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丹尼斯家族阿义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丹尼斯家族阿义

    身在波斯的李崇义生活过的越来越滋润,整个丹尼斯家族的全部战奴都被改了名字,不再以丹尼斯战奴自称,而是被称呼为野兽。战奴在李崇义的带领下慢慢演变成了猎人,强盗,凶手。只要能赚钱的李崇义全部都做。

    丹尼斯夫人似乎与李崇义抗上了,杀掉李崇义,她舍不得,看着战奴从温顺的小狗变成凶猛的雄狮,丹尼斯夫人有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对于是否会背叛这种想法丹尼斯夫人从未想过,只要钱欢身在丹尼斯家族一日,李崇义便不会背叛丹尼斯家族,何况还有一个傻丫头艾妮尔呢。

    李崇义白日训练战奴,晚上与艾艾妮尔习波斯语。每日子时而眠,卯时而起。与战奴们一同吃早饭,之后训练,下午去研究第二日的饭食。如此的李崇义得到了整个丹尼斯家族的认可。

    在没有丹尼斯夫人断了战奴的饭食后,李崇义能让战奴吃的更好,穿的更暖。如此的将军谁不喜,但李崇义心里清楚,战奴不是为丹尼斯家族训练的,而是给钱欢准备的,这一点钱欢都不知道。

    ‘头领,今日我们做什么。’

    说话的是阿比盖尔,李崇义十分看好的一名波斯战奴。而他的这句话李崇义听的也是最多的,每日阿比盖尔都会来过问。李崇义拍了拍阿比盖尔的肩膀,吐出一口流利的波斯语。

    ‘先训练,午饭后来找我。’

    阿比盖尔弯腰退下,去指挥训练。今日训练的课程是配合。五十人一组混战,落败的人有午饭,但没有肉。李崇义背着手审视着战奴们相互间的配合。艾妮尔瞧瞧出现在李崇义的身后捂住李崇义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

    ‘罗拉?玛瑞思?或者是傻白甜艾妮尔?’

    这样的游戏两人已经玩了无数次,艾妮尔似乎没有厌倦,李崇义也不在乎这点时间,就当做陪她玩耍了。艾妮尔摇摆着身子站在李崇义身旁不停嬉笑,不时还为战奴们加油。李崇义对此只是微笑,艾妮尔算是这校场中的常客了,只是这傻白甜的身份李崇义一直没搞清楚,艾妮尔在丹尼斯家族地位可不低。

    李崇义伸出手按住艾妮尔的脑袋,强行让其冷静下来,艾妮尔转过头闪烁着大眼睛看着李崇义,每当看到艾妮尔的大眼睛,李崇义的心情就很好。

    ‘傻白甜,我问你,附近可有什么强盗或十分富有的商人。’

    傻白甜艾妮尔十分认真的点点头。

    ‘富有的商人有,薛西斯家族和丹尼斯家族就是富有的商人,至于强盗不知道。’

    话音刚落,艾妮尔就挨了一个爆栗,李崇义无奈的瞪了她一眼,不满道。

    ‘我要去抢劫,你见过那个强盗抢劫自己家的,至于薛西斯家族,你想让我去送命么。’

    ‘你那么厉害,不会送命的,去抢吧,抢谁都行。’

    李崇义已经不想和这个傻白甜交流了,搬过傻白甜的身子,让其面向丹尼斯家族的主宅,艾妮尔撇撇嘴,哼了一声离开,这撇嘴的表情绝对是和钱欢学的。见艾妮尔走了,李崇义高喊。

    ‘阿比盖尔。’

    阿比盖尔连忙回声。

    ‘到。’

    随后奔跑向李崇义,看着这个虎背熊腰的家伙,李崇义不由开始幻想,如果给他两柄南瓜锤能不能与钱欢口中那个裴元庆一站,这个家伙可是十分的勇猛。阿比盖尔带着一阵尘土来到李崇义身前站好,李崇义抬手会散面前的尘土,嫌弃的看了一眼阿比盖尔。

