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三百五十八章 人食人

第三百五十八章 人食人

    禄东赞折磨钱欢,钱欢折磨吐蕃将士,而且钱欢又火药作为仪仗,撤军的禄东赞不由怀疑来抓钱欢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一时间拿不下钱欢不说,竟然还折损了许多将士。

    两军之间修整了半个月,愣是谁也没有进攻,但半个月后禄东赞似乎找到了对付钱欢的办法,派小股部队去攻城,来验证钱欢火药的多少。

    这一千人左右的吐蕃人,钱欢不禁头疼,只能派兵出城迎战,禄东赞在蚕食钱欢,也在验证钱欢还有多少火药。击退小股吐蕃人后,这一小股的吐蕃人似乎让平康城的将士们找到了宣泄的机会,在与吐蕃人的撕斗中异常凶猛,更有的人脸连嘴都用上了,临死之前也要在敌人的身上撤下一块肉,仿佛地狱来的恶鬼一般。

    当然这一切都是钱欢的允许之下的,允许将士们撕咬敌军血肉,凡是吞下者重赏钱财官职。对此李崇义只是微微皱眉没有阻拦。

    钱欢与李崇义坐在房中交流着各自的想法。

    李崇义想撤退,在向李二求援军,钱欢则坚持死守,侯君集那边没有传来战败的消息,他就不能撤,至于李二的援军钱欢没有抱有什么期望,能来点火药就行了。

    想是这般想的,钱欢还是没有递出求援的书信,现在与禄东赞还没有到达白热化的时候,剩下的一车火药也能坚持一段时间。而且禄东赞似乎也不在那么着急进攻了。除了每日固定的骚扰便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李崇义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城中不缺粮草,为何给将士们下了这般命令,有许多将士看到肉就开始呕吐。

    ‘阿欢,你可只食人肉在大唐可是死罪,是要被斩头的,你不怕因此被长安官员弹劾你?’

    钱欢轻笑,看着远方吐蕃的营地。

    ‘处我大唐百姓意外,其余人在我眼中与菜人无异,如归顺我大唐,我会对他们比我爹都好,虽然我没有爹。哈哈哈。’

    看着钱欢疯癫的样子,李崇义叹了口气,钱欢就是这般,与他交好的人会被他视为珍宝一般,至于与他交恶的人结果都不会好到哪里去。至于钱欢这菜人说法李崇义不赞同与不反对,反正已经吃了,出了事情大家一起扛就是了。

    李崇义离开去巡防,钱欢则跑回自己的房间开始偷偷准备他的计划,这一次他与禄东赞实力差距太过悬殊,不能与其硬碰硬,钱欢便选择了心理战,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恐惧,吃人肉?呵呵,这只是皮毛。

    钱欢准备了整整齐齐的一套计划,一套十分繁琐的计划,并告诉李崇义,主要禄东赞不出现,就不要过来打搅他,并且告诉他要小心踢飞叶九道那个人。

    守城期间,李崇义也亲身上了几次战场,但如今前来攻城的吐蕃人只要看到唐军张开大嘴,转身就跑,以无再战之力,反复几次李崇义觉得无聊,也不再参与其中。

    最月底的最后一日,吐蕃小股队伍再次前来骚扰,平康城将士没有得到指挥便冲出城外,一个个举着刀张着大嘴冲上吐蕃人,这一次吐蕃人没有撤退,咬着牙与唐军厮杀。

    ‘啊~救我。’

    一声大喊传出,唐军与吐蕃人全部看像那个大喊的人,这是一个吐蕃人,此时却被一名平康城将士狠狠咬住脖子,鲜血在嘴角流出,平康城将士看到此幕也是一愣,随后想起钱欢的那句话。

    ‘吞下人肉,赏钱千贯,官升三级。’

    一瞬间所有平康城将士全部冲向这个被咬住的吐蕃人,你一口我一口,生生将此人撕咬致死,在平康城将士的心里,这吃的不适人肉,而是白花花的银子和官职。

    那些没有吃到人肉的将士此时已经红了眼,把目光盯向那些愣在原地的吐蕃人,伸出舌头舔了一脚嘴角,脸上浮现出一抹贪婪之色,冲向吐蕃人。吐蕃人已经被吓傻了,亲眼看到与他们征战多年的战友被生生撕扯成了碎片,回过神的时候之间一张大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顿时吓的慌乱。

