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最真实的一面

第三百三十九章 最真实的一面

    赌局开始了,赌具也很简单,一副银包纸的扑克拍,李承乾奉献出来了。李二与三个皇子坐在一旁围观,长孙负责发牌。钱欢开始给李渊将规则。

    ‘纸牌您应该玩过,纸牌您应该玩过。纸牌有四中花色,依次是红心,黑心,梅花,方片。这也是一次的大小。同花顺最大,其次是四张相同字号带任意一张,在其次三带二。顺子,二二一。一次先发牌两张,先发牌者叫牌,我感觉我比您的底牌大,我会下注,您感觉可以与我抗衡,那便加注,不同意便弃牌。懂了?’

    李渊烦躁挥手示意明白,长孙发牌,先给李渊,再给钱欢,两人一人两张,李渊叫牌。

    ‘恩怨购销。’

    钱欢看着手中的牌,两张九。皱眉,但这不能弃牌,如果弃了,那就代表两人之间不会一笔勾销了。

    ‘任你处置。’

    钱欢跟牌。长孙继续发牌,李渊一张k ,钱欢一张a。钱欢微笑。

    ‘按时吃饭。’

    李渊跟跟牌。

    ‘不在饮酒作乐。’

    再次发牌,钱欢一张九,李渊一张k。李渊笑了,钱欢皱眉。

    ‘你钱家所有财产。’

    钱欢跟牌。

    ‘病好岳州一行。’

    再次发牌,李渊一张j,钱欢再次一张a。钱欢忍不住大笑。

    ‘让我打一巴掌。’

    李二起身了,长孙同样怒视钱欢。但李渊却大手一挥。

    ‘好。’

    李渊开拍,两张k两张a一张八。钱欢哈哈大笑,扔出底牌。

    ‘三张九,两张a ,老爷子,你输了。你的赌注和我的赌注我将要全部收回,也就是你血本无归,你我之间的恩怨购销,之后按时吃饭不能喝酒,钱家的财产还是我的,你还要承受我的一巴掌。’

    当钱欢说出一巴掌三个字的时候,李二起身来到桌前,长孙站在钱欢身后抚摸着钱欢的后脑勺。

    ‘还疼么。’

    长孙的声音很柔,但钱欢清楚的知道这是威胁,**裸的威胁。钱欢无奈对着李渊说道。

    ‘一巴掌的事就算了。您是老,我是少,算我让着你一次把。巴掌我就不打了。’

    李渊冷笑,示意长孙继续发牌,长孙在马上接触的纸牌时,钱欢率先出手夺下纸牌,站起身跑到门口。

    ‘老爷子,咱们说好一局定胜负的,而且你现在也没有什么可以输的了。你拿啥和我赌?要钱你国库都搬出来也就比我钱家多那么一点,你没赌注了。’

    李渊也起身走到钱欢身前,钱欢看着李渊脑皮就发麻,手中的纸牌被夺走了。李渊在起初的位置做好,戏谑的看着钱欢。

    ‘这是大安宫,朕是这的主人,上一句你我平局,咱们继续开始。’

    ‘我不玩了。’

    钱欢转身就走,钱欢走出大安宫时,李二发现李渊的脸色突然便的落寞。随即起身大喊钱欢回来。钱欢在院中转过头无奈的看着李二。

    ‘陛下,您让我怎么玩,都说君无戏言,您看看太上皇,输了就耍赖,为人师表四个字知道把,大唐百姓都知道太上皇打下了天下,让百姓安居乐业,所以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被世人关注,效仿。’

    ‘朕是太上皇,不是皇帝。’

    ‘一日为君,终身为君。这不是官职,而是殊荣。我走了。’

    这一次钱欢真的走了,李二和长孙都没有阻拦。在钱欢的背影消失在李渊的视觉中后。李渊忍不住轻笑,随后哈哈大笑。笑的豪迈,不能自已。

    ‘君无戏言,是朕用身份压迫了他。都下去吧,太子留下,给朕说说这钱欢。’

