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三百五十一 镇守平康

第三百五十一 镇守平康

    吐蕃松赞干布收到了唐慧武侯来到吐谷浑的消息,提起这个慧武侯,松赞干布心中更加生气。本就因被大唐拒婚心就不快,整军二十万准备在大唐附庸国吐谷浑做些手脚,而这个时候这个慧武侯竟然出现了。

    ‘这唐慧武侯四年前离开兰州时对本赞普出言不逊,更是背后辱骂。不可绕送,命噶尔?东赞带兵压进十里。给与唐军压力,看他慧武侯和他那五万将士能何反应。’

    吐蕃侍卫领命前去传旨。这个时候钱欢也到了吐谷浑的一座城池内的城主府内,走进前厅,见侯君集与手下将士正在看着一块小型的沙盘。侯君集见钱欢进来也只是点点头与手下将士继续商讨如何对付吐蕃这二十万的将士。

    钱欢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牛进达,心想牛进达应该是没有在这儿。李恪与李崇义也凑到人群中听着将士商议,叶九道撇撇嘴找地方去休息,对他叶九道来说,对付敌人只有两个结果,一是打死,二是打跑。

    钱欢中午到了这府中,现在天已经快要黑了,这群人还是没有商讨出对策。钱欢等的烦,与侯君集打了声招呼便去休息。这不停的赶路已经让钱欢的肋骨隐隐作痛了。

    随意找了个放下躺下,不久便进入梦乡,钱欢感觉自己睡了好久好久,早晨起来时发现头好混,呆呆傻傻的看着桌上茶杯,看了许久,直到钱欢快要渴死的时候才起床去倒了杯水灌下。喝过水喊过侍从穿上一身的铠甲,抱着头盔打开房门,看着天空上的太阳,钱欢直到他睡过头了。

    抱着头盔走进前厅时,钱欢看到了牛进达,热切的上前换了一声牛伯伯,随后站在牛进达身旁嬉笑。牛进达同样微笑,只不过表情中透露这担心。

    ‘被陛下打断了两根肋骨?’

    钱欢点点头。对于牛进达就是问啥答啥,一点都不隐瞒。伸手拍了拍肋骨处,拍的砰砰作响。不过钱欢却咬着呀,额头留下汗水,手劲用大了,好疼。

    牛进达忍不住大笑,侯君集却冷哼一声。

    ‘钱小子,这没有上战场,你多睡会就算了,但若在军营,你作为将领竟然吃到了两个时辰,你就是坏了军中的规矩,轻则五十大板,重则沙头。’

    钱欢被吓了一跳,连忙后跳一步。满目恐惧的看着侯君集,此时看着侯君集钱欢才发现,侯君集很少笑,脸上永远是一副严肃的表情,说实话,钱欢有点怕他,有点怕他的气场。

    ‘咳,亲家公,你要吓坏了我侄儿,咱们梁子可就算是结下了。’

    牛进达沉声开口,侯君集起身就走。

    ‘你又开始护犊子,这小子应该给点规矩了。’

    牛津大冷笑。

    ‘规矩?呵,那玩意是给凡夫俗子准备的,我家侄儿可用不上。走,侄儿。喊上你那哥几个,伯伯带你们去吃饭。’

    牛进达起身与侯君集一同走出房门,两人刚走出房门时,就有将士前来汇报。

    ‘报,总帅,禄东赞带兵向前压近十里,以与我军发生对峙。’

    两位统帅相互看了一眼,回首有看向钱欢,也都明白对方眼神中的意思,钱欢当年在大庭广众之下骂了松赞干布,被人家知道了。既然敌军有了动作,侯君集这边也不想坐以待毙。

    只是沉吟的片刻后,便开始发布号令。

    ‘老牛,你带一万人前往昆仑山,那边山势险恶,如敌军在昆仑山出兵对其极为不利,一万将士足以,我带三万五千将士镇守白兰,不出意外他们会对白兰总共,钱欢带五千将士去平康。哪里所属的大唐领土,他松赞干布有而是胆子也不敢太过放弃,如白兰不敌,老牛你火速带人来支援于我,吐谷浑不可丢。’

    两人配合分工开始去准备手头中的事,只有钱欢还愣在前厅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吐蕃突然压军十里,而这两个长辈竟然还看向了自己,最主要的是还要带着五千将士去平康,敌军哟二十万,你只给我五千,你让我这么打,就是互骂都骂不过对方。对方也听不懂。

    仅仅休息了一个晚上的钱欢就带着兵去了平康。平康处在大唐,吐谷浑与吐蕃的三角交界处,最不同意发生战事的地方。如在平康发生战事,只能说钱欢的运气不好。五千将士的指挥权交给了李崇义,李崇义为统军,叶九道与李恪为左右先锋官,至于钱欢再一次坐上的补给官的位置上,而且还是半残的补给官。

    来到平康,李恪就抓住了想要逃跑的平康刺史。一句废话没说,拔出钱欢的佩刀斩下透露,随后继续跟着队伍进入平康城,彷如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钱欢拿着手绢在擦那柄沾染了献血的佩剑,不停安抚。

    ‘我的无尽之刃啊,你的第一次就这样被李恪毁了,我已经不能在称呼你为无尽了,给你更名为贱恪吧。’

    李恪瞪了钱欢一眼。

    ‘用不用我在杀几个人,我心中有戾气需要发泄。’

    钱欢把剑收起,骄傲的昂起头。李崇义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对侯君集将他们分配到平康来十分不满。这就是一个等鸡下蛋的地方,如果敌军被击退,那他们就跟着侯君集凯旋,如果战败了,他们就要夹尾巴逃走。李崇义有些不甘心如此,他要去战场,他要建功立业。

    吐蕃一方,禄东赞站在国界上看着吐谷浑。这片土地本就应该属与我吐蕃国土,却被你们唐军捷足先登。我王派人去求亲,被拒。那么就用这吐谷浑来作为赔偿吧。禄东赞对吐蕃大军极为有自信,坚信二十万大军能轻松碾压五万唐军不费吹灰之力。

    ‘三先生,四先生,您们二人为我吐蕃效力对年,你们二人的目的我也十分清楚,’

    禄东赞口中的三面无表情的点头,而四也嘿嘿笑道。

    ‘尽然赞普欣赏我们兄弟的才华,我们也不会让赞普失望,我以研究过对方的行军势力,也该能猜测出他们的军力分布。白兰定会成为他们屯兵最多的城池,昆仑山地势险恶不适总攻,我想我们主力对白兰总攻牵扯主对方,剩下将士突袭平康,火速拿下平康城就如同一把插在吐谷浑胸口的一柄匕首。而那白兰破城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禄东赞皱眉,似乎对四的一件有人不认同,吐蕃只想拿下吐谷浑给大唐一个教训,而四的话则是直接对大唐发起进攻。

    ‘这件事需要坐下来详谈,进攻吐谷浑不急这几日。’

    对于禄东赞需要协商这个要求,四没有拒绝而是举双手赞同,至于三则一直阴沉着脸不说话,他想知道那被叫做叶九道的来了没有,小七已经重伤了李崇义,而且夺下了怪异的神弓,他有些着急了。

    而另一方叶九道心中也有些焦急,总盼望着疯小七口里的三哥能快些出现,他感觉有些手痒,已经好久没有活动过筋骨了。只是二人都不知道,他们此时离的很近,也都在互相等待这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