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四百四十二章 闺女怒吼,钱白泽呢

第四百四十二章 闺女怒吼,钱白泽呢

    钱家水军免不了解散一事,在李二强硬的手段下钱家水师解散,整个水师连船带人全部归顺大唐水军管理。

    刘仁愿带着杜荷一人离开长安,前往扬州。既然陛下下令,规定钱家船只不得超过二十,且不能拥有五牙大舰。不能拥有五牙咱们就弄四牙或者六牙,就造十九只。

    丹尼斯夫人与艾妮尔得到了李二亲发的大唐户籍,名正言顺的进入了琢玉学院,因为此时崔嫣与李崇义耍了好久的小脾气,直到李崇义答应他名下声音的收益全部归属与崔嫣时,才让此事平静下来。

    武媚和钱策搬出了钱家住进了长安,但这只是名义走个形式,钱策以长安距离学院太远为由留在钱家不走。钱欢懒得理他,裴念自己乐得钱府热热闹闹的。

    这期间程处默回长安了,但躲在家中不敢见人,钱欢去了一次,与程处默谈了整整一个下午,没有问他是如何受伤的,却是聊起了往事。

    一二三四他们哥几个已经出现了大半,仅剩下一二六没有暴露,钱欢知道这三人其中有一个是要与他想对的,至于剩下的两个钱欢无法确定他们的目标是牛见虎,还是长孙冲,或者是宝林。

    那一个月的服刑可发生了不少事情,波斯拍使节来朝拜李二,听说还送上两个波斯美人。王圭这老头竟然死在了半路。只不过这家伙的儿子娶了公主,王圭这死也不算冤枉。

    至于长孙顺德这老货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等学院收完学生就干掉这家伙,之后去扬州转岳州再去岭南。最近已经派人去差长孙顺德了,出其不意见还发现了几个探子,钱欢懒得去问是谁家的,直接杀了就是,真当我钱欢好欺负呢?

    老子不信你长孙顺德没有是什么嗜好,吃喝嫖赌,坑蒙拐骗就不信你一点都占不上。你吃老子就给你下药,你喝老子还给你下药,你取小妾老子就派人去哭丧,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钱云钱海已经会小跑了,只不过钱海一直摔跤,起初几次哇哇大哭躺在地上撒泼,哭的钱欢心烦,抓起前海丢进水缸中,独孤怜人一声尖叫,连忙在水缸内捞出钱海。

    抱着钱欢一阵怜惜,看着钱欢的眼神充满敌意,仿佛一只雌狮一般。被独孤怜人这般盯着钱欢也有些尴尬,钱云已经下的流泪,却不敢哭出声。

    自那以后,钱云钱海当真是不敢出现在钱欢面前,这个爹爹太狠毒了。都说钱云钱海不如钱矜,但这两个小家伙也算聪明,一岁能走,两岁能言知礼仪,当然也忌了母乳。

    钱矜突然回到钱家,两个小家伙陷入了水火之中,看着大姐胸前挂着的奶瓶不停流口水,他们两个可没有这般待遇。只有在饭桌上有羊奶喝。钱矜心疼两个弟弟,摘下奶瓶递给钱云,钱云咽着唾沫摇头拒绝,钱海则顾不得这么多。

    看着两个弟弟的样子,钱矜不由叹了口气,随后深吸一口气,放声怒吼。

    “钱白泽!”

    房间中的季静脸色铁青,抓起身旁的掸子气势冲冲的走出房间,钱矜已经被钱欢和太上皇贯的不成样子,怎能直呼父亲名讳。

    钱欢也舍不得让季静揍钱矜,抢过掸子扔到一胖,挥手一巴掌拍在季静的翘臀上,不满道。

    “富养女儿穷养儿,知不知道,我宝贝闺女就得这么霸气,喊我名字我乐意,钱云钱海也可以这么喊,总叫爹能有啥出息。”