    吐蕃人扔下武器就跑,已经顾不得什么军令,更有些跑的慢的人直接被平康城将士围上。

    ‘救我。啊~不要吃我。啊~~~’

    一声声凄厉惨叫回荡在这战场之上,可吐蕃人已经没有勇气在回头来看了,平康城的将士回到城内,立刻有百姓送上清水。一个个将士扶着墙开始呕吐,不断喝水不断呕吐。直到什么都吐不出来为止。

    钱欢就站在这群将士中静静的看着他们,看着一个个将士挺起腰板,钱欢舒了口气。

    ‘真是难为你们了,知道人肉酸,腥,难以下咽,但是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咱们如今只有七千将士,而敌军足足有三万,为了让你们,让我,让百姓得以存货。我对不起你们。’

    钱欢话落便双膝跪在地上,钱欢的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强迫一群憨厚的将士们起食人头,钱欢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混蛋,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钱欢这一跪,城中的所有人都愣住了,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那群刚刚出征回来的汉子们。想上前搀扶钱欢,但看自己一身鲜血,想了想,也双膝跪下。

    ‘主帅莫要如此,末将等人也是为了主帅许下的钱财。既然主帅知道人肉酸,腥。相比也是食过,末将只是跟随主帅而已,请主帅不要自责。’

    钱欢抬起头脸色怪异的看着眼前这群汉子,更有几个憨厚之人伸出手挠着后脑勺。钱欢上前拉起领头之人。

    ‘起来,有没有受伤,不要担心钱,我是大唐最富有的侯爷,写下你们家的住址和亲属名字,没人五百惯,虽然不多,但是我会许诺你们官职,你们的孩子会去慧庄学府上学,学业有成后会直接进入琢玉学院。’

    将士们雀跃不已,至于那群没有机会吃到人肉的将士们则有些懊恼,狠狠垂着地面。懊恼为什么出城迎敌的没有他们,主帅这般的许诺不要说是吃人肉了,就是把自己的肉给吐蕃人吃又能如何。

    钱欢对着所有将士们大喊。

    ‘你们不要懊恼,不要气馁,你们取得的军工我会三倍发给你们,军工超额的人也可以把军工分给你们的朋友,亲属。战场的所有收益都是你们的,国家和钱家一文不取。我只想让你们活下去。’

    钱欢话落转身离开,他又忍不住有些动情,又有些忍不住眼泪了。将士们看着钱欢离去的背影,齐刷刷的跪下。

    ‘我等誓死追随慧武侯。’

    钱欢背对着众人点点头,随后迈开腿跑开。回到自己的房间时,李崇义抱着怀站在门口等着钱欢。钱欢连忙擦干眼泪。李崇义忍不住揶揄。

    ‘下次把你的尿水子忍着点。你都已经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能哭的出来。我如今有些庆幸咱们军中没有五蠡司马了,如果在多出一条斩杀五蠡司马的罪名,真有些麻烦了。’

    ‘滚蛋。’

    钱欢推来李崇义走进房间,李崇义想跟进去却被钱欢拦在门外。

    ‘别进来,我怕吓死你。’

    李崇义撇撇嘴离开。

    吐蕃营帐,禄东赞看着眼前浑身颤抖泪流不止的将士不由皱眉,同时胃里也有些翻涌。平康城的不是唐军?而是地狱来的恶鬼。生吃人肉?饮人血?脸色不由有些怀疑,跪在身前的将士看着禄东赞的表情,连忙解释。

    ‘大相,末将不敢糊弄大相,末将亲眼见手下被十几个唐军围住一口口被生吞,他们凄厉的叫喊还围绕在末将的耳边。救我,不要吃我,救我。救我。’

    那人越说越有些激动,到最后难以自控,拔出手中的刀刺在自己的胸口,脸上却浮现出一抹解脱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