    被留下的不仅仅只有李承乾,李恪李泰也被留下,李二与长孙离开前往。两人一路商议,钱欢该赏该罚。论赏,钱欢让太上皇的身体有了好转,不在那般死气沉沉。论罚,这罪名就多了,出言不逊,辱骂皇家。越想越有些头疼,索性就不赏不罚。

    还有一件李二不知道的事,那就是长孙和钱欢作弊了,不然钱欢怎么会赢。李二带着长孙回到太极宫,身后拍了一巴掌坐在台阶上的钱欢。

    ‘起来把。’

    ‘奥。’

    钱欢站起身子跟在李二的身后走进太极宫,李二指了指椅子,钱欢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开始发牢骚。

    ‘陛下,娘娘,这宫中我看我还是少来,来一次摊一次事,您这次要怎么收拾我,我都认。’

    看着钱欢这幅认怂的样子,李二便忍不住轻笑,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学会避嫌了。李二没准备收拾钱欢,所以钱欢说的他都认也等于白说。侍女端上茶水,李二示意把茶水递给钱欢。、

    钱欢捧着茶水双手有些颤抖,满眼哀伤的看着李二。

    ‘陛下,您要毒死我。’

    ‘滚,朕要杀你还用毒?这是参茶。’

    原来不是毒茶,李二说的也没错,杀他根本不用毒,用毒都属于浪费。茶水没和倒是把里面的人参捞出来吃了。没啥味道,萝卜?也就是萝卜。看着钱欢把人参嚼的的嘎嘣脆响,李二忍不住皱眉,无奈道。

    ‘钱欢,你也是大唐有头有脸的人物,你怎么就不能注意些礼仪,在家人之前无妨,出门在外不觉得丢人?朕派两个老宫女去钱府,顺便把钱多多也教了。’

    有点噎,大口灌了一杯茶水,李二看着连连叹气,钱欢却不以为然。

    ‘宫女就算了,我怕钱府出现死人的情况,毒花儿宠爱多多和钱矜,整点药末就毒死了。至于我这规矩,算是一种自我伪装,桀骜不驯,放荡不羁。他们也只能弹劾我这些,我要变得彬彬有礼,他们就得弹劾我有野心。很烦也很累。’

    李二想想也的确是这样,索性也不在强迫钱欢学习礼仪,至于老宫女的事李二也放弃了,钱家有钱家的教育,他也不用去操心。

    长孙突然开口。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你作的诗?’

    ‘和房遗爱没事闲的闹着玩的,有啥看不穿的,我在您二老面前就是最真实的我。我喜欢亲情,不喜欢规矩和约束。这最真实的一面可能会无理,骄纵。您二老感觉烦,我就把钱家的财产捐了,带着人做隐世。’

    长孙瞪了一眼钱欢,眼神中带着责怪。至于李二则烦躁的开口。

    ‘一天天作起妖来没完没了,老老实实的在长安呆着把。说吧,今天你来找朕有什么事。’

    被李二这么一说钱欢才想起来今日进宫的目的,他是为了慧庄百姓来的,需要给他们谋取一个生计,虽然慧庄不缺钱。钱欢沉吟开口。

    ‘陛下,我要想找在长安租一条街。两里路即刻,一年两万贯。’

    ‘是不是还要不宵禁?你三年前准备的夜街计划现在就在这样桌子上,夜街你钱家来做?你对这夜街可有信心。’

    ‘钱家不做,慧庄百姓做。至于夜街我还需要考证,这也快过年了,等正月十五的时候我想先看看灯会的状况,看夜晚是否适合大唐百姓。’

    来大唐这么多年都没有去灯会玩,这是钱欢的小遗憾。李二也没有拒绝钱欢的提议。

    ‘准备一份详细的奏折,直接交给朕,让孙大或钱策来给朕讲解。另外,现在去把钱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