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三百零六章 国色天香?生意抄袭

第三百零六章 国色天香?生意抄袭

    这是李承乾第一次与钱欢等人一起出门,没有人山人海的太子六率,没有任何目的性的远行。钱欢把这样的出行叫做说走就走的旅行。想去哪就去哪。

    这一次离开长安与上一次不同,上一次是不得不离开,这一次是急切的想离开。钱欢心情不错,一路高歌。

    ‘风往被吹,你走的好干脆的。我的眼睁不开,流着泪,你用一句话把一切都收回。’

    路上的人很多,有去往长安的,也有和钱欢一样离开长安的。钱欢的歌声不断引来路人的叫好。钱欢也不害臊,继续下一首。

    ‘忘记你前世的战火硝烟,忘记你一生的爱恨纠结,转眼繁华落尽,是非恩怨弹指一挥间。大家好,我叫李崇义,世人叫我李充气儿,我是一名歌手。’

    ‘原来是小王爷,小王爷大才大才。’

    ‘过奖过奖,大家可以长安找我签名哦。’

    反正在马车里,又看不到长什么样子,钱欢开始胡乱吹嘘,李承乾嘴角有些抽搐,如果让李崇义他爹知道,一顿毒打是多过去的,好好的王爷不做,偏偏去做戏子。心中为李崇义默哀了三分钟。随后道。

    ‘你损不损啊,你是把充气儿往死里整,你就不怕他找你拼命。’

    钱欢不以为意的撇撇嘴,

    ‘这还是收敛了很多呢,等回来的,我告诉他们我叫李泰,然后我唱一首***。结果会怎么样。’

    李承乾摇摇头,李泰一把抓过钱欢夹在腋下。

    ‘我不会怎么样,你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钱欢求饶,李泰放过钱,拉开扯帘看着车外,看着不停有商队经过,李泰忍不住皱眉。

    ‘都多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庞大的商队了,自从钱欢这货在岳州弄了一个什么交易市场后,长安中的商人都少了,整个西市安静了不少,很难在看到胡商了,都是咱们大唐百姓在贩卖胡商的东西。价格贵的要命。’

    对于这件事,钱欢选择了闭嘴,他改变岳州,在岳州弄交易市场完全是在发泄,发泄他灰溜溜的离开长安,但没想到如今自己又回去了。交易市场已经在岳州落根了,如果要挪走,只怕郁青那家伙得疯。

    他这个刺史可越做越厉害了,其他州县总会派人前来学习,但郁青看人家官小,爱答不理了。为此郁青夫人和钱欢没少数落他。但他还是那副死样。

    ‘不对,阿欢你岳州的交易中心取消了?’

    李泰突然开口。吓了钱欢一跳。

    ‘没,没有啊。’

    结结巴巴的回话,李泰趴着车窗继续看着窗外。眉头紧皱,声音在车窗外传进马车。

    ‘既然没取消,怎么有这样庞大的队伍进长安,而且看着好像不是胡人。’

    李恪抓着李泰的已领把李泰拽进马车,

    ‘你别胡闹了,有商队进入长安还不好?还有,钱欢你这么着急去岳州干嘛。’

    ‘玩。’

    钱欢只回了一个字,回岳州的确是为了玩,在长安这几天每日都被秦家的事情缠着,钱欢早已经烦了,虽说不怕麻烦,但能没有麻烦最好没有。

    几人坐车累就骑马。骑马累了就步行,一路不急不躁,李承乾还有时间去打猎给将士们加餐,几日下来,李承乾玩腻了,钱欢也懒得动。

    到达金州时,李承乾突然抬腿踢了钱欢一脚,然后眼神玩味的看着钱欢。

    ‘嘿嘿,阿欢,曲少宇不是在金州么。咱们过去瞧瞧?’

    ‘不去,干嘛去,打架去?’

