盆走进营帐时,看着左右躺着的钱欢和李二不由一愣,随后快速走到李二身前,转过头不停与钱欢眼神交流,伸手抓住李二的脚就按在水盆中,李泰比八尾忧希的速度快很多,也不如女人细心,把李二的脚按进滚烫的热水中,李二吸了一口冷气,抬起脚一脚踹飞李泰,再次踢翻水盆。

    李泰在地上滚了几圈后,慌忙起身再去准备,这次回来后学聪明了。不在看钱欢,细心的为李二洗脚。

    一时间营帐内有些安静,只能听到李泰拨弄的水声。过了许久,钱欢率先开口。

    “别泡了,一会泡肿了,擦干后晾干,不要烤火了,这火盆危险性比较大,派人去弄着木柴来,别用炭火了。”

    李泰屁颠屁颠去准备,离开离开后,李二看了一眼桌角的沙漏,轻声道。

    “时辰到了,冻麻木后砍下去就不疼了,来人,行刑。”

    听此钱欢猛然做起,李二还是没有忘记要杀外面的几个傻蛋,连忙开口。

    “陛下不可,臣在无主荒漠有两块地盘,大唐地盘是臣的,大食地盘也是臣的。”

    营帐帘子被掀开,钱欢抓过身旁的茶杯砸在走进营帐之人的头上,并开口怒骂。

    “滚出去,陛下,咱们在谈谈。”

    钱欢没有开营帐门前的人,但李二却看到了,被钱欢砸了一茶杯的程咬金揉了揉额头,放下帘子离开,钱欢还不知道他这一茶杯砸了程咬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