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挽留与鱼

第三百四十四章 挽留与鱼

    钱欢把洋井的理念简单的告诉了李恽等人,告诉他们对气的运用,但看李恽顶着两个小黑眼圈看着自己,钱欢放弃了。反正除了他其他人还能听懂。随后在去杜荷那交代他的要求之后便回到办公小楼去休闲。

    李恪和李泰在打台球,钱欢找个位置刚刚坐下,李承乾就来了,对李恪李泰点点后直接走向钱欢,伸出手一把搂住钱欢的脖子。

    ‘你要让我父皇活五百年?我要五百年的太子?’

    李承乾的声音很小,但力气却很大,钱欢感觉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李承乾松手了。钱欢贪婪的呼吸这空气,活着的感觉真好。至于李承乾钱欢懒得理会他,不长脑子。

    李泰拿球杆碰了下李恪,对二人努努嘴,李恪同样努嘴继续打球。李承乾和钱欢的事他们两可不想跟着参合,到头来两边不是人。

    李承乾见钱欢不开口,准备再次动手却把钱欢吓跑了。

    ‘糊涂神儿你别抽风,我又不是神仙让人活多少岁就能活多少岁,有正事说正事,没正事我去上课了。’

    嘴里说是上课,但钱欢已经摸出来一根球杆准备和李恪打一桌。李泰走到酒柜拿出小两支果汁扔给李承乾,李承乾接过皱眉,外头看着李泰。李泰撇嘴。

    ‘学院不准饮酒,你就凑合喝吧,这还是偷偷藏的呢。你今天来到底干嘛来了,别拿阿欢送父皇的那首歌找借口了,看你的演技,够拙劣的。’

    李承乾拔下木塞灌了一大口,呼了口气。

    ‘具体为何你不知晓?他要隐退的消息你们俩不知晓?我还没登基呢。’

    看着李承乾得谁咬谁的样子,李泰不说话了,躲的远远的看着钱欢和李恪打球。李承乾见此又不干了,追着李泰开始发牢骚。李泰实在忍不住了,开始像钱欢李恪求救,李恪对此视而不见,钱欢却无奈开口。

    ‘行了我的大太子,你就别折磨青雀了,你这俩弟弟你有啥不满足的。再说我钱欢卖给你们李家了?’

    ‘我去找卖身契。’

    李承乾转身就走,钱欢连忙拉住。

    ‘你消停一会把,你要疯啊?’

    就钱欢这一句话彻底把李承乾点燃了,跳着叫在办公二楼大喊大叫。

    ‘我怎么消停,我做了八年太子,身边就几个有能力的人?我父皇有舅舅,房杜两相,褚遂良,魏征,军神李靖,有侯君集,尉迟恭,秦琼,程咬金,李孝恭,李道宗。然后你看看我有啥。我就有你们三个,然后你要隐退,李恪这跟屁虫绝对会跟着走,青雀能不气死我?’

    得,这李承乾炸毛了,三人也没兴趣玩了,李泰继续拿出了红酒给李承乾,李恪在李承乾身后捏肩,像哄孩子一样的哄着李承乾坐下。

    看着李承乾气呼呼的样子,钱欢无奈,李恪在身后安抚。

    ‘大哥,没有钱欢不还有葱,崇义,处默他们呢么,再说以父皇现在的身子骨,最少还要坐在皇位二十年,你急啥。

    李泰也跟着开口。

    ‘对啊,再说舅舅还能不扶持你?学院的学生不都是为你准备的么。’

    李承乾烦躁的耍开李恪手。

    ‘别提长孙冲,他变了,已经当年那个长孙冲了,现在长乐让他去东,他不向西,上天不敢入地。已经算是个废人了,还有李崇义,你是怕一个青雀气不死我再来一个嘴贱的?说了你们也不懂,我登基后钱欢不准走,我封你为齐王,你懂什么意思吧。’

    钱欢是一个头两个大,李承乾这是要疯了,那齐王可是他三叔的爵位,就算不说这是谁的,外姓王也不是那么容易封赏的。钱欢只是李承乾害怕,害怕他跑了。但钱欢不知道等到李承乾登基后还能给他什么帮助。

