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二百七十二章 钱家未来宠儿

第二百七十二章 钱家未来宠儿

    裴念的忽然晕倒再次令众人慌了神,钱欢连忙上前抱起裴念,不停拍打裴念的俏脸。

    ‘媳妇,媳妇,醒醒,醒醒。’

    钱欢见没有反应,不得不加重了手中的力道,一巴掌下去,裴念醒了,捂着脸看着钱欢,随后哇哇大哭。

    ‘夫君,为什么我这么久都没有怀上孩子,孙神医孙神医,您给我瞧瞧吧。’

    钱欢不禁头疼,在裴念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哭什么哭,孩子以后会有的,你什么时候变成怨妇了。和你说了多少遍了,我钱欢的孩子不分嫡子庶出,也不会因为长子次子的原因偏心长子,你现在回房去补妆,堂堂钱家大夫人,成什么样子。’

    见钱欢动怒了,裴念一步一回头的走回房间,生怕钱欢一喜把季静的孩子立为钱家的家主。哄散了所有人,李泰和李恪看着钱欢道。

    ‘我们两个要回长安了,你在岳州注意点。’

    此时钱欢没有心思去理会他们,只是点点头便会房间。当天晚上李泰和李恪就赶回长安。

    自从季静怀了孩子,钱欢便什么事情都不管了,每日守在季静身旁,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看着季静,因为季静的身子本来就弱于常人,如今有了身孕,在这个医学落后的年代,钱欢可怕季静出了什么问题。

    一改明日纨绔少爷变身疼爱妻子的楷模丈夫。

    ‘你想吃什么,夫君去做。你想要什么夫君就去买,就是天上的月亮夫君也把他摘下来给你。’

    季静只是说想吃些辣的,酸儿辣女,这道理季静明白,钱欢也明白。钱欢走出房门叹了口气,季静还是那般,宁愿生女儿也不愿让家里发生争吵。

    钱欢这一下去厨房忙了好久好久,酸的辣的摆了满满一桌子,足足将近三十多道菜,凉热热的,光是主食就不下五种,饺子,包子,米饭,皮带瘦肉粥,凉粉儿。

    季静看着桌子上的饭菜有些不知所措,许久都不知道该把筷子伸像哪道菜,独孤怜人和钱多多看着有的焦急,因为季静没有动筷子,她们也不敢动,钱欢会生气的。

    钱欢看着季静有些犹豫,不由皱眉。

    ‘都不合胃口?那你在等一下,我在去做几道菜,做几道药膳。’

    话说便起身,裴念和独孤怜人羡慕的不行,低头看了眼肚子纷纷叹气,平日她们两个争着抢着要孩子,季静总是不争不吵,谁能料到她竟然会怀孕了。

    季静拉住钱欢的手,眼神柔情似水。

    ‘夫君,够了够了,妾身只不过不知道该吃哪些东西好,有几种都是从来没有见过的菜式。’

    钱欢坐下,开始为季静布菜。

    ‘这个是酸菜鱼,太麻烦我不怎么喜欢做,你尝尝,不要纠结男儿女儿,男儿最好,家里的女人太多了,只有我和钱策,生个男儿最好。’

    季静终于动了筷子,至于钱多多早已经忍不住了。裴念吃着吃着便有些心里不自然,季静从不于她们争吵,更是放弃了山水的管理回家照顾钱欢,如今又为了钱家安宁,宁愿生个女孩。一时间裴念有些汗颜。

    ‘怜人,以后你的两个宝贝不要在往家里叼东西了,免得带回来不干不净的东西。’

    独孤怜人点点头,头一次乖巧的称是。随后裴念盯着武媚和钱多多还有毒花儿。

    ‘武媚和多多,以后你们两个不要在大吵大闹,免得吵了二夫人。还有花儿,进来先不要研究你的毒药了,免得发生意外。’

    武媚和钱多多点头,毒花儿娇笑。

    ‘知道静静有了身孕时,我已经把所有毒药送给了孙神医,家中不会在出现了,念念姐还请放心。’