    季静实在是理解不了钱欢的想法,索性也不在管家里的孩子,只要照顾好钱欢,别的就都不重要了。

    大姐的这一声怒吼可吓坏了钱云钱海,可两个小家伙没有逃跑的想法,准备陪着大姐一同受罚。他们的爹出来了,满脸堆笑的扑向钱矜,一把抱在怀里。

    “大闺女哦,爹可想死你了。”

    钱矜抱着钱欢的脖子嘿嘿笑的不停,可想到身旁还有两个弟弟,钱矜推开钱欢,挡在两个弟弟身前,怒视钱欢。

    “为啥如此对待小云小海,不就一点羊奶么,咱们家还缺这个?没见过你这么当爹的。”

    钱欢被钱矜数落的无地自容,家仆侍女们忍不住偷笑。钱矜趾高气昂的拉着两个小的去厨房,胖娘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开始准备饭菜,恨不得一时间把钱家左右的食材都做成饭菜。

    饭桌上,钱欢撑着下巴看着三个孩子,其实钱欢很喜欢钱云和钱海。只是男孩不能娇惯,经不起一点风浪怎么可以,钱欢给三个孩子挑鱼刺。一块挑干净的鱼肉放在钱云的碗里。钱云连忙道。

    “谢爹。”

    两岁的孩子还不能把话说完整,一句谢爹就让钱欢很满足了,准备身后摸摸大儿子头。却不料钱矜挥手就给了钱云一巴掌,开口呵斥。

    “自己爹有啥谢的,吃饭。”

    对于这个宝贵闺女钱欢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对钱云点点头。这时候裴念她们也来到了厨房,但挑鱼刺的事情也不敢交给她们。裴念和独孤怜人想要坐在钱云钱海身旁,钱欢干咳一声,两个女人只能作罢。

    可裴念实在是不解钱欢的做法,为何如此宠爱钱矜,对两个男儿却十分严厉。都说母凭子贵,但这话在钱家好像行不通。

    “夫君,妾身愚钝,实在想不通您的想法。”

    裴念到底开口询问了,独孤怜人则对钱欢冷哼一声,记恨钱欢把钱海丢进水缸中。钱欢剥好了虾肉,拿去送给独孤怜人。

    “来,吃一口。”

    独孤怜人十分没有骨气的吃了虾肉,裴念一阵叹气,门外都已经商量好的,怎么被一块虾肉就收买了,裴念想着时,钱欢也拆了一块蟹钳肉递给裴念。

    两人联盟落败,季静哈哈大笑。

    钱欢继续照顾三个孩子吃饭,忍不住轻笑。

    “我知道你们心里的想法,今日我和你们说道说道。”

    三个女人做好,侧倾倾听。钱欢擦了擦手。

    “不出意外,我这辈子也就你们三个媳妇,也就有这三个孩子。钱矜是我宝贝闺女,我要宠她,溺爱他,哪怕她天天喊我钱白泽我也不恼怒,一直宠溺到钱矜十八岁,到时候钱矜的眼界会提高到顶点,不会因为男人的小恩小惠而倾慕,不会因为男人家中有钱有权而委屈自己,这样我的宝贝闺女就不会被那些个纨绔自己轻易勾走了魂儿。”

    虽然钱欢这般说,但三个女人都知道钱欢疼钱矜是疼到了骨子里。钱矜抬起头对钱欢呲牙一笑,钱欢还以微笑。

    “至于云儿海儿,他们是男子,不能像钱矜这般惯养,咱们钱家是有钱,也有权,但是名声是买不来的,男儿生性易变,要让他们知道一颗米粒都是好的,养成自律的习惯。长安中纨绔子弟不少,想让他们两个变成武元庆和武元爽?或者变成当初的处默和见虎?”

    这一次裴念和独孤怜人不停的摇头,武家那两个简直就是畜生,至于夫君可以算的上长安纨绔之首,半夜钻入颉利可汗的宅子殴打颉利可汗。可不能让钱云钱海变成他们这个样子。

    三个女人若有所思,钱欢则不理会他们,拍拍钱海的头。

    “走,今日爹带你们去钓鱼。去御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