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咱们都会有对手

第三百一十四章 咱们都会有对手

    梁州平叛战场上的人?钱欢回想,李崇义的确说过,在通州战场时出现过一名布衣弓箭手,箭术异常精准。但战事结束后,这名弓箭手与李元昌的谋士如同人间蒸发一般。

    而且在此人的口中,提到了三哥,貌似他口中的三哥武艺可与叶九道不相上下,

    李恪皱眉,准备通知黄野等人,带着聚缘凯隆的人将这人擒下。但却李崇义制止。

    ‘此人敢一人来此,定会有所准备,不要让黄野他们来送死,他是来找我的。’

    不等李恪有反应,李崇义直接上前,双手背在身后,摸向后腰。冷眼盯着树上之人。

    ‘选一个死法,我成全你。’

    树上男子在滑落在地上,上前仔细打量李崇义。发现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便失去兴趣,扯下面巾,露出一张稚嫩的脸。

    ‘死?你让我死?现在就动手。至少还有聚缘凯隆的队长陪着我呢,’

    众人心惊,是谁被抓住了,黄野就在门外,是涂寒苏亮,还是水牛。李崇义背对李恪等人动动手指,李恪想动,崔逐流对他摇头,悄声退入厨房,在厨房窗户翻出。

    崔逐流离开是最合适的,因为只有他是陌生的面孔。崔逐流离开钱府,在路上拉过一人带他去了聚缘凯隆的营地。

    院中李崇义还在与年前男子对峙,李崇义面露凝重之色,钱府内的人身份尊贵,尤其是杨妃娘娘还在不远处的前厅,也不长孙冲他们到底如何了。

    前厅中,长孙冲脸色凝重,李泰不停劝解杨妃先退入后院,杨妃却不问不顾的继续吃饭。李泰焦急的踱步,仅仅皱眉。

    ‘杨妃娘娘,您还是先避避吧,院中这人不是普通贼人。’

    杨妃不问不顾,吹了吹汤匙中的粉丝汤,嘴角露出冷笑。

    ‘慌什么,本宫什么阵势没有见过,门外有慧武侯,有亲王,有子爵,本宫有何所惧?慌什么,坐下吃饭,不可浪费了粮食。’

    裴念最先落座,抱起钱矜放在腿上,钱矜的怀里则抱着一个大奶瓶,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对钱欢十分有信心。只不过这三岁的孩子还吃奶,这有些过分了。

    院中,寂静的气氛被那年轻男子打破,在背后拿过弓箭对准李崇义的胸口,嘴里露出冷笑。

    ‘大哥称呼我为小七,我的名字便就是小七,也可以叫我疯七,李崇义,咱们来比试比试吧,我赢了,你跪下,你赢了,我放了这岛上的人。如何?’

    李崇义皱眉,至于身后的叶九道将金手套捏的咔咔作响。他很无力,有一身的武艺却不敢轻举妄动,不知这小七带来了多少人,也不知道他抓了多少人。君上岛的人全部都是钱家的心腹,不可折损任何一人。

    虽说崔逐流去寻了,但现在没有收到一点消息。李崇义咬牙点头。

    ‘如何比试。’

    疯小七嘿嘿一笑。

    ‘我擅长弓箭,也只会弓箭,你我二人对射,受伤的算输,如何?’

    ‘阿欢,取弓箭来。’

    李崇义没有一丝迟疑,但钱欢却有所顾忌,他怕李崇义有安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李崇义再次大喊。

    ‘取弓来。’

    钱欢叹了口气。走进前厅,无视前厅中的人,在前厅的柱子中取出一把形状特殊的弓箭,形状类似漫威中鹰眼的弓箭,随后钱欢又取出箭矢,走出前厅。

    当钱欢走出前厅时,手中的弓箭吸引了院中人的注意。钱欢阴沉着脸把弓扔给李崇义,挥手拿过箭矢,开始组装箭头。一边组装箭头,一边嘟囔。

    ‘弓给你了,改造过的,带有齿轮,可减少弓玄的阻力,弓上带着准星,不用手捏着弓玄,玄和箭会自己固定,前方也不用扶着,有搭箭的地方。这是箭矢,你死了我会后厚葬你的,崔嫣我会给他找个好人家的。’