    一时间季静成为了钱家的宝贝。钱欢每日换着法的给季静做饭时,裴念与独孤怜人接受了钱家的所有生意,不在劳烦钱欢。

    而且下了命令,从此钱家不见任何外人,如有求见,请在振武等候,自然会有人去接待。

    钱欢在家里哪都不去,除了陪着季静散步,就是准备一些孩子出生时候所用的东西,婴儿车,小姨夫,小儿用的介子。做到奶瓶的时候钱欢懵了,来到大唐第一次懵。没有橡胶,奶嘴怎么办。

    ‘来人,黄野呢,涂寒苏亮呢。过来过来。’

    钱欢在院中大喊,黄野最快,搜的一下出现在钱欢的身旁,这到吓了钱欢一跳。

    ‘家主,有什么吩咐。’

    涂寒和苏亮也出现在钱欢身旁,钱欢看着三人沉吟,随后开口。

    ‘去告诉刘人愿,给我找一种能给孩子当作磨牙棒和奶嘴的东西,找不到这辈子就别上岸了。’

    三人相识一笑,涂寒苏亮起身离开,其实他们都知道用什么材料来做磨牙棒,都是做爹的人了,只是看那刘人愿有些不顺眼,一年年在外潇洒,还赚了不少钱,不吭他坑谁。

    不出几日,身在苏州的刘人愿看着眼前的涂寒和苏亮就有些头疼。家主这是什么命令,突然找什么磨牙棒,那玩意不就用木头做么。刘人愿有些烦躁的看着黄野和苏亮。

    ‘你们两个家伙是过来看我笑话的吧,一个磨牙棒用木头做就好,干嘛不告诉家主,非要大老远过来一趟。’

    苏亮的表情有些凝重,虽然是坑刘人愿,但小家主的牙可比他们几人的命都重要。

    ‘刘人愿,你别摆出一副不愿意的样子,你打渔打傻了吧,家主为什么要这东西你还不知道?非要我告诉你二夫人有了身孕?咱们家有了小家主?’

    这一下刘人愿愣住了,二夫人有了身孕?家主说过,钱家没有嫡出庶出,只要是他的儿子,都有可能成为家主。

    刘人愿起身离开房间开始下令。

    ‘所有船只停止手头工作,然后分散到各个海域去为未来的小家主寻找最合适的磨牙棒,找不到就不用回来了。’

    ‘是。’

    院中传来一阵整齐的高喝声,苏亮涂寒撇撇嘴,什么玩意,弄的跟个军队似的。

    当天苏州三十只船队,扬州十五只船队同时出海,没有携带任何捕鱼工具,而是带着军械。必要时就算马上战事也要为家主找到最合适的材料。

    不仅刘人愿的海军,身在江南西道的老虎也开始寻找这适合磨牙的东西,虽然这白金炼制后很不错,但太硬了。

    戎州的叶九道,定州的崔浩,贝州的崔逐流,洛阳的武顺贺兰越石都在为钱欢将要出生的孩子准备贺礼,因为他们所在地都有钱家的生意,收到的消息也是最快的。

    长安皇宫,李二也收到了李恪和李泰的汇报,钱欢的妾身季静有了身孕,一瞬间消息传遍长安,程家,牛家,尉迟家纷纷派人去岳州贺喜。因为他们三家总感觉有些亏欠钱家。

    准备前往岳州的长乐也收到了皇后的旨意。

    ‘告诉钱欢,不要在去忙什么乱七八糟的,在家中好好照顾季静。’

    如果说仅仅是一个孩子出生,那么不会有人去理会,更不会有人去岳州慰问,但钱家不同,钱欢为孤儿,仔细算起,钱家嫡系只有钱多多一人,而且还不是钱欢的亲妹妹,这一次有孩子出生,也就说明钱家有了延续血脉。

    钱家的第一个孩子必定会成为钱家的宠儿,以孩子的名义与钱家拉近关系,太好不过。这样想的家族很多,但排除了程家,牛家,尉迟家还有宫中李家。