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无法确定日期的战事

第三百四十五章 无法确定日期的战事

    ‘我去吐谷浑?消息可靠么?’

    钱欢疑惑的问向李承乾。李承乾点点头继续打球,李恪放下球杆。

    ‘我去准备战甲。’

    刚准备走的李恪被李承乾抓住扔回原地。

    ‘继续打球,去也不是现在去,父皇也在思考是否派阿欢过去,担心没有开战却因他引起两军的交战,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钱欢没有仔细去打听,这事还是去问李二比较好。李承乾与李恪继续打球,李崇义鬼鬼祟祟的摸上二楼,在酒柜中拿出饮料坐在钱欢身旁连连喘气。

    ‘阿欢,下次老头那有事我可不去了,脾气太臭了,这给我骂的。’

    钱欢撇嘴没有开口,老头的脾气在学院内已经是除了名的臭,一言不和就开骂,丝毫不留任何颜面,李恽躲在实验室,李治就变成被骂的最惨的一个。

    几人在二楼享受下午的生活时,东阳巧巧上楼了,发现李承乾后转身就跑,却不料已经被李承乾发现了。

    ‘九妹,为何要躲着孤。可是在学院犯了什么错?’

    见跑不掉了,东阳走上楼乖巧行礼。

    ‘太子哥哥,三哥,四哥,欢哥,崇义表哥。’

    几人点点头,钱欢对酒柜努努嘴,东阳跑去抱着一瓶饮料,随后又回到李承乾身旁。

    ‘太子哥哥,东阳能求你件事么。’

    李承乾击球,八号入洞,对李泰挥了挥球杆,李泰上前摆球。李承乾转身靠在球桌低头看着东阳。

    ‘说,什么事。’

    东阳把饮料递给李承乾,李承乾疑惑的接过饮料,东阳小声道。

    ‘我打不开。’

    李承乾轻笑打开饮料还给东阳,东阳接过后喝了一小口,对李承乾吐了吐舌头,十分可爱。

    ‘太子哥哥,我也想要婉儿的眼镜和手镯,您帮我求求欢哥哥好不好,我给您钱,我有好多钱,我只是想要。’

    东阳的声音越说越小,李承乾不得不弯下腰仔细听,见李承乾低头,东阳突然变得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不敢看李承乾,李承乾把手按在东阳的头上,转头看着钱欢。

    ‘我九妹想要个手镯和眼镜。’

    钱欢摊摊手。

    ‘檀木没有了,再说东阳的眼睛也没毛病,带那玩意干啥,婉儿一天只能带一会,多了都不行。’

    李承乾轻轻拍了拍东阳的脑袋,轻轻三下,东阳马上会意。

    ‘三哥~’

    一道甜腻的声音在东阳嘴里传出,这丫头开始学会撒娇了,李恪一阵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檀香木的确没有了,但是金丝楠木有点,钱欢,把你家床角切下来给我一块。’

    李崇义趁机开口。

    ‘他的椅子的不是檀香的么。偷偷锯下来一块不就好了。’

    一群土匪,一群身份高贵而且宠妹子的土匪,钱欢拍了李崇义一巴掌,又看向李恪。

    ‘床和椅子你们就别想了,不怕裴念和你们玩命你们就随便,至于眼睛我会给东阳准备一个,但是墨镜女款的,各位祖宗,行了么?’

    李承乾看向东阳,东阳点点头,但没有一丝想离开的一丝,整日在课堂和楼下已经让她十分厌烦了,找了个沙发脱了鞋子窝在沙发了,李承乾刚要训斥,李泰摆摆手。

    钱欢此时想抽支烟,但却没有,砸了砸嘴在口袋里拿出葡萄干一个粒一个粒的吃着,去吐谷浑应该是已经算是定下来了,只是不知道何时出发,家里的有两个孩子要出生了,而且学院这边刚刚走向正轨,钱欢有些不想走。

    但在天坛的时候已经胯下了海口,这不去是不行了。看李恪的样子他也想去,既然李恪都去了,李崇义也定会跟上,至于李泰就留在学院研究他的石头瓦块吧。

    想是这样想的,但是李二是否同意他们俩去战场还是不确定的事。突然间有些心烦,尤其是想到两个要出生的孩子。这回去还要安抚两个女人。而学院这边,钱欢在想是不是准备一个什么晚会,万一自己战死在战场了,得让学生们记住这学院还有一个叫钱欢的总教。