    钱欢不想去,与曲少宇这一辈子不见才好。但李承乾玩心大起,下令前往金州城,钱欢气的牙痒痒却没有任何办法。

    李承乾刚迈进金州城门,金州城的官员就跑来迎接,李承乾环视了一圈,

    ‘咦?曲少宇呢,怎么没看到他。做了刺史就敢不迎接孤?他的刺史还是孤封的呢。’

    李承乾只是自言自语,但声音却不小。金州官员听得清清楚楚。金州别驾连忙解释。

    ‘太子殿下,曲刺史他去长安了,说是回去看看亲戚,想把亲戚接到金州来,’

    ‘奥?’

    李承乾点点头,好不容易想看场好戏,但他却不在。微微有些失望,看着李承乾失望,钱欢冷哼一声,众人进入金州,只是刚进入金州,钱欢便开到一座建造华贵的店铺,店铺牌匾上写着国色天香四字,钱欢站在原地凝视这间店铺。

    李恪也发现了异样,顺着钱欢的眼神看去,不由惊讶开口。

    ‘国色天香?字体与倾国倾城相同,谁这么大胆敢如此抄袭。你。过来,告诉本王这间店铺是做什么的,背后的东家是谁。’

    被点名的是金州别驾,至于叫什么名字,没有人想知道。金州别驾献媚的凑到李恪身旁,小声解释。

    ‘殿下,这间店铺是做女人生意的,说是能让女人变得更漂亮。与长安的倾国倾城相仿。至于背后的东家,是一个叫做商盟的组织,说是有五姓豪门一家,据说有隐世家族一家,其他小人也不清楚。’

    钱欢心里暗道糟糕,把这事给忘记了,大唐可没有专利这东西存在,李二也不会让这种东西存在。越多的人相仿钱欢越好。

    在回想来时李泰提起的商队,钱欢顿时明白那商队是做什么的,李泰也懂了,崔逐流去岳州告诉钱欢有人要对付钱欢的消息时,李泰也在岳州。

    两人对视一眼,分别拉着李承乾和李恪走向城门。李承乾和李恪不知道这俩人要干什么,李泰直接开口。不让二人询问。

    ‘我指路,我去过几次清河崔家。崔逐流在干什么,耍心计?’

    听说去清河崔氏,李承乾的兴奋剂来了。只要有热闹看,去哪里都无所谓。李承乾忍不住咧嘴轻笑,随后被李恪无情的打击。

    ‘糊涂神儿,你别笑了,倾国倾城之所以敢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母后的原因。但金州这个叫国色天香,不是皇家的人谁敢带国字。如今都有些皇叔和皇子不在长安你心里不清楚?’

    ‘恩?

    李承乾忍不住疑问,钱欢心情不好,懒得在逗李承乾。皱眉开口。

    ‘你别逗承乾了,算了,我也不想告诉你,自己猜去把,你真是批阅奏折批傻了。’

    三人钻进马车,李泰骑在马上带路。金州的官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了一间店铺便离开?而且听说还是去找清河崔氏的麻烦。须赶快给曲少宇写信,这事不通报是不行了。

    在钱欢等人前往清河崔家的时候,商队也到底长安,准备开始装修店铺,与钱家生意对持,商队刚刚到达长安,便有人在城门等候。

    若是钱欢在此肯定不会相信,迎接商队的人竟然是秦怀玉,秦怀玉带着众人进城,商队中一位年龄与钱策年龄相仿的男子。

    秦怀玉看着这年幼男子哈哈大笑。

    ‘王老弟,不亏是王相的孙子,有出息,有出息。’

    这名年轻男子就是曾经在回庄学院学习的王文士,王圭的孙子。王文士对秦怀玉行礼。

    ‘怀玉叔叔,能准备的一切都准备好了,但只有一家酒楼,一家女人的美容院,香水和制盐只法学府没有教。卖场我们没有琉璃,无法种植绿菜。至于药房,我们没有找到能与孙思邈相提并论的人。’

    两人的交谈声不大,却在两人身旁经过的人却能听得清清楚楚,曲少宇便是其中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