    ‘我的大太子,李泰说的没错,陛下在位最少还要二十年,这二十年陛下不把我榨干都不是他的性格。到时候我剩这一副皮囊对你有啥用。’

    ‘啥用?我是要你的震慑力。说了你也不懂。’

    钱欢叹了口气起身下楼。

    ‘我去上课,你要不着急就在这玩会。’

    其实钱欢不是去上课,他想清净一会,本以来来了学院都不会理会朝中的事情变得轻松一点,可没想到不但没轻松,反而变得更加繁忙了。长孙在钱家,两个媳妇怀孕了,学院的设计,李承乾的撒泼打滚不让辞官,钱欢觉得好烦。

    人太优秀了还是不好啊。

    看着操场中为满了人,钱欢也凑上前看个热闹。走进后看了一会才明白,原来李崇真在与杜小二摔跤,堵十天免费午饭的,且必须有肉。钱欢看着两人忍不住笑,这就是缺少饭票憋的啊,是不是在给他们减少点。

    两人旗鼓相当,一时谁也无法奈何谁。直到李崇真大喊。

    ‘婉儿,徐惠。’

    杜荷一回头,瞬间被李崇真抓住机会,抱起腰摔在地上。这时杜荷才直到他被骗了,没看到婉儿和徐惠却看到了钱欢,随后不停瞧着李崇真的头。

    ‘虫子,虫子,总教来了。’

    ‘别骗我,你输了,请我吃饭十天。’

    ‘傻.逼,总教真的来了,请你请你请你。’

    杜荷认输,钱欢微笑上前拉起李崇真。李崇真一回头看到钱欢的时候就怂了,如果说学院里他最怕谁,那就是钱欢,没办法啊,因为大哥与钱欢最熟,钱欢也把他当成弟弟,惩罚总比别人多一倍。

    别人打碎盘子刷二十个,李崇真整整刷了一百个,在家里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苦。钱欢在拉起杜荷,忍不住给了杜荷一个爆栗。

    ‘笨,婉儿和徐惠只能在办公小楼里,是不准来操场的,这你都信,输了十天的饭票吧。’

    杜荷低下头不敢说话,钱欢搂过杜荷的肩膀,再次拉过李崇真。

    ‘你们两个不错,但是下次要学会让其他人下注,让他们白看你们俩打了半天,傻不傻。走吧,今日我请你们两个吃教习餐,有鲤鱼哦。’

    来到食堂,钱欢要了三条鱼和三碗米饭,其余什么都没要,但这就足以让杜荷和李崇真高兴的了,自从来了学院一个多月,就知道这鱼是什么味道。

    杜荷正准备下筷子的时候,房遗爱出现了,站在钱欢面前可怜巴巴的看着钱欢。

    ‘总教,魏强医教说了,我是学院最小的,需要补充营养,您看看我瘦的。总教,这鱼是什么味道的,我闻闻。’

    钱欢忍不住大笑。

    ‘想吃就拿走。这点出息,你们几个也是的。假期都不回家,想干嘛。’

    房遗爱点点头,端着鱼就跑像自己的位置,把鱼给几个同窗后又跑回钱欢身旁,手里还端着饭碗。

    ‘总教,现在哪有时间回家了,倒数第一的李恽跑了,现在谁也不想垫底,那一次被武媚和徐惠打击后我们就决定不放假了,等学期考试后在回家去看看就行了。’

    钱欢苦笑不得的看着李崇真,李崇真也点点头,杜荷放下碗,

    ‘总教,你要的船我们今天看了要求,也开始只做小型模型了,但是我想申请学院经费做个试验品,我还想申请在学院内饮过一跳河,不然这船无法下水也没有办法试验。’

    钱欢点点头。

    ‘经费问题一会你写下详细的计划书给我,河水的问题去找孔师和老头,再去找李佑,同样需要一份详细的计划,你在不吃饭鱼就没了。’

    杜荷低头,见房遗爱正在拽他盘子里的鱼,随后两人开始争抢,李崇真大笑时,他的鱼已经被李治夹走了,李崇真也假如到一起与杜荷抢鱼的斗争中。

    当钱欢回到办公小楼时,打台球的李承乾头也不抬的告诉钱欢。

    ‘我收到消息,你可能要去一趟吐谷浑,不出意外是要发生战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