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五百二十九章 蜈蚣与土狗

第五百二十九章 蜈蚣与土狗

    李泰与八尾山崎之间相互揶揄,讽刺,打击。

    平日在长安骄纵贯了的李泰对这个土著的天皇丝毫没有放在眼中,李恪相对成熟一些,严词呵斥了李泰,这才让李泰和小天皇之间的关系缓和一些,但心中都在暗自作劲,互相看谁都不顺眼。

    在船上呆惯了的钱欢不怎么喜欢下去,他感觉住在这穷酸的地方还不如船上来的舒服一些,但黄野与菊花勇士两人扛着麻袋悄悄下船了,李崇义看着两人的背影微微皱眉,这一趟倭国之行应该不会那么平静吧。

    不用说,黄野与菊花勇士肯定去埋火药了,老黄在无主荒漠把一个不喜说话的孤狼变成了一个话唠,恐怕菊花勇士也不会幸免于此,或许两人的性格应该很相似吧,只不过他没有黄野那么勇猛,也没有那么精明。

    黄野下船的事情李崇义知道,但是钱欢却不知道,现在整个人的脑子中都是那只蝎子,总感觉它在自身的周围游荡,本不打算下船的钱欢终于忍住了,怒视毒花儿许久后,毒花把蝎子留在船上后,依依不舍的跟着钱欢下车。

    感觉这船上有只蝎子,钱欢如何都没有办法安静的在船上休息,被蝎子蛰过的那种疼痛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记忆幽深。

    钱欢与众人来到了所谓的皇城,现在这个地方叫什么钱欢不知道,但是应该不是东京吧,这一路毒花儿都在解释小黑不会轻易对人挥动尾针。

    “阿欢,小黑很乖的,更何况它也经常能看到你,不会刺你的。”

    对于这种解释钱欢一点都没有办法相信,想着蝎子不由有些颤抖,离开毒花儿有一段距离后转过身看着菊花儿,倒退前行。

    “蝎子是属于冷血动物的一种,是没有感情的,更不会出现熟人不蛰的事情,懂不懂,懂不懂。”

    钱欢一边倒退一边对着毒花儿解释,李崇义看着钱欢这中倒退的样子不由头疼,哪有意思国候的样子,毒花儿似乎有些不甘心,歪着脖子与钱欢争执。

    “那为什么小黑不蛰我。”

    “因为它还不饿。”

    “它偷偷跑出去一次,回来时我曾半年没给它喂食,它还是不伤害我。”

    “那或许你那只蝎子把你当成了她的孩子。”

    “小黑是雄蝎。”

    钱欢穷词了,他也有些想不明白为啥这只蝎子不会蛰毒花儿,按理说半年不喂食的蝎子应该会很凶残啊,钱欢看向李崇义,李崇义摇摇头,对这种事情他心里也不明白,但是听说天竺的蛇也很听人的话。

    三人不在言论蝎子,而是毒花儿到底都养了什么东西,当毒花儿在拿出一只蜈蚣时,钱欢加快了脚步,这只蜈蚣和小黑蝎子是在毒花儿被追杀时候仅仅留下的两只毒物,如今毒花儿不论去哪里都会带上它们。

    对于这种东西钱欢怕的不行,李崇义的嘴角些有些抽搐,钱欢不断倒退,随后便与人撞了个满怀,钱欢大怒,转身指着此人的鼻子大骂。

    “你踏马的瞎啊?”

    被钱欢撞了又被骂了一句的人脸色铁青的盯着钱欢,钱欢歪着脑袋看着此人,发现好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无视此人的表情转头看着李崇义。

    “充气儿,这人看着好眼熟,你想想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被钱欢撞了年轻公子大怒,在钱欢的耳旁咆哮。

    “慧武侯,你当初劫了本王的船,抢走了本王的女人,你现在竟然说只是看本王眼熟?”

    这人正是被钱欢做海盗时打劫的百济皇子,也因被钱欢打劫落魄回到百济后失去了皇储的机会,被封为王。他没想到会再次遇到钱欢,也没想到会被钱欢忘记了。钱欢扣着耳朵皱眉看着百济的皇子,轻声道。

    “吵吵什么玩意,介绍自己声音这么大干啥。别在这放屁,你在百济,老子在大唐,什么时候抢劫你了,我看你是真瞎啊,老子根本不认识你,滚蛋。”

    百济皇子被气得七窍生烟,试问整个世上也没有这般让人生气的事了,被抢劫后竟然都不记得他。百济皇子还待大吼,毒花儿走上前,眼神冰冷的看着百济皇子,冷声道。

    “你若在对阿欢吼一次,我让你一辈子都说不出话来。”

    强势的毒花儿站在钱欢身侧,那只蜈蚣静静的伏在毒花儿的手臂之上。百济皇子看着毒花儿受伤的巴掌长短的蜈蚣微微皱眉,挡在钱欢等人的身前一动不动,毒花儿见此冷冷一笑,轻轻抖动手臂,蜈蚣瞬间消失,百济皇子大惊,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惨叫,身后的一名侍从突然瘫倒躺在地上抽搐。

    转过头时之间一只箭矢距离自己的鼻尖不足一寸,李崇义满弓看着百济皇子,嘴角浮现贱笑。

    “滚。”

    在皇城突然死了一人,百济皇子更被箭矢指脸。围观的百姓都在好奇这倒退行走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敢如此大胆。百济皇子渐渐后退,带着死去的侍从快速离开,他恐惧的是那个女人手中的蜈蚣,无声无息的带走一人性命,这的确恐怖,如果那个死去的侍从换成他自己,他已经不敢在往下想。

    而且找不到任何证据去指责人是钱欢他们杀的。

    在钱欢等人的心中,如果欺负了你,那就欺负了,你若想找回公道,那么我会在欺负你一次,忍着忍着也就习惯了被欺负了。

    看着毒花儿手中的蜈蚣,钱欢嘴角抽搐。

    “你这蜈蚣比小黑强多了,不用滴血就能杀人。”

    毒花儿叹了口气。

    “但是它不听话,它没有办法分辨除我之外哪个是敌人,哪个是自己人,小黑却可以。”

    “当我没夸它,那它和小黑关在一起谁会吃了谁。”

    毒花儿大怒,把蜈蚣装进小瓶子里,随后指着钱欢咆哮。

    “把土狗和充气儿关在一起谁会吃了吃。”

    收拾弓箭的李崇义躺枪,皱着眉头对毒花儿不断眨眼,示意他是无辜的,但此时暴怒的毒花儿完全不理会李崇义。

    钱欢捏着下巴沉思。

    “蝎子和蜈蚣不是一个种类啊。”

    毒花儿再次大喊。

    “土狗和充气儿就是了?”

    “好像也不是。”

    毒花儿生气了,一路都没有理会钱欢,钱欢与李崇义不断买来各种各样的玩物来哄毒花儿,这才让毒花儿小气。钱欢也不敢在脑抽的去触碰毒花儿的地线,这丫头的脾气不是一般的大啊,都是孙思邈这老头宠的。

    终于找到一家还算看得过眼的客栈,掏出一枚银币丢给掌柜的,随后又扔出一枚金币。

    “这客栈我包下了,三日一枚金币,住到我们离开之后,你们也滚蛋吧,别在这碍眼。”

    拿着金币的展柜不知道钱欢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已经被侍卫押着赶出来的客栈,李崇义跟出门外,想了想掏出十几枚金币扔给掌柜的。

    “来个人给他翻译一下,这客栈我们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