    ‘告诉将士们停止训练,在派几个机灵的去找找哪里有土匪,强盗类似这一类的人,之后回来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武器,我看绝盾牌和刀剑不适合你,太轻了。’

    阿比盖尔点点头。

    ‘是,首领,我这就去传令,至于武器小人不挑剔,能杀人就好。’

    李崇义用唐话骂了一句憨货,笑着踹了一脚这个大汉,离开校场。李崇义离开,阿比盖尔也转身离开,阿比盖尔十分尊敬李崇义,不是因为李崇义能打,而是李崇义真的是一名将军,一名指挥千军万马打过仗的将军。

    阿比盖尔没有体会过那种感觉,在他记事的时候就是战奴,一直到了现在还是战奴,直到李崇义的出现,他感觉变了。自己不在是战奴,而是另一种说不清的身份,或许这就是军人吧。

    李崇义回到丹尼斯家,一路去找丹尼斯夫人,来到丹尼斯夫人面前,不躬身也不行礼,伸出右手对这丹尼斯夫人,丹尼斯夫人放下茶杯。

    ‘大唐的茶的确不错,阿义,你这是在向我要什么,你当初可开口骂我败家娘们,现在怎么又来找我这个败家娘们要东西。’

    看着丹尼斯夫人脸上那揶揄的表情,李崇义就想掐死这个女人,但又拿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办法。

    ‘我要武器,武器库的钥匙给我。’

    达尼斯夫人突然哈哈大笑。

    ‘不给,你不是很有魄力嘛,自己去想办法。’

    李崇义气的牙痒痒,难怪钱欢说女人这种生物是没有办法去了解的,你也了解不明白,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她们在想什么,有的时候她们会把一瓶香水或者一句话看的比命都重要。李崇义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就走。

    ‘我不要了,我晚上带野兽的人去抢,武器你都留着,你都背身上,左手持刀,右手持剑,头上顶着锤子,后背背着盾牌,你武装上,那样你丹尼斯夫人才威武呢。不用我们野兽你也能把薛西斯家族的人吓死。’

    别人听不懂李崇义说什么。但艾妮尔和丹尼斯夫人听的明明白白的,丹尼斯夫人气的哇哇大叫,用唐话对李崇义大喊。

    ‘你说我不成熟,你你你。’

    丹尼斯夫人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抓起茶壶砸向李崇义,李崇义回手接住,仰起头灌了一口,随后一口喷出。再次对着丹尼斯夫人大喊。

    ‘不会喝就别喝,茶水里不要加牛奶和枸杞。开水泡茶,什么都不放,女人喝一点花茶,排毒养颜,不懂就去问阿欢,丢死人了。遇到你这样的家主也算我李崇义倒霉,我堂堂河间。。。。算了。’

    李崇义差点被气的道出了底细,甩着袖子离开。丹尼斯夫人则脸色铁青的站在前厅中,随后问向艾妮尔。

    ‘阿欢在书房?’

    艾妮尔疑惑的点点头。丹尼斯夫人把武器库要是丢给艾妮尔。

    ‘去给阿义,我去找钱欢,问问他什么花茶。’

    达尼斯夫人在艾妮尔震惊的表情中离开,去找钱欢询问花茶。艾妮尔叹了口气。夫人的确不太成熟了,一点花茶就被贿赂了。艾妮尔再次叹了口气离开。

    在校场把钥匙交给李崇义,幽怨的看着李崇义。

    ‘夫人的确有些幼稚,但也不像你说的那样持刀持剑的。下次可不要这样说夫人了,她一个人也不容易。’

    李崇义接过钥匙扔给阿比盖尔。

    ‘你因为我想气她,如果不是因为她一个女人持家,我和阿欢早就走了,你以为就这些人能拦住我们两个?哎,她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两人小声交谈的时候,阿比盖尔小声告诉李崇义。

    ‘首领,找到了一个沙盗的老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