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挤兑李二

第二百九十八章 挤兑李二

    原来是太子妃带着孩子过来了,钱欢对苏氏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苏氏被几个女人拉走,李象恭敬的站在李承前的身边,瞪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钱欢。

    钱欢也在打量李象,典型一个缩小版的李承乾,李象应该比钱矜大了一岁多,但看着要不钱矜懂事不少,最起码没有那种骄纵的感觉。

    李承乾摸了摸李象的头,随后指着钱欢,给李象介绍。

    ‘慧武侯钱欢,叫叔父,桃木剑就是他送给你的。’

    李象躬身施礼,恭敬道。

    ‘象儿见过叔父,谢叔父厚爱赐剑。’

    钱欢笑笑点头。随后看着低声交谈的李恪和李泰,两人不知在交谈着什么,吵的面红耳赤。钱欢开口打断二人的谈话。

    ‘你们两个吵什么呢?怎么不见小月和小紫带孩子过来。我还没见过辉儿和玮儿呢。’

    ‘奶娘带着呢,我以前喜欢男孩,但是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了,太闹了。家里设计的首饰图纸都被尿了。’

    提起孩子,李恪似乎有些愁苦。小月本就是个孩子,李恪更是没有时间去照顾。两人二人世界还没有享受便出现一个只会哭的孩子,的确让人很烦躁。

    对于李恪的话,李泰深表同意。

    ‘对对对,让奶娘带着把,什么时候能听懂人话了,就扔到慧庄学院去,之后在扔到李佑建造的学府去,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见到。阿欢,咱们定个娃娃亲把。’

    李承乾与李恪同时大骂李泰卑鄙。钱欢则苦笑摇摇头。

    ‘丫头的事我可做不了主,千金从小就被武媚带着,现在主意正的很,已经不把我这个爹放在眼里了。’

    ‘还不是你惯得的。丫头都快被你宠上天了。’

    独孤怜人的声音在钱欢的背后想起,伸出手揉捏这钱欢的肩膀。享受这独孤怜人的按摩,钱欢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我惯着丫头了么?’

    不等独孤怜人开口,渊鸿来了,告诉几人前往太极宫赴宴。众人起身前往太极宫,李象则被奶娘带回东宫。

    太极宫中,一张巨大的圆桌上摆满了各种菜肴。煎炒蒸煮应有尽有。钱欢抢着位置坐在李二的对面,李恪李泰同时抢作为,最后,李二和李恪之间留下了李承乾的位置,李承乾无奈,只能落座。

    独孤怜人挨着钱欢做好,剩下分别是紫苑,小月,太子妃,长孙,李二。钱欢握着筷子两眼灼热的盯着李二,只要李二伸出筷子,这顿饭才算正式开始,但李二似乎没有动筷的意思。询问李泰边关之事,李恪李承乾不时插嘴,四人讨论。长孙拉着几个丫头说家常,新区似乎不错。

    这可苦了钱欢,看着一桌子的美食却没有办法动筷,想说话却有插不上。几人越谈越欢,丝毫没有吃饭的意思,钱欢实在是忍不住了,见没有人注意,悄悄深处筷子偷了一个鸡腿。

    ‘咳,钱欢,你在作甚,朕还没有动筷,你却敢偷食?’

    钱欢筷子一颤,鸡腿差点落在饭桌上,心里不停暗骂李二,你是不是对我钱欢有意见,有意见你就说,老子会怕你?大不了在被你揍一顿。老子就吃了,怎么地把。

    想归想,但钱欢还真不敢把鸡腿放在嘴里,而是喂给了独孤怜人。

    ‘啊~宝贝张嘴,有了身孕就应该多吃一点。’

    一声宝贝使独孤怜人羞的不要不要的,随后又听钱欢说她有了身孕,独孤怜人不知这鸡腿是吃还是不吃。钱欢尴尬的举着鸡腿,不停对独孤怜人眨眼。

    一粒黄豆砸在钱欢的头上,钱欢把鸡腿放在独孤怜人的碗里,随后捂着头不停的看着李二。

    ‘陛下,您干嘛呀?浪费粮食嘛。我媳妇不是有了身孕嘛。’

    见钱欢说的像真事一样,长孙关心的询问独孤怜人身体是否不舒服,独孤怜人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李二冷哼一声,随后大骂钱欢。

    ‘好你个钱欢,看来是朕下手中轻了。骗人都骗到朕的头上了,你与怜人有几月未见了?她怎么会有身孕。今日你给朕解释解释,你是如何办到的?’