    把箭矢丢给李崇义,钱欢便不再关注二人,李崇义拿着弓仔细打量,对面的疯小七也放下牛角弓看着李崇义手中的弓箭,这弓箭形状怪异,但是,太他娘的帅了,疯小七在看看手中的牛角弓,一阵嫌弃。两把弓对比了许久,疯小七忍不住开口。

    ‘你这弓怎么是这种形状的,这么瘦弱弓身能有四石的威力?就算有。他李崇义手臂有四石的力气?’

    钱欢怒视,开口大骂。

    ‘穷人靠变异,富人靠科技,你懂不懂,你就是一个变异失败的品种,你就不应该活在这世界上,你知不知道,告诉你大哥,有能耐告诉我他在哪,老子开坦克过去碾平他,一次一次,没完没了的,他是脑袋有问题么,你大哥都不让你来招惹我,你还来干嘛?你他娘的是不是傻。’

    破孔大骂后,钱欢感觉好累,不停喘着粗气,疯小七皱眉的看着钱欢。

    ‘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李崇义的。走吧,出去比试,我不希望有人看着。’

    李崇义与小七离开了,叶九道跟了出去,却被李崇义拦下,钱欢在院中大发脾气,是说好不刺杀了,现在确实光明正大来家门口挑战了,而且还抓住的聚缘凯隆的队长。

    就在钱欢生气时,崔逐流带着涂寒和苏亮回来了,两人精神萎靡,崔逐流和水牛一人驾着一人。二人被扔到钱欢身前,涂寒将头杵在地上,

    ‘侯爷,末将该死,竟然在家中被暗算,求侯爷惩罚。’

    钱欢懒得看二人,毒花儿上前检查二人身体,抬起头对着钱欢撇撇嘴,

    ‘中毒了,什么毒还不清楚,但是类似于麻醉散,让人四肢无力。’

    钱欢点点头。他在担心李崇义。

    房间中的人也来到了前院,崔嫣发现李崇义失踪,顿时慌了神,不停询问钱欢。

    ‘崇义呢,他人呢,’

    钱欢闭口不言,崔嫣在问叶九道,叶九道同样没有开口,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崔嫣,崔嫣焦急,想要跑出门外,毒花儿拿出小瓶子放在崔嫣的鼻子前,崔嫣晕倒了。裴念抱起崔嫣回房间休息。毒花儿小声解释。

    ‘只是睡着了。’

    院中的人慢慢散去,杨妃与孙思邈留在院中。过了许久,天色渐渐暗淡,李崇义回来了,跌跌撞撞的回到钱府,趴在门框上。

    ‘涂寒和苏亮在后山码头的船上。’

    随后扑腾一声趴在地上,叶九道冲上前抱起李崇义来到孙思邈的身前,此时李崇义的腹部满是鲜血,孙思邈检查伤口后,松了口气。

    ‘无致命伤,只是腹部开了一个口子,流血夺过,你们几个准备输血。’

    孙思邈与钱欢等人一直忙乎到天亮,杨妃也陪到天亮,李崇义的伤口被缝合了,血是崔逐流和叶九道的,孙思邈说没有致命伤,但李崇义的伤口实在是太大了。钱欢不仅怀疑,这伤口怎能是弓箭射出来了。

    叶九道解开了钱欢的疑惑。

    ‘我去了现场,现场有很多箭矢,却么有带着血迹,伤口不是箭矢所伤,应该是石头,孙神医,可对?’

    孙思邈点点头,

    ‘的确不是箭矢。’

    钱欢心中怒气难消,强忍着不让自己爆发。环视众人,轻声道。

    ‘九道,小恪,青雀,葱。你们四个小心,不想,不会只有崇义有对手,咱们都会有,九道的对手是疯小七的三哥,所以,你们都要小心,他们的目的只有是咱们几个,承乾和崔逐流不用担心,因为你们二人应该没有对手,一个太强,一个太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