    战死的想法在钱欢脑袋里挥洒不去,为啥老子要战死,牛伯伯去了多少次战场,每次都毫发无伤的回来,我钱欢可倒好,去了两次差点死战场上,丢人不,还被人称从未败过。丢人啊丢人。

    钱欢越想越烦,掐住李崇义的嘴把一把葡萄干都塞进李崇义的嘴里,李崇义没什么反应,感觉味道还不错。只是有点太酸了。

    窝在沙发里的东阳吊着芦苇管好奇的看着钱欢和李崇义,这时候李治来了,身后还跟着楼下的几个丫头,李治躬身施礼。

    ‘大哥,三哥,四哥。表哥,总教。九姐。’

    看着李治挨个行礼,钱欢不由感叹,这当小的就是不好,光是行礼就要行六次。李承乾点点头算是知道了,婉儿对东阳挥手。

    ‘该回家了,黄野来接我们了。’

    东阳起身穿鞋离开,临走是还在李治的头上打了一巴掌,娇笑着离开。钱欢扭了扭脖子。

    ‘我也走了,你们继续玩。承乾帮我打听打听我到底什么时候去战场。’

    李承乾点点头,李崇义也跟着钱欢离开,他的目的很简单,说服钱欢,他也要去。李崇义一直跟着钱欢唠叨到院门时才与钱欢分来。钱欢带着几个丫头回家。

    回到家钱欢先去看望了长孙,在门口遇到了毒花儿。毒花儿的表情有些难看,钱欢皱眉。

    ‘怎么了。’

    毒花儿衬衣开口。

    ‘娘娘的身子很不好,师父说娘娘这次分娩会有危险,现在已经开始每日吃药膳来补身子了,但是却不见效。要不要去通知陛下。’

    听了毒花儿的话,钱欢摇摇头。

    ‘这事你们去说就是死罪,交给我吧,现在娘娘肚子还不大,你每日带娘娘走走路,锻炼锻炼身体。我过一阵可能要去战场了,娘娘就交给你了。’

    ‘我和你去战场?充气儿和葱去么。’

    ‘葱不去,崇义还不知道。但小恪应该会去。’

    毒花儿点点头离开,钱欢也没有进去探望长孙,而是回了自己的卧室。走进卧室发现裴念和独孤怜人两人正在怄气。钱欢叹了口气将两人搂在怀里。

    ‘夫君要和你们说声对不起,有什么气冲着我来。’

    裴念感觉到了钱欢的一样,疑惑的抬起头。钱欢在裴念的脸上亲了一下,独孤怜人也指着脸,钱欢无奈又亲了一下。

    ‘裴念,如果你生了女儿,那就叫钱鲤,男儿就叫钱云。怜人,你也一样,女儿叫钱鲟,男儿叫钱海。’

    独孤怜人娇笑。

    ‘夫君,等孩子出生您起名字就好了,干嘛还要告诉我们两个。嘿嘿嘿。’

    ‘不出三个月我就要离开长安去吐谷浑了,那边可能要发生战事了,最快也要一年后才能回来。如果不幸我还会。’

    裴念伸出手赌注钱欢的嘴巴。独孤两人也不笑了,反而慢慢落下眼泪,这留下泪后就忍不住了。裴念瞪着独孤怜人厉声呵斥。

    ‘夫君出征,你哭哭啼啼作甚,你在诅咒夫君?’

    被呵斥的独孤怜人哭的更大声了。

    ‘我只是小妾,我不懂礼数,我只知道夫君上了战场会受伤,会流血,夫君被利刃刺穿手臂的时候你见过么。你感受过战场上的绝望么。你什么都没有感受过,为什么不准我担心夫君。’

    被独孤怜人这么一说,裴念也火了。

    ‘我什么不懂,但是我相信夫君能凯旋而归,夫君什么时候让我们失望过。你以为我不想哭,不我担心?’

    看着两个女人又吵起来了,钱欢一个头两个大。

    ‘怜人,你放心,这次去有侯君集和牛伯伯,我不用上战场的。裴念你也别吵,媳妇担心夫君哭就哭被,咱们钱家不迷信,谁说哭我就一定会受伤了。你们肚子里还有我的宝贝的呢。想吃什么,夫君去给你们做饭去。’

    钱欢这么以安抚,裴念瞬间忍不住眼泪,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钱欢嘿嘿一笑。

    ‘那我给你们做蛋包饭吧,还没有人吃过,季静怀钱矜的时候也没有吃过哦。’

    钱欢打开房门准备离开,恰巧见季静站在门口,季静仰起头看着钱欢微微一笑。

    ‘夫君,妾身等您凯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