    ‘内个,娘娘,您身体怎么样,这些日子可苦了您了,喝点汤,补补身子,多些日子我把孙神医接回来给您调养身子。嘶。疼疼疼。’

    钱欢开始转移话题,不准备与李二纠缠下去。独孤怜人在桌下掐着钱欢的大腿,都怪钱欢胡说。随手盛了一碗鱼塘放在长孙面前。

    长孙开心的不行,看着饭桌上的几个孩子,心中十分满足,承乾和青雀为了她在早朝动手,拖延时间,震慑百官,李恪乃杨妃所生,但却不支持杨妃坐上皇后之位,而且还把李赶回封底。至于钱欢更不用说了,说了终生不如长安,但她出事时,钱欢连夜赶回。

    想到此,长孙突然感觉眼前这鱼汤是何等的美味。见长孙喝了鱼汤,钱欢脑抽的道了一句。

    ‘娘娘,以后有什么麻烦就使唤我们几个,陛下国事挺忙的。’

    长孙苦笑喝着鱼汤,至于李二的脸色已经变得犹如那红脸的关公,甚至有些发紫。握着手中的筷子,挥手落在李承乾的头上,李承乾被打懵了,为什么打我,我什么也没说啊。李承乾迷茫,但李恪李泰却不迷茫,抬起筷子落在钱欢的头上。

    ‘啪。啪。啪。’

    三筷子,其中有一下是独孤怜人的。李二对李恪和李泰很满意,看着还处在迷茫中的李承乾,抬起筷子,不等落在,李承乾后踢起身,对着钱欢的头上就是一拳。

    李二满意的点点头,李承乾松了口气做回自已,但李二的筷子还是落在了他的头上。

    ‘朕让你躲了么?还有,钱欢你有完没完,这件事是不是过不去了,走,朕带你去演武场。’

    演武场?钱欢马上认怂,抬头赔笑,李二冷哼。长孙不想让气氛变得尴尬,微笑的看着钱欢道。

    ‘欢儿,你怎么对星宿的了解如此深刻,本宫的确对春夏秋冬和天狗食月有些好奇。你来说说。’

    提到星宿,所有人都看着钱欢。对于这种闻所未闻的事情,都十分好奇。钱欢加起凉快鱼丸扔进嘴里,喝了水,清了清嗓子。

    ‘咳。娘娘,这就是您问,要是别人问我都不告诉他们。其实这四季变化太简单不过了。说多了你们不会信,打个比方,陛下是太阳,娘娘您是咱们所在的大唐,学术上乘坐地球。太阳的周围有很多类似地球的其他球,就好比陛下陛下去了立政殿留宿,您就是盛夏。陛下在立政殿吃饭,晚上则去了杨妃娘娘的华清宫,您则是暖春,杨妃娘娘是盛夏。前几日您就是寒冬了,因为陛下。。不是,陛下,您别动手。比喻,比喻,’

    李二扬起筷子,钱欢连忙认错。长孙若有所思的思考着钱欢的话。李泰似乎知道了什么,皱眉问着钱欢。

    ‘阿欢,你是说受阳光照射的时间和热量不同,也就形成了四季,夏日是受热最多,则是盛夏,冬日受热少,则是寒冬。原来如此。父皇,母后刚过完寒冬,您看是不是给了夏天。’

    李二想把李泰和钱欢推出去斩了,五马分尸,凌迟处死。钱欢还准备解释天狗食月,李二啪的一声把筷子摔在桌子上。

    ‘吃饭,食不言寝不语。’

    众人吃饭,不敢在说话,长孙无奈摇摇头,李二的脾气他太清楚了,几个孩子的想法她也清楚,他们想让陛下补偿她。

    长孙微笑的看着独孤怜人。

    ‘怜人,你也该为钱欢诞下一儿半女了。饭后你们跟我去后宫。’

    只要不说话,这顿饭吃的便很快。长孙带着女人们走了,但李二似乎没有想要放过四个小子的意思。

    ‘做